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24【注意力与世间的集与灭】

发表时间:2018-03-28 22:27
阅读:
分享到:
2018.03.24【注意力与世间的集与灭】




朱倍贤 主讲
 
 
今天要讨论的主题是「注意力以及世间的集与灭」。在开始静坐之前,可以先做一点简单的伸展运动或者是拉筋,配合着深呼吸调整自己的坐姿。
 
利用这个时间,把惯性向外放的心,在外境寻找刺激、寻找食物的注意力带到里面来。所以滋养你的养分是,像是内在的安静、像是脱离喧闹之后的轻松感。那是当你以一个坚定但是温和的眼光来注意你的身体,当中可以感受到的振荡、泡沫、热能。
 
多花一点时间,去让自己的注意力跟触感介面,有扎实的感觉,先不要假设自己已经懂得什么叫触感了。那几乎是一个可以无止尽地一直探索下去的一个经验。去感觉身体内在,那些显示出有生命迹象的活动,像是热能、像是膨胀收缩,像是身体肌肉的深处里面,不断地在应对着环境,所做的细微的调整。
 
佛经里面,很多地方提起到世间的「集」与「灭」,就是发生在注意力的生跟灭之间。这是什么意思呢?我们来探索。留意一下,随着你的注意力的导向,当你把注意力从烦乱的情境,或者从外面跟欲乐有关的情境,导向单纯的触感,导向知足的轻松,导向在呼吸之中就有的丰足感。注意力一导向,那个感觉好像是我们就出现在另外一个世间,我们是以全然不同的补给线在滋养身心。
 
身体内在的这些触感,会随着你注意力品质的提升,变得更加地清晰、更加适合你安心立足的所在。你可以尝试看看,去调整你注意力的焦距,刻意地拉近心跟呼吸的距离,拉近心跟身体的距离。但是不逼迫、温柔地靠近。透过这样的调整,你会发现到,你当前所感受到的身体,当前所感受到的呼吸,质地是不一样的,好像是变得更清晰、变得更明确。
 
这样子的注意力,它的品质还有能够继续调整的空间。例如,随着你越去注意身体跟呼吸这些细节,有可能会因为过度的用力,而感觉到注意力是有压迫性的,感觉到这样的注意法是耗力的。
 
举例来讲,如果这个时候去留意一下眉间的肌肉,去看看你有没有不自觉地皱起眉头来,就可以知道这种注意力的方法,是不是有紧迫逼人的味道,它是不是能够调整,能不能够把皱起来的眉头松开来。当你把眉头松开来时,有可能发现到,你刚刚明确感知的触感,又变得恍惚、不明确了。所以你又得再调整。
 
去尝试着贴近,去尝试着感知这些触感,可以选择你容易或者是喜欢介面的,任何一个触感的层次。像是你身体正在放松的感觉,像是心在从内在深度的安宁汲取养分,的那个动作、那个过程、那个感觉。在你感觉这个触感的同时,去检查一下你的注意力。
 
刚有提到皱眉的问题,可能你已经尝试着把眉头松开来,可是你可能又发现到你又不自觉地有点皱眉,或者是你可以感觉得到,眼珠子后面的肌肉,在控制着眼珠、在帮助眼珠转动的肌肉,还是有紧绷的感觉。或者是紧绷是藏在脑筋的部分,甚至是脑侧,尝试着刻意地再舒缓这样的紧迫逼人、盯着的用力。在舒缓的时候,看看能不能自然觉知的清澈并不因此改变。
 
也就是说你在寻找一个平衡,你一方面在练习一种自然的、省力的注意方法,那个感觉是轻松的、开阔的,好像是镜子一样,几乎是完全不费力地在呈现着影像。在另外一方面,你要觉知在了解的角度和意图是真切稳当的、有一个踏实的感觉。
 
这样的练习多做一会儿,帮助自己去看到注意力的特质,是一种用力的、费力的状态。你可以选择让它很放松,但是你还是可以感觉得到,不管怎么样它就是一个费力的状态。这个注意力也是选择性的、片面的,因为每一次焦距只能调到一个部分、一个地方、一个角落,这就是注意力的特质。所以当你注意树木的时候,森林变得不清楚或者消失了,当你注意森林的时候,单一的树木变得不清楚或者消失了。
 
