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17【身念住最基本的功夫】

发表时间:2020-06-17 08:30
阅读:
分享到:
2017.09.17【身念住最基本的功夫】



朱倍贤 主讲
 
端正自己的坐姿,让一节节的脊椎略做伸展,所以感觉比平常的坐姿再高一些,在这伸展的期间,想象能够让气血在脊椎之间穿透。采用一个活络内在循环的呼吸方式,做几次这样的深呼吸,去感觉那种刻意配合着高度觉知的深呼吸,怎么样在唤起你的觉知,帮助你抽离开复杂、妄想的世界,把你带到眼前单纯的呼吸,单纯的呼吸中的身体。
 
多花一些时间调整坐姿。感觉内在的空间是不被挤压的,胸腔、腹腔有充分的余裕能够让呼吸的波浪顺畅地通过。你能够比较敏锐地感觉到内部的墙壁,被挤压、被推拿的那些触感。那个气压正在改变所产生出来的触觉,每一个在增生中的气压在推着你内在的墙壁,都是一种帮助你气血循环的契机,就像在按摩的力道一样。那个身体的收缩、松开来,你同样也可以感觉得到,气血回到了腹室的循环,那也是一种剌激好像在按摩一样。
 
所谓的「观呼吸」,意思并不一定是要盯着身体的某一个部位的呼吸,这样盯着实际上压力很大。「观呼吸」主要是在利用呼吸制造出来的氛围、所带来的效应,帮助你的身心沉静、安详。所以,不管你现在禅修的主轴是什么,那个背景、整个的氛围和身心,都是被呼吸按摩着、滋润着,你是在这种「被滋润中」,在「身心正在被安详的感觉所笼罩、所穿透」的状况下,进行禅修的功课。
 
如果在禅修的练习中,感觉遇到很多的挫折和困难,什么是最基本、最根本的功夫,你可以不断回过头来练习的?
 
大念处经提到「身念住」第一个技巧,就是去留意身体的姿势。它没有任何玄妙的地方,就是知道「现在身体的状况~它的姿势」,在姿势的层面上,你是什么样的坐姿,你的坐姿在进行着什么样的改变。包含生活中的举手投足、眨眼、转身、行动;起床了、脚踩到地面了、穿进拖鞋了…等姿势的过程,光是去留意这些简单的、当下发生的事实,就有一个很好的收摄效果。
 
不用钻牛角尖地要去发现什么神秘的东西,去发现什么深细的身心现象,光是知道你现在的姿势,你的觉知已经被带到当下来。尝试现在就这样做,你的姿势现在是什么,不是敷浅地知道而是继续地知道,不是短暂地知道,而是恒续地、尽量将念力维持在这个上面。也就是说,在心里面不断忆持着、记忆着当下禅修的目标,知道你的姿势,光是知道你的姿势,内心就有一种扎实、被带到眼前的感觉。
 
光是知道这个简单的事实,你就可以明白什么叫做「活在当下」,你就可以在这里面探索正知跟正念的功能。看看能不能够整座都尽量不忘失这个禅修的主题,你现在的姿势是什么、你的动作,你这种努力不忘失,努力忆持着在心里面要不断觉知着你的姿势,这就是「正念」的功能。你知道你实际上的活动状态、你的姿势,这就是「正知」。你愿意把内在所有的资源,把内心不同的功能,通通统合起来、灌注在这个功课上,这就是「正勤」。你将「正知、正念、正勤」都串连在一起做这个简单的工作,知道你眼前的姿势,这个就是身念住最基本的功夫。
 
你在注意身体的姿势时,稍微多留意一点点就会发现,虽然你是坐着或躺着,你并不是处在一个绝对的静态。那里面有细微的活动,最容易觉察得到的,就是呼吸带来的波浪。这就是一个运动。所以你的坐姿实际上不是一个不动的状态,而是不断在改变中,你必须不断去审查,也可以不断重新出发去了解它。你若愿意更用心、更敏感一点,你会发现到呼吸的开头、过程、结尾,身体的姿势都是不一样的。呼吸这个动作所牵连到的肌肉,所能够撼动、移动的,它的波浪能够波及的身体部位,你可能会在不同的时刻察觉到不同的东西。
 
