2018.03.17【关于正志的练习】

发表时间:2018-03-19 21:30
阅读:
分享到:
2018.03.17【关于正志的练习】




朱倍贤 主讲
 
今天的主题是「正思惟」又翻译为「正志」。
 
开始禅修之前,可以选择做一点简单的伸展运动。或者是刻意地深呼吸,利用膨胀收缩、内在身体的运动来提醒自己,注意力带到当下的触感或正在发生的动作。
 
生命迁流的感觉,是不断地涌向未来,所以你的方向感、你的选择、你的意向,很大程度在决定你变成什么,心会被带到什么地方去。
 
在静坐的时候,一个最基础、很简单的意向就是出离。「出离」就是:这个时候相对安静的心,你清楚地知道喧闹是没有意义的,所谓的「世间」肤浅的意见上面的争吵是没有意义的。人与人之间的利益纠葛、聚在一起,大部分的时候都是贪瞋痴上面的纠葛,所以选择在这个时间,脱离开那样境况,脱离开那个纷扰,脱离开那些肤浅的对于欲的追寻跟竞争。
 
心里面告诉自己:我不需要那个。我要练习的是,从简单里面得到丰足,从简单里面得到满足。我要用一个不需要看别人脸色,不需要透过跟其他人竞争,就可以滋润自己的方式自处。
 
采用一个你喜欢的禅修主题,十六胜行中的任何一个主题都可以。好比说,由衷地去品味着,那种从出离而得到的笃定的感觉,那个清新的感觉、轻松的感觉。好比说,因为你下定决心要脱离开喧闹,脱离开欲方面的饥渴、竞争,所以身体变得轻松,那个轻松具体的触感。
 
当你在做这些动作时,心里面有一个清楚的方向感,你知道要脱离开什么,要前进到什么方位。你要脱离开的是跟欲有关的担忧。只要还在乎欲,还在汲汲营营、在得失,就会有担忧。眼前下定决心:我的满足感要来自于跟放松的身体相处,就在轻松、简单里面获得。你知道你要脱离的是对于欲的饥渴感,看看你平常的心,都是被「很想要、迫不及待、抓取」的动力所推着、所逼迫着。现在你要练习,从那样的状态抽离出来。
 
有任何一丝一毫跟欲界有关联的担忧、饥渴感,努力地去扑灭它,或者很小心谨慎地看着它。所以不要钻进去,不要被它牵着跑、被它带走,不要因为它而忘失掉你的方向。你要前进的目标,是让自己的需求降低,从满足、知足里面得到快乐,不需要很多东西,不需要忙乱的刺激,也可以安然自得。而这个安然自得,如果你认真地去开发它,你可以学习怎么样地让这种出离的安然自得扩展,所以它润泽着你的全身,它敷悦着你的全身。
 
「敷」有覆盖的意思,「悦」就是喜悦的悦,这是《杂阿含经》的言语。让出离的满足滋润着你的身心,刻意地去开发、去感受、去用心地品味什么叫做「润泽」。「润泽」就是你内在要采取什么样的动作,要怎么样地自处,才能够让这样的出离的喜悦跟轻松更润泽全身。去探索什么叫「敷悦全身」。
 
「敷」有覆盖的意思,「悦」是喜悦,所以你整个人从里到外没有匮乏,没有在想念着欲界,那个被你抛到脑后的世界,没有东西会吸引你。什么叫「敷悦」,你要怎么用这样的经验,来体验喜乐。不要去追求剧烈的、既定的一个目标,而是在卑微的地方探索,一点点的滋润,一点点就好。什么叫一点点的润泽、一点点的敷悦?身体内部的角落,变得比较开通的感觉,它没有那么样地匮乏,它是被滋润的,所以那地方感觉是满足了,养分都渗透进去了。
 
继续探索着,让现在这个感觉变得更完整,从头到尾那个方向感,你要趋向的是越来越简单、越省力的动作。你的趋向是在放下包袱、在放下重担,在学习怎么样能够越来越不需要复杂的东西,就从简单的东西里面,得到你所有所需的养分。这是正志里面的「离欲寻」。
 
「正志」的第二个部分~freedom from ill-will,脱离开对世间的恶意~离恚寻。这里面有一种愿意承担起你个人的责任,这样的意向。对于眼前的苦,你不是只在怨天尤人,不是只怪罪到敌人的身上,是他们让你那么难受,而是去看自己能够在内在做什么样的工作,能够建设性地改变眼前的这种匮乏与痛苦。
 
