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17【禅定的对象】

发表时间:2020-08-23 18:17
阅读:
分享到:
2017.12.17【禅定的对象】




朱倍贤 主讲
 
今天的主题是「禅定的对象」。
 
在开始禅修之前,可以先做一点简单的暖身运动、伸展运动。利用这个时间,将觉知带回到当下的触感、当下的动作。如果觉得有帮助的话,可以在禅修的一开始做一些深呼吸,舒活内在的循环。
 
我们一直提起,原始佛法的禅定功夫跟其它的宗教是不一样的。它并不是把注意力锁在一个小的地方,它的注意是贯注在所谓的「四念住」,是贯注在所谓的「向解脱」的某一个动作上。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我们今天就从「身念住」这个角度来探索。
 
「身念住」是四念住里面的第一个,是将我们的注意力带到身体这个部分的经验。如果你想要实验,可以把眼睛打开来做以下的练习。这样说不定能够更帮助你了解,怎么样能够不钻牛角尖地把注意力锁死在一个地方,而是比较灵巧地把禅修的过程理解为:在观察、在调整自己的动作。在一个程度上,这样的活动有一点像是在练太极拳、瑜珈术,当然它特别强调的,是抱持着「正知」跟「正念」。
 
你看到当下的身体有什么样的动作呢?虽然你坐在这个地方,但是你会发现到,这样一个大体上是静态的坐姿,实际上是由很多细微的动作所组合的。比较粗的像是呼吸、身体的膨胀跟收缩、你隐约地使用肌肉在维持着这个坐姿。因为你的正念是放在身体的活动上,所以很有可能你能够敏感地觉察到,身体什么地方是需要调整的。像是可能在静坐的过程,你发现到胸腔是被压缩的,这个时候记得要把它打开来,让胸腔的空间能够更开阔,所以呼吸的活动能够更顺畅。
 
在打坐的过程,有可能你会发现到自己隐约是有驼背的,这个时候,你就可以去调整坐姿。好比说,记得要去维持腰椎的自然幅度,记得将两只手臂休息、下垂的地方,不是往前下垂的,而是往两侧、甚至是微微地向后下垂,这样的话,比较不会因为手臂的垂下的态势而压缩到你的胸腔。
 
这样的调整坐姿,不见得是一次调整就好了,整个打坐的过程,因为你的觉知都一直保持在你当下的姿势、当下的动作,所以有可能随时随地发现到有某些地方需要调整。这个调整不仅是可以的,而且是鼓励的。
 
在一开始的时候,最好不要把打坐想象成为硬梆梆、一动也不动的,你若用那样的方式,很容易会酸痛、僵硬。虽然是静态的坐姿,最好把它理解为是由很多细微的动作所组合,你随时随地在那个地方微调着。这样的打坐过程,尤其对于初学者来讲,是会更流畅、更自然、更舒适的。
 
你的注意力完全是放在身体经验这个范围里面,所以虽然注意力不是锁死在一个小地方,它是收摄的,它是保持在身体动作这个范围里面。如果对你有帮助的话,其中的一个理解这样的功课的方式,就是想象你好像在舞台上面,要把自己的打太极拳的动作调节好,你很细腻地在理解、在感觉你的动作。就算你很安静,几乎没有什么动作可以觉察得到,你都可以隐约感觉得到你当下在维持着这个坐姿,隐隐约约好像在跟地心引力对话着、抗衡着。
 
所以再一次地,你注意的对象是什么?你注意的对象不是小小的一点,不是一个咒语、不是一个明相光点。你在用心感觉你姿势的变化,你在感觉自己是如何参与在这个姿势里面。这样的打坐方式,这样的禅修主题,完全是可以让你非常地投入、非常地安静、非常地专注,虽然你的注意力不是锁死在一点上。
 
在这样的状况之下,你还能够随时随地调整你的姿态,随时随地去引介不同种的特质来影响你的身体。好比说,你可以用比较有安抚性的呼吸方法,来参与这个身体的姿势。好像是你一边在推拿着这一堆面粉,一边可以在这个面粉堆里面洒水,把调味料加进去。这是灵活的,是有观察力在里面,但是同时,你可以很谨慎、小心地融入在其中,用心地去感觉触感。
 
随时随地发现到注意力偏离开这个主题,偏离开身体的动作、身体的触感这个主题,坚定不移地再把注意力带回来—这叫「正念」。「正念」的意思是你没有忘掉现前该做的是什么,没有忘掉你现前的功课、方向感。佛经里面的禅定,都是以正念为基础的,而不是以意志力锁在一点上做基础。
 
所以如果能够保持高度的警觉,保持着高度的士气,这都是有帮助的。认真地、念兹在兹,那个感觉就是你下定决心要贴近着你的身体,要去知道你身体的动作。这就是为什么佛陀在教初学者打坐时,一开始教他们:什么叫做基础的威仪。「威仪」的意思,就是你行、住、坐、卧、你的姿态的变化里面,如果是有谨慎的、有正念的,你的姿势所呈现出来的,有从容的感觉,有踏实的感觉。
 