同样地,你对于你身体内在的一些触感,这些活动的探索,都是片面的、都是选择性的。你可以尝试着好像要同时感觉全身,但是那比起光是选择性、单一的去感觉,好比说温度,好比说膨胀收缩,那个解析度就是不一样、是不如的。这就是注意力的一些特质,多花一点时间去玩味。
 
在这个阶段去探索,这个身体经验不同的层次,好比说你可以去感觉一下,身体是有重量的感觉。怎么样不仅是停留在重量的概念,而是去贴近实际上重量的经验那个触感,你直接知道重量,或者是身体有温度的那一面。你不是透过观念,而是直接去知道那个温度。
 
你可以尝试着去感觉一下身体的轮廓,对一般人而言,轮廓的感觉是来自于皮肤,触碰、摩擦,此起彼落的这些触感,可能是跟衣物的摩擦,可能是跟空气的接触。身体的外在有个轮廓,身体的内在也是有轮廓,这也是可以探索的。
 
身体内在的轮廓怎么样被呼吸刺激着,所以在身体内部不断在改变的气压,它在推挤着、在松开来。不管你探索的是身体的哪一个部分,去留意一下那个注意力的特质。尝试让感觉到的质地,不是因为用力而更变真切、更贴近,而是放松、自然而变真切、更贴近。
 
所谓的世界,在我们的印象里面,它是一个辽阔无边的。实际上去留意一下,在经验里面实际在发生、在消灭的世界,它是透过注意力的贯注而产生出来的。你当前所活的世界,就是你注意力留意到的地方,就是你的活动在跟它互动的地方,那个叫做世界。
 
所以在任何的一刻、任何的一个时间里面,所谓的世界就是你感兴趣的部分,就是吸引到你的注意力,你的注意力在钻进去、在感兴趣、在跟它互动的那个部分。这样的世界,就像是投影机投射出来的电影情节一样,在后面投射的光束就是你的注意力。那个注意力对于凡夫,基本上都是盲目地被欲望所支使的。无明缘行,所以所谓的世界,就是你欲望在连结的那个部分。
 
这样的世界,实际上存留的时间是不长久的,每一个所谓的世界的形成,你当前这一种欲望、这一种兴趣,所关注的那一个部分,这个欲望、这个兴趣、这个注意力是没有办法持久的。所以当由这个欲望所主导的注意力不再延续时,就好像是从一个世界里面梦醒,被下一个系列的欲望、注意力,带到不同的世界去。每一个个别的世界里面,都有你独特的活动方式,都有你对于既定的欲望对象,熟练的汲取快乐的方法,取食的方法、狩猎的方法。
 
看看你的梦境,睡觉时做的梦,一个梦接着一个梦,你从一个梦跑到另外一个梦,扮演的角色往往是不一样的,你感兴趣的东西是不一样的,你在追逐的东西,或者你在逃离的东西是不一样的。那里面有不同的希望,有不同的恐惧。
 
那个投影机的光束,也就是你的注意力,是无常的、是不稳定的。那个投影机制造出来的世界,把你牵系着的世界,又怎么能够不无常呢?不管你进出什么样的世界,不管在什么样的世界里面扮演什么样的角色,都是这样子!就是透过这个危脆的注意力,它就一直牵系于这个危脆的注意力。
 
那看起来坚固的、繁复的、五花八门的世界,背后就是这样子而已!当你的注意力、当你的兴趣无以为继的时候,那个世界就灭了。「灭」的意思就是停止参与,停止用那样子的方式,在跟境界介面着、互动着。
 
不管你追逐的是什么样的世界,多么地富丽堂皇,多么美丽动人的世界,它的本质都是这个样子。记着这个道理,继续地观察你的注意力。还记得观察的方法吗?可以先去选择一个,身体内在跟触感有关联,跟活动有关联的对象,好比说身体的轮廓,不管是外在的或内在的,好比说身体无处不在的细微的运动,去留意这些东西,然后去调整你注意力的品质—移除了五盖后的自然和放松。
 
心里面清楚地知道,这个是膨胀的感觉,这个是收缩的感觉,这是个放松的感觉。这个是热能在流动、在扩散的感觉,这个是肌肉在微调的感觉,这个是有一个身体在空间里盘据着的感觉。
 