用功地去清理你的心、去净化你的心,去放下没有用的担子,所以你多出来的力气,能够拿来承担该承担的责任,那个责任就是救渡你自己,就是去修正你的行为。把所有对这个世间的不满意、怨怼,全部都导向于:我要拯救自己、我能做什么。努力地把那个「能做什么」的部分做好。所以你看待这个世间的不公义,这个世间的所谓的坏人,看到的是生命本质上面的无奈,看到的不是一个要让你仇恨、让你恼怒的对象。你看到的是,生命本质上面的无奈,没有一丝一毫怨怼的心,只有百分之百准备好承担个人责任的动力。
 
「正志」的第三个层面,叫做离开害意。去看看你现在这种安然自处的方法,不是建立在伤害别人上、浪费资源上。眼前这种简单的满足,正知正念地在朝向解脱,这样的过程里面得到满足、安适,是不用花钱的。这是不用透过跟人家比较、把人家比下去,你长得比人家漂亮、比人家有钱,比别人读过更多的书…,完全不必要建立在比较上。
 
你在这一方面的受用,只会使得你更知足,更不放纵于欲望,对这个世间的损害越减少。所以这是尊贵的自处的方式,它有那种世间高士一箪食、一瓢饮的尊严和尊贵在里面。我是不需要复杂的东西,也可以如此通透地满足,如此地安然自处。我怜惜其他生命的痛苦,所以完全不愿意有一丝一毫自己的快乐,是建立在这个世间的痛苦和不公义上面。那种几乎是不拿走、不取用任何的东西,不与世间的人竞争的矜持。脱离开竞争跟纷乱的笃定的心,脱离开为了肤浅的利益在担忧、骄傲、饥渴、得失,就算是眼前经验到的安然自得是如此地卑微,可是你已经是在往正确的方向走出第一步了。
 
知道这个方向、这个感觉,看看能不能够再继续踏下一步,去加深它、深化它、维护它,保护着这样的方向感。有任何内在的声音、意图跟这样的方向感相左,就要小心翼翼地对治它、剔除它。要帮助自己把这样的意志力跟方向感,开展到所有的动作都是服膺于它的。你讲的话,讲话的动机,动作的发生,内在的对话,是坚定不移地要超脱旧壳、超脱包袱、超脱执着。我要追求的是尊贵的、不复杂的、没有副作用的、不需要付出代价的,越来越是如此。虽然禅那还不是百分之百如此,可是它是正在通往如此,在这个正在通往如此的道路上,我快乐、我满足、我确信。
 
八正道里面的正定也就是禅那,直接就是从正志延伸出来的。如果你能够训练自己念以继念、没有间断地,以好比说满足为乐、以出离为乐,尽量地让这种笃定、清凉、离欲的感觉,充遍全身、滋润全身、敷悦全身,那就是在修学禅定,就是在修学正定,就是在修学禅那。
 
你在训练自己不用透过回到瘾头的模式,你也不会骚动、躁动、坐立不安。训练自己的心,让它变得更少欲知足、更独立,更不需要病态地去依赖什么东西,而因为那个东西在害怕、在得失。当你朝着这个方向,虽然是小步小步地前进,你就会开发不同种形式的快乐,「扎实、笃定」的快乐;「离开了欲」的清新的快乐;「离开喧闹、简化了内在活动」的安静的快乐;「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是紧张的,每一个地方都是满足的」饱满的快乐,「越来越不需要很多的东西」的信念、自信心的快乐。
 
不管你强调的是哪一个,它都可以是自己禅那风格的特色。那些都是好的,值得去探索的,那些是有价值的,把这些有价值的东西,跟过去那些让你害怕、担忧、饥渴的东西相比,你就会知道什么叫做有价值、什么叫做没有价值。
 
重点不在于消灭所有的念头,如果你能够自然而然地安静下来,念头减少、念头不见,用直觉的方式引导自己,那当然是很好的。可是如果还没有能力做到这样,真的要想事情,就是做正思惟式的思考,让内在自我的对话、发出来的声音,都在巩固你的方向感,在鼓励着你自己坚持这个方向感,调整着这个方向感,让这个方向感越来越精确。
 
再一次地,你也可以选择不要用念头的,透过那种没有言语,却是有价值判断的心意,引导着自己。帮助自己看到,虽然是简单、卑微的满足感,可是它可以细水长流,它有一种稳健在滋润着自信,那种不轻易地受到条件的摆布,用最简单的造作,达到大程度的休息。这种休息,比起一般的休息滋味是更好的,因为你知道你在进步中,你这不只是休息而已,你是在休息当中改变你的惯性,提升你的智慧。
 