你可以从一个人静坐的状态,或是走路的状态,躺下来的状态、站着的状态,大致可以看得出来,他是不是小心翼翼地在观察着自己的动作,还是他的心是涣散的、四处飘逸的。你要把到处飘荡的心收摄着,好像手里握着缰绳,让心的活动是停留在身体的范围里面。
 
再一次地,如果你要的话,眼睛是张开来或闭起来,也可以有的时候张开、有的时候闭起来。在做这样的活动,你可以体会到,这是你完全可以融入在日常生活的大部分活动里面的。在走路、在洗碗、在做家事、在洗澡、在开车,你都能处在这样的状态~知道自己的动作,小心翼翼地观察着、感觉着、调整着。
 
再一次地,在这个过程里面,你有发现到姿态有需要调整的地方,随时去调整。正念的结果,就是能够让你更长时间地,姿势是从容的、是省力、是放松、是端正的,是有助于你的警醒,有助于你的安定,所以随时去调整它。
 
这样的基础功实际上是不难的,一个留心的人,往往在一座之中就能够理解这个技巧要怎么使用。你如果不够清楚的话也不要着急,在日常生活里面,提醒自己有一个部分的觉知起码是停留在这个层次里,所以你的讲话不是放纵的,你的动作不是放纵的。你动作的发生伴随着觉知、都伴随着调整,当你把这个功课做好了之后,或有了一点基础与心得之后,再进一步去尝试更缜密、更深度地调整你的身体。
 
这里面包含了好比说,怎么样的姿势是深度的放松、深度的从容,所以让你全身的感觉,你整个身体的经验,是不被慌张的感觉所侵入、所侵犯的,是不被饥渴的感觉所侵入、所侵犯的,是不被焦躁的感觉、散乱的感觉,所侵入、所侵犯的。所以你要先把身念住做得好,自然就能够绵绵密密地保护着这个身体,基本上是充溢着安祥的感觉,或者是从容的感觉,或者是轻安的感觉,或者是饱足的感觉、清新的感觉。能够这样的话,你的心就是很容易能够长时间不被五盖所侵袭。
 
长时间不被五盖所侵袭,你自然而然就会在生活里面,很清楚地看到欲贪的过患,很容易能够走上解脱道。它并不难,可是需要你耐心、小心、沉稳、保持着正念、保持着精进力。这里的「精进力」指的就是那一种热诚,对眼前这个工作的认真,虽然看起来是小事,「只不过就是感觉你的姿势嘛!」但是你小心翼翼地做,把心力贯注到身体的感觉、品味着它,透过细微的感觉来判断,你的身体现在需要怎么样调整,或者需要怎么样维持。
 
你甚至不用把这个理解为「静坐」,你只是在很认真地活着、很认真地感觉,你当下是怎么样自持的,“How are you constructing yourself?”。你是怎么样活在这一刻,你在这个地方有什么动作?
 
这样子的身念住的技巧,可以配合着呼吸,也可以不要配合着呼吸。你看看,配合或不配合着呼吸,哪一个对你的帮助大会一点。你若是配合着呼吸的话,尽量去练习,在整个呼、整个吸的过程里面,是正念系于身,你若不要配合着呼吸的话,就直接去感觉身体。
 
你若是配合着呼吸的话,看你当前身体的需要,它可能需要特别多的安抚,那就让呼吸来帮助身体得到安抚。若当前的身体需要特别多的振奋的能量,你就让呼吸变成是你的斗志、你的信念、你的毅力的一个来源。让它来滋润身体,让你的身体有这方面的感觉,跟这方面的感觉相处。你若不想要配合呼吸,一样谨慎小心地观察着身体,不一定要透过呼吸来造成安抚的效果,造成警醒、振奋的效果,光是透过意念就可以。
 
对于大部分人而言,大部分的时间可能偏重亢奋、紧张、冲动,所以在修身念住时,提醒自己一边感觉着自己的姿态,一边引介入放松、安抚的滋味,这都是有帮助的。如果你的惯性是容易昏沉、容易无聊,观察的对象容易变得暗晦不明,那么特别提高你的斗志,去感受身体里面,被斗志所振奋着、支撑着的那种好的滋味,那种正面的滋味,那种扎实的感觉。 
 
等到你做得越来越有技巧,很长时间都是处在斗志高昂的状态,好比说,你一个小时的静坐一直处在认真的、振奋的,那是绝对可能的,那是不会疲劳的。看看现在观察着你的姿势,这个观察力能不能够延伸到日常生活里面,所以你日常生活中的其它动作,都能够有这样的功课在贯穿着。你连坐在这里,都可以观察到肌肉的紧松、呼吸的膨胀收缩,维持着身体姿态隐约的用力,更何况是日常生活中那些粗糙的动作。举手、投足、转身、回眸、移动头,行、住、坐、卧,都能够这样的用功,这感觉是清醒的,有观照力在里面,有随时随地可以调整的能力在里面。
 
