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10【全然面对境界的觉知】

发表时间:2018-03-11 19:20
阅读:
分享到:
2018.03.10【全然面对境界的觉知】




朱倍贤 主讲
 
今天的主题是「全然面对境界的觉知」。
 
在禅修之前,大家可以做一点简单的伸展运动,或者是拉筋、调整自己的坐姿。或者是配合着深度的呼吸,透过深度的内在的按摩,引导自己的觉知到当下正在发生的触感。在几次的深呼吸之后,你可以回到自然、省力的呼吸方式。
 
多花一点时间去练习端正的坐姿,基本上正确的坐姿跟正确的站姿,在上半身的部分,是类似的、是一样的。所以如果你能够在禅坐的时候,练习把胸腔打开来,在腰椎部分弯曲的弧度,把上半身的重量放置在椎脊自然呈现出来的弹簧。
 
提醒自己:让自己的手臂下垂的角度是略略向后的,而不是从前方下垂。手臂如果从前方下垂的话,很容易会驼背,很容易会因为手臂下垂的重量而压迫到胸腔。那样的状态对于自己的自信心,还有内在能量的涌现,是没有帮助的。
 
与其说原始佛法里面的解脱方法是一种慧观,是一种认知事物的方式,不如说它是一种调整从粗乃至到细的动作,这样的一个系统。它的最细的动作,包括了在支撑着瘾头的那些动作。好比说对于酒精的依赖感,那个依赖感是由细微的动作,细微的心行和意志所组成的。透过酒精达到舒压、达到快感的过程,那个在汲取快感也是一个动作、一个过程。可以透过在这个细微的地方调整意志,调整你对应这些境界的方式,你可以全然地从瘾头释放出来,你的心可以不被瘾头所摆布。
 
最终而言,让我们不断沉沦于轮回,不断迷恋于执着和抓取的力量就是一种瘾头。所以最能够帮助我们理解佛法修行,要去除的是什么、要舍断的是什么,大概就是从瘾头这个角度来理解。那个让我们情不自禁地去抓、去饥渴的感觉和机转,就是让我们不断地对于烟瘾、酒瘾、赌瘾、毒瘾、色欲等的瘾头。那种逼迫、烧灼、情不自禁地想要,那种被它绑架之后,深深地以此为乐的状态和态势,都是非常类似的。
 
如果你觉得「什么叫做我执、什么叫我慢、什么叫欲贪、什么叫心行」很陌生,一个不陌生的方法,一个能够帮助自己看清楚这些东西的方法,就是用「瘾头」这个角度来看待内心。为了说明的方便,我们姑且以色欲为例,但是你可以依照目前经常在摆布着你的那个瘾头来下手。
 
色欲的瘾头,你已经经历过无数次,透过陶醉在一种美感,一种会产生出刺激的影像里面,去获得欢畅的感觉,去迷恋于自己的身体、其他人类的身体,它某一种在主观上面呈现出来的,美好的、吸引人的、令人亢奋的那些部分。当这些瘾头产生出来的时候,你可以感觉到身心好像是被抓、被捉执起来了。这就是为什么英文讲说:You are grabbed by the addiction.就是被你的瘾头抓着了,像老鹰抓小鸡一样,你可以感觉得到身心紧迫,内在的管道好像被压缩了的感觉,类似这样的具体触感。
 
当你被这个瘾头抓住,造成了身心的压缩感之后,那个滋味是不舒服的,你迫不及待地想要得到欲望的满足。若不去满足它,那个感觉是焦热的、烦躁的、饥渴的、坐立不安的。在一个程度上好像是在你身心深处,一个不断在干扰你的压迫力量。如果不懂得跟这种挤压、这种急迫的感觉打太极拳,去化解它的力道的话,绝大部分的人是无能为力地只能受到瘾头的摆布。那么,怎么样才能够不受到瘾头的摆布,怎么样一步步地松脱开内心对于瘾头的需求跟依赖呢?其中的一个技巧就是:全然地面对那个瘾头的觉知。
 
可能你眼前是没有什么明显的色欲或瘾头在占据着你。可是如果你稍微留心注意一下,可能会发现到脑海中,有的时候跑出来的,一些若有若无跟瘾头相关的影像。那色欲的滋味,身体某一个诱人的角度,或者你若是对于酒瘾感兴趣的话,那酒精的芬芳、酒精穿肠过,几乎是瞬间地消解掉紧张感的那种舒畅的滋味。当你这样略做回忆的时候,会发现到你不是完全解脱的,你的心还有这样的瘾头的种子,你还活在这样的瘾头的阴影下面。如果假以时机,在适当的因缘之下,这个瘾头会全面地爆发出来,你还是会被它摆布。面对着你现在发现到的,隐隐约约准备要冒出来的瘾头,首先要学习的是:知道怎么样全面地觉知它。
 