你若能够如此地用心,去知道身体不同部位怎么样被呼吸所牵连,身体的不同部位是如何在参与呼吸,它怎么样在帮助形成呼吸这个运动,这里面就有很多调整的空间。透过这样细腻的调整,使得你的呼吸变成是你禅修最棒的助缘。吸跟呼的每一个细节都在帮助你安宁下来、安详下来,放松、清醒、满足。
 
你看看,光是现在坐着、躺着,就能够发现到那么多的细节,日常生活中应该要以此为目标,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禅修下手处。当你感觉到混乱,感觉到禅修的技巧都使不上力,觉得很多的技巧都很困难,起码可以回到这样的技巧。甚至你的目标可以订得更低,你都不需要去知道这么多身体姿势的触觉,你在忙碌的时候知道你正在站着、坐着、躺着、正在走路,光是在这四个选项中能够知道一个,就已经有正念正知在里面,接下来都只是你进一步发挥的空间,但起码你是有达标的,起码你是在身念住的范围。
 
你如果这样一直忆持着,一天下来,你不一定整个醒着的时候都这么做,光是能够在你工作、做家事的时候,断断续续地记得、记得、记得,每一次记得一分钟、五分钟,养成这样的习惯,你的禅定就会有很好的基础,你就很容易明白,怎么样让你日常生活中的身心是收摄的。它是处在那种,你的禅定随时随地都能够再开发,智慧随时随地都可以增长,都有进步的可能性,处在这样的状态,那么你一天就不是白过了。
 
你看看,这一天过得多快啊!现在是黄昏时刻,我们做了什么?忙忙碌碌了一天,有什么东西是真的能够对我们长远的目标、长远的安乐是有增上的?难道你要这样子一天又一天,浑浑噩噩地度过?我们寿命的表格每一天、每一个时刻都这样在减少着,但是,不管你是多么地忙碌,不管你现在有多少的借口,认为你现在这个状况真的是不适合修行的,你起码能够做到,抽空的时候,记得你现在的姿势是什么,回到眼前的姿势,真的由衷、用心地参与到这个姿势里面,所以你的心有更多的机会跟身体接触。
 
心一跟身体接触,就好像是电器插上了电源,如果心一整天下来很少跟触感接触,它就一直活在妄想、概念、抽象的世界里。如果你有在跟身体接触,你就会知道什么是当下,你若知道什么是当下,你就会更容易地把身心统摄在当下,然后得到安详,就算是几分的安详,都是很好的。你的生命如果不是百分之百的烦乱,你是有意志、有意识地引介着几分的安详到你的生活中,那就是禅修了!有意志、有意识地引介着几分的觉知到你的烦乱里面,那就是禅修!那就是很不容易了!大部分的人随着河流盲目地被冲着,你已经在冲浪了,你不是完全被淹没的。
 
所以,把自己每一天都要做的功课的目标,订得很低很低,可是这个「很低」是很扎实的。知道你的姿势,就在你眼前,马上就做这个功课,不要再等了,你现在就可以做了。「我在坐着、我在躺着」,有了这个最起码的,接下来就可以再进一步地开发,看你有多少的余力再去开发。「我在坐着」,你还可以进一步去开发「怎么坐法」,这个坐姿里面有好多细微的触感跟动作。你不需要很费力、很辛苦、很钻牛角尖地皱着眉头、盯着身体,你只需要让自己更安静、更用心去倾听,看看你能发现什么。
 
这个「觉知当下」一点都不难,去品味一下,它就是这个样子。接触那么单纯的触感就是这个样子。没有透过复杂的分析,这不需要有哲学的基础,不需要复杂的理论,把你的觉知带到这里来,你在做什么、你现在姿势是什么,感觉一下这个姿势在眼前呈现出来的方式,它没有一个既定的答案,这是你不断在探索的一个过程。
 