同时,因为你念兹在兹,注意力不断地带回到具体的触感,所以你可以感觉有定力,有一种安定的感觉、安祥的感觉,有安全、扎实的感觉。这是佛教禅定的对象,它的内容就是这个样子。把这样的功课做得好,自然而然就在简单地融入于四念住的状况之中,你会体会到不同程度的轻安、喜悦、满足、安宁,跟不同的禅那,跟初禅、二禅、三禅、四禅相对应的那些经验。
 
这样的经验,帮助你的念力提升,帮助你的平舍力提升。在这个过程里面你所体会到的,可能是有喜悦的感觉、有信心高昂的感觉、有身体舒畅的感觉,不同种程度的满足感、安宁感,那都是好的,不用畏惧它。
 
念头如果偏离开这个主题,把它带回来,一次又一次坚定不移地哄自己、劝自己、鼓舞自己、激励自己、诃斥自己,看看能不能提高警觉,所以你偏离的时间越来越少,偏离的时间越来越短。让觉知很稳当地就在身体这个范围里面活动,知道姿势、调整姿势;知道身行、调整身行。基本上,身行跟姿势可以是同义词,身体现在的活动、参与感,正在架构着、造塑着身体经验的那些动作,你的呼吸、肌肉的使用,举手投足、张眼闭眼、吸气呼气,隐约地在跟地心引力抗衡,里面的那种隐约的使力,都是身行。
 
佛陀的弟子坐着的时候,就跟他在其它的姿势一样,都「念住着」,意思就是他的注意力尽量不脱离开活动,所以你知道你在干什么。你在细微的地方知道,眼前你正在做什么,你是怎么样在使力,你是怎么样在参与境界。
 
用这样的方法,感觉着身体的姿势、调整着身体的姿势,你可以很大程度地避免打坐时身体的不舒服感,你可以防患于未然。身体内部不同的角落,有一点点的不适,你已经觉察到,已经在做微调、已经在做调整了。那个郁闷的地方、压缩的地方、折迭的地方,你随时随地去调整,让姿势是正确、端正、放松的,让内在的循环基本上感觉是流畅的,不用觉得这是很玄、很难的,可以尝试、探索、只顾虑大体方向这样地进行。
 
感觉到姿势有哪个地方绷起来,习惯性地在紧,习惯性在哪个地方揪起来,皱着眉头、绷着脖子、紧压着肩膀,胸腔被压缩、脸部表情过度地僵硬,敏感去感觉你现在正在做什么,敏感去感觉这个姿势。不要以为「就这样子了」,坐得蛮舒服的就掉以轻心了,继续!这是个现在进行式,身体是一个现在进行式。即使是坐到很舒服、很松,身体若有若无,你都可以抱着防患于未然的心情,在那边看着、在预防着,可能的不善巧状态的产生。
 
如果你选择眼睛睁开来,练习一下,让眼睛不要东飘西飘的,那对眼前的功课是没有帮助的。虽然眼睛是睁开来的,但你的眼睛对外界有点是视而无睹一样的,心大部分都是融入在感觉着身体的动作,融入在感觉着身体的触感,融入在精密地调整你的姿势、调整你的紧松,调整着你的膨胀收缩,调整着你跟地心引力的互动。
 
如果你觉得刚刚讲的都很难,听不太懂,一个很简单的契入点就是,把身体当作是自己的小孩,你做为关心他的爸爸妈妈,不断在督促着他:你现在的姿势有没有从容、现在的姿势有没有恰当…。留意着这个小孩,帮他微调着,这个有驼背习惯的小孩,这个有容易将肩膀紧绷起来的小孩,不断提醒着他、引导着他、督促着他、调整着他。
 
能够这样子做,所以每一个进来的空气,都能够比较大程度地去感受它的清新、它的好处,每一口吐出去的气,都能够比较大程度地感觉到它带来的好处。因为你这样细腻地在微调着、在感觉着,所以呼吸按摩的效应也变得敏感。如果你是没有在注意呼吸的话,同样地,你可以感觉到当下,你的意念是怎么样不断在雕塑着你的姿势。你现在参与姿势的方法,正在雕塑着你的觉受、你的受用、你的身体这个经验。
 
身体的某一些区域,因为压力、因为执着,准备要闭塞、准备要关起来、准备要紧绷时,你已经在防患未然了,在调整它、在舒缓它、在按摩它。无时不刻地照拂着你的身体,治疗着你的身体。你若能够这样做的话,身体就会变得有很多喜乐感的来源,变成一个强而有力,帮助你入禅定的一个住所。


(静坐结束)
 
执着着子孙跟钱财,
愚蠢的人心里面常常忧愁、恐惧。
就连这个自身都不属于我的,
更何况是子孙和钱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