不管你留意的是哪一个部分,一方面去调整注意力的焦距、品质,所以你可以感觉到这是高品质、近乎全不费劲的注意力。那里面杂质是很少的、扭曲是很少的,画质是很高的,让你感觉到很扎实,这是一个你可以安住的地方。然后同时,把你注意的力气调整为一个可以恒续经营,也就是更细水长流的。它不是咄咄逼人的、不是紧迫盯人的。它没有用力地在盯着的味道跟感觉在里面。
 
尝试着用那种更不矫揉造作的觉知,活在当下。一方面心里面记得刚刚所讲的,注意力像是投影机发射出来的光束,那个只有注意力贯注的地方、光照到的地方,才成为你觉知里面的世界。
 
这个注意力的维持是耗力气的,要嘛就是要刻意地人为的耗力,好比说禅坐时,你隐约地引导着自己继续注意正确的地方。或者是注意力不是人为的维持的时候,它就是被欲望绑架了,它是被欲望维系着,那个让你愿意继续注意的地方,就是你有欲望的地方—让你感兴趣、让你关注,让你情不自禁地要去关心那个地方。这就是注意力的本质。
 
要嘛就是耗力气,要嘛它就是一股莫名的,一个被无明所驾御的力量。就是这个东西,在经验着世界的集起跟毁灭,钻进某一种情境里面,然后那个情境瓦解。钻进某一种行为模式,某一种惯性的喂食模式里面,那个惯性的模式又瓦解。整个轮回,不管是到多么灿烂辉煌的天堂,或者是到多么悲惨、凄厉的地狱,本质都是这个样子。
 
感觉一下注意力,它的耗力、它的无常、它的非我性。你若以为那个是你,是你的核心,那你就大错了。它不是百分之百听你的使唤的。实际上,你控制它的部分是非常少的。你控制它的部分,就像是你尝试着用小指在划船,哪怕是有作用,但是这里面有许多庞大、复杂的力量,是没有办法全然地了知,没有办法全然地掌控的。
 
幸运的是,解脱是不需要全然地了知、全然地掌控所有的一切。解脱是对于掌控这个状况,清楚地知道、彻底地厌离,心里对它完全没有认同。所以面对这个无法全然掌控的注意力,不用感到害怕,不用感到失落、惶恐,而是笃定地知道这个不可掌控性,笃定地知道这不是我、这不是我的。
 
不管眼前呈现出来的是什么样的经验,多么地丰富、多么地绚烂、多么地迷人,它就是牵系于这个危脆的注意力。不管你花了多少的力气去经营名声、去经营财富、去经营人际关系,你受用这些经验,最终也是制约于注意力。
 
不管你的财富有多大,不管你的房屋是多大间、多漂亮,你能够受用的部分,在任何的一个时刻,就是这一个注意力。它片面的、选择性的、介面的,那一小部分。你若能够把这一点看得很清楚,你的价值观就会全然地改变。你就会知道,世俗的价值观有多少都是噱头、都是包装、都是大家一起起哄。实际上的受用,就算你有三张特别高级、特别舒服的床,有三间特别高级、特别漂亮的豪宅、别墅,你永远就只有眼前这一个片面的注意力,它能够负载的那个程度的受用,永远都不超过这个范围。
 
感觉到还有比这个更多的受用,那都是妄想、都是想象。小心地、仔细地去看透这个注意力的本质,就是这样子!透过调整注意力这个过程,来帮助你看清楚注意力的危脆,它的用力、它的片面、它的短暂、它的不能全然掌控。没有人真的能够拥有它,它不是一个可以被拥有的东西。
 
经常练习用这样的角度去看,生活里面你所在乎的人事物,好比说你超级疼爱的孙子,练习去看到,你跟你的孙子的介面,就只是有这样一个片面的、短暂的、耗力气的注意力所承载的。就是那一瞬间的注意力的集与灭,那个集与灭里面隐约的味道串连起来,配合着你的想象,配合着你强大的饥渴感,而让那个世间感觉是那么样的丰富、那么样的好玩,有那么多的滋味在等着你去探索、去品尝。

(静坐结束)
 
世界常常在燃烧,
这其中有什么值得迷恋的,
常常活在黑暗、无明之中,
你为什么不追求光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