下定决心,以这个做为你满足的来源,光是做到这一点,你就会关闭了无数的地狱之门。有多少极度愚蠢的动作,多少自毁幸福、自毁前程的动作,都是来自于你还看不透的瘾头、看不透的欲,那个忍不住地怨天尤人,那种恶意、害意,这个「正思惟」是穿在身上最好的护身符。
 
人生有这样的方向感,不管你是怎么样地婴孩学步,一次只是一点点的脚步,只要你坚定地维持着这样的方向感,朝行道,暮必得升进;暮行道,朝必得升进。你就是龟兔赛跑的那只乌龟,你会完成这个竞赛的。但是你要坚持这个方向感,要让这个方向感引导着你,无时不刻地尽量以正念提醒着自己这样的方向感。
 
以这样的价值观来评估你的动作。粗的:去看到你讲话的方式、动机、内容,你身体姿势的改变和动作,它的从容度、着急度、紧张度、放松度。细的:你的心对于境界所起的那些细微的动作。这样的动作,有没有黏着、有没有被它吸进去、有没有为了它着迷、有没有在依赖着它,有没有在从中汲取快乐?用这样的价值观,去看这样的动作。
 
如果你是一个容易因为念头复杂而让自己散乱的人,练习不断地回归到最简单的技巧。把刚刚所讲的这些做法立基于具体的触感,去练习好比说怎么样把出离的轻松感润泽全身,处处敷悦。允许身体更多不同的部位,在这个出离的状况中,得到疗养、得到滋补。不断地把你使用的技巧,带回到具体的触的层次来,带到具体的动作这个层次来,是一个你能够感知到、观察得到动作发生的那个地方。
 
举一个具体的例子,如果你的禅修主题是观察正在放松中的身体的触感,你一边正在放松,一边在心中是有个清楚的方向感:知道这个放松是为了放下负担,是要出离开欲、出离开执着、出离开喧闹。用这样的意向来帮助自己放松,在同时,维持着这个意向,你也是很具体地让这样的意向帮助你,能够更有效率地放松,让你更笃定地放松、更确定这是你要去的方向。
 
再重复一次,让正思惟帮助你的动作,让你的动作帮助正思惟。正思惟帮助你的动作就是,好比说你一边在放松身体、在调柔动作,一边在心里面维护着那个清楚的方向感:我要放下重担、要超脱执着,我要放下那些没有用的紧,没有用的浪费力气的动作。用这样的意向,在引导着你的放松。
 
同时,你的放松的方式也在帮助你的正思惟,你一边在放松、一边更笃定是要往这个方向前进。一边放松着,你一边在心里面笃定地确认:让我越来越不需要依靠复杂的欲望,让我越来越不需要透过僵硬、逞能、逞强,打肿脸充胖子,要跑去那种竞争、饥渴的状态,让我以简单为乐。 
 
所以这个正思惟的方向感,引导着你所使用的禅修技巧;你所使用的禅修技巧,帮助你巩固着你清楚的方向感、你的正志。
 
「让我的需求越来越简单,让我人生所要仰赖的东西精简到就是佛法,依靠、依赖的就剩下这个ーー从佛法之中所产生出来的乐、满足跟信心。让我对于信心的需求,不是来自于别人对自己的称赞,自己世间技能的高低,而是来自于佛法。」
 
时机成熟时,训练自己连佛法都不依赖,对于佛法的爱都放下。让欲、需要、依赖,越来越减少、越来越简单。让自己越来越容易得到满足,让你在这个世间、跟世间相处的方式,越来越不造成别人负担,不造成这个世间的负担,不会去拖累到别人。你对别人爱得那么深,同时情不自禁地把人家拖下水,你要怎么样面对这些你所关心的生命,你才能不要把他们再拖下水,让他们因为你而受苦?
 
训练自己专注于投资报酬率很大、很大的禅那,汲取快乐不需要透过其他的人,不用因为对方喜欢、不喜欢你,认同、不认同你,而高兴、难过。你只需要跟着这个离欲的触感相处在一起就得到滋润,练习用这样的生命线,做为你内在能量的来源。

(静坐结束)
 
有价值的看成是无价值的,
没有价值的看成是有价值的,
这样子的人执持着邪志、邪思惟。
 
有价值的看成是有价值的,
没有价值的看成是没有价值的,
这样子的人执持着正志、正思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