这种「全面的觉知」就是尽可能地把瘾头的动作、滋味、不舒服的感觉,曝晒在觉知的太阳下。不要让它有一个小角落可以躲藏,不要害羞地只留意它的一部分。尽量地看到这个瘾头影响你身心的全部,也就是说,这个瘾头可能在身体不同的部位、不同的深处,在神经系统里不同的地方,让身体里面不同的肌肉在拉扯着你、干扰着你,在提醒你:你是饥渴的、你是需要这个东西的。
 
但是你要尽你的力量,把它所有拉扯的动作、所有不舒服的感觉,全然地曝晒在觉知下面。这样的觉知有一种决心的成分在里面:我要全然地、勇敢地面对问题,不让问题有躲藏起来的机会,心里面没有不好意思、没有犹豫不决,而是清楚地知道,只要我不从这个瘾头百分之百地走出来,百分之百地释放出来,这个瘾头就会在未来,不断、不断地以各种不同的形式干扰着自己、绑缚着自己。
 
只要你的心还在追寻着瘾头,你就有可能会在莫明奇妙、糊里糊涂的状况之下,跑到猪圈、跑到猴、鸡、狗的圈子里面去轮回,到一些阴影中的、你现在无法想象的地方去轮回。那些不干净、不光亮的地方,有某些滋味在牵动着你的心,让你对它饥渴。只要你对它饥渴,几乎是情不自禁地,会在饥渴的时刻忘掉了什么叫做代价,会忘掉了正念。你会以满足饥渴做为首要的任务,满足你的饥渴会是一个如此迫切的工作,你会暂时不想要修行了。认知到瘾头的这种过患和危险,你应该要下定决心:我要全然地把它曝晒在觉知下面,百分之百地面对问题。
 
就算当下没有什么非常明显的色欲或瘾头在干扰着你,可是当你略略地去做一点跟瘾头有关的联想时,会发现到那些瘾头在你身心里面是蠢蠢欲动的。它是有能够发动起来的潜力,好像是藏在靴子下面微微地痒,好像是藏在骨子深处的一种不甘愿、一种干扰源。
 
当你在做这样的练习时,充分地把干扰曝晒在觉知下,尽量全面地去觉知。这个瘾头在任何的地方拉扯着你,让它不要有躲在黑暗角落里面拉扯你的机会。让每一个拉扯你的动作,不管在你身心的哪一个角落里面,你都是决意地:知道!我要觉知、要感受。所以你能够全盘地把所有跟这个瘾头相关联的动作,通通都了知于心、都认真地观察。如果做不到、觉得很难,提醒自己:就像所有的禅修技巧一样,重点不在于你能不能完美地做到,而在于趋向那个目标。你有没有正在让瘾头越来越被觉知,越来越被完整地觉知?你有没有正在努力地,把那些隐藏在角落里的拉扯动作曝光出来、显露出来?所以,每一个瘾头在箝制着你、在压缩着你的身心的动作,你都尽量地知道、感觉。
 
光是能够觉知它的动作,你就不是全然地淹没在其中。光是尝试着知道得更清楚,在那个知道的部分你就不是奴隶。在这个知道、这个觉知里面,去添加一些有用的特质,举例来讲,如果你觉得有用的话,加入勇敢、愿意全然地去面对的那种笃定。那种躲在心里面,不好意思被人家知道的瘾头,不好意思被人家知道的惯性,笃定地要知道它、超越它、全然地面对它。
 
去感觉到内心因为勇气而笃定、而光亮,所以能够毫不犹豫地去面对、去迎接,这个被曝露出来的东西。或者你可以把内心这种觉知,加入多一点平舍的感觉,所以里面有安忍、有省力。你一边在全然地感知那个瘾头,一方面在提醒着自己:不要对这个瘾头做多余的、没有用的反应,而是能够省力地,在安适之中静静地跟它相处。光是能够降低反应去跟瘾头相处,而不是盲目地随着瘾头起舞,你已经在弱化瘾头了。
 
瘾头的强壮,是因为你不断地以不善巧的方式给它加油添醋,透过反应增加它的势头。面对着瘾头,光是能够安忍于心、不断地放下多余的反应,你已经在弱化那个制约效应了。这个瘾头以后盘据在你内心的力量,就已经是比较弱了。光是能够日以继夜、长时间地,尽量没有间断地觉知、安忍,Not getting into your habitual reaction,不轻易地回到以前,那种对瘾头的放肆、盲目地反应,你就是在瓦解它了。
 
一边可以配合着你善用的禅修主题,好比说正在放松中的身体,正在被呼吸滋润的身体,正在脱离开担忧…。一边做着这样的主题,一边观察着藏在你身心里面,藏在你骨子里面、肌肉里面、神经系统里面,那个隐约、蓄势待发的瘾头。像是贪吃的瘾头,对于好吃的食物口水要滴出来,心里面在亢奋、在欢欣的那个态势。那种在情欲、在色欲里面,一点点的滋味飘过你的心,你可以感觉得到色欲是蓄势待发,尽量地把那个状态曝露出来,全方位地觉知它。
 
不要让它能躲在觉知以外的部分拉扯着你,让所有拉扯你的力量通通都曝露出来,每一个身心的角落,被拉扯的、被挤压的,通通都曝露出来。配合着你当下需要的一个好的特质。好比说勇敢,那种下定决心要勇敢地面对你的烦恼、惯性,那种决心、笃定和勇气。或者是平舍,不断、不断地一边跟瘾头相处着,一边学习着平息、安宁诸行,让那些没有用的反应能够休息,让想要随着瘾头起舞的反应和回应休息。
 
相信自己有超越惯性的潜力。做为一个尊贵的人类,做为一个具备正见的佛弟子,你相信习惯是由意志所组合的,习惯是可以透过意志的改变、瓦解而被消灭,使自己全然地超越这个惯性。就算你没有办法做到百分之百地超越,当你能够弱化那个习惯,当你能够在那个习惯挤压你的时候,多一点点的空间,那个转身的空间、挣脱的空间,你就是个好汉。
 
一个具备佛法正见的人,如果能够用这样的方式用功,看透好比说色欲的瘾头,把它非常大程度地弱化甚至全然地消灭。把对于饮食、名利的瘾头,把要被人家爱恋的瘾头,很大程度地弱化甚至完全超越,得到的果报不是只消灭了这个瘾头而已。那个高的出世间的果位,就是这样子证得的,就是在这种具体的事例之中,去超越你的饥渴感里面完成的。
 
所以,不要以为这只是一个帮助你戒烟、戒酒的一个技巧而已,这是一个帮助你证得出世间大果大福利的方法。认真、勇敢地去面对那在盘据着身心,在挤迫着身心,在让你情不自禁地要趋前的那个力量,把它完全翻出来,让它的每一个层面、每一个角落都被你看得清清楚楚,让它能够做的顽兽的挣扎,通通都掌握在你的掌股之间,让它没有能够强化的余地。
 
练习让自己的觉知更加地周遍,更加地有穿透力,去检验瘾头还有可能躲藏起来的地方。清楚地知道瘾头每一个拉扯你的动作、挤压你的动作,那个挤压你身心所产生出来的苦闷感、饥渴感和急迫感。
 
知道内心只要还被瘾头摆布,自己就是一个生病的人。强烈的意欲要让自己摆脱这样的生病的状态,不愿意做瘾头的奴隶。走在出世间解脱道的人的决心就是:不愿意被我慢的瘾头所摆布,不愿意被欲贪的瘾头所摆布。念以继念地弱化瘾头的势力,念以继念地跟这些瘾头打太极拳,体会瘾头的力道、逼迫内心的能力,体验那些能够化解掉、消融掉这些力道的招式。
 
然后, 在觉知这个瘾头的状态中入定。
在消融掉这些瘾头的势力之中入定。
在觉知着这些瘾头的逼迫性、它的苦之中入定。
 
这是原始佛法禅那的特质,是伴随着智慧的,是透过摆脱开瘾头而得到的轻松、而得到的智慧,得到那种鉴赏力的提升,得到那种负担的放下,得到那种方向感越来越清楚、越来越笃定,知道哪里是解脱。

(静坐结束)
 
有价值的看成是无价值的,
没有价值的看成是有价值的,
这样子的人执持着邪志、邪思惟。
 
有价值的看成是有价值的,
没有价值的看成是没有价值的,
这样子的人执持着正志、正思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