「触感」可以是很抽象、虚无飘渺的,也可能是很扎实的,不管它怎么呈现,没有对错的问题,只有「你有没有真的把那说故事的心放下来」。利用眼前这个短暂的时间,贴着直觉、贴着质感。
 
不要以为你已经知道触觉是什么,继续地探索,在探索触觉的过程你会得到定力。光是把目标放在「我要怎么样能够更贴近触觉,我要怎么样更知道什么是触觉,那个构成现在坐姿的触觉」,你就可以入定,你就会感觉到你的身心安静下来。
 
在任何时候感觉到挫折、感觉到困难,退回最基本的、你一定会的「现在姿势是什么」。不要机枻化的回答,稍微观察一下,你现在的姿势是什么,是透过观察之后得到的答案,不是透过记忆、透过念咒语的功能而得到的答案。
 
一旦有了这样的基础,在眼前这一刻,是知道着你的姿势的,那很好,我们可以再进一步去看看眼前这个姿势,它是如何在被呼吸影响着,它是如何在被呼吸安抚着、调柔着。如果眼前这个姿势感觉像是电网,那么你的呼吸是可以在整个电网上感受到的那个波动。如果这个姿势感觉起来像是一块石头、一撮泥土,你一样可以感觉得到,这个呼吸是怎么样在触抚着这个石题,它是怎么样在揉捏着这一撮泥土,最起码这一撮泥土是笼罩在呼吸所制造出来的安详氛围。
 
你可以去留意一下,身体现在不同的肌肉被呼吸牵动着,或者是正在形成着呼吸这个活动的那些肌肉,每一个都被呼吸所滋润、所浸透,所以每个动作里面都有安详,每一个动作都在帮助你一点点去脱离开焦躁感,一点点、一点点帮助你脱离开不安。所以,你能够在这个坐姿里,感觉是安详的、安全的、是满足的。
 
因为这个坐姿是不断在改变中,所以你要保持着正知正念,才能够维持着甚至是加深这样的安详感与饱足感。如果觉得这些步骤太困难了,没有关系,再回过头来「我现在的姿势是什么」,「正在坐着」、「坐姿正在被呼吸渗透着」、「坐姿正在被呼吸调柔着」…。这个若是做得到,可以进一步再多做一些探索,去看看身体不同的部位呈现出来的重量,身体不断在微调以便承担这些重量,呼吸制造出来的波浪,身体要不断去跟这个波浪对应着。
 
所以,坐姿不是固态不动的,你是可以不断地观察,把它看成是一个正在进行中的活动,可以把身体看成是正在进行中的触感。如果能够看得到这一点,那你就有能够拔除烦恼的观察力了。要断除烦恼的观察力不是那么难的,就是这样子!然后,你可以巨细靡遗地将这个观察力,导向你的身心、导向你的意志力,去看看你平常的心,是如何制造出贪,它是怎么样在抓,它是怎么样在灌注它的力气~形成中、becoming。 
 
就是这样子,就是这么简单!任何时候觉得难、觉得挫折,提醒自己回到「现在是什么姿势」,然后进一步去感觉这个坐姿。这种盘据在空间的感觉,你的身体是个物质的东西,那是个什么样的感觉,「盘据在空间里面」是什么样的感觉?你怎么知道身体盘据在空间里?那空气触拂着你的皮肤,衣服触拂着你的皮肤,身体内在血液的活动、电流的活动,让你的身体有具体呈现的感觉。听起来好像有一点抽象,实际上,放下概念,直接去感觉当下,这样就是了,不管它呈现出来的是什么。就算呈现出来的是模模糊糊、暗晦不明的,你也清楚地知道「现在的坐姿感觉是模模糊糊、暗晦不明的」。
 
若有余力的话,多观察一下你现在这种注意力的品质,「知道自己的坐姿」那种扎实的、活在当下的感觉。那种心被带到眼前来,它的力气是准备在佛法上用功,而不是随波逐流,随着习气、随着电影情节在乱跑,这样的感觉。
 
在你忙乱、恐惧的时候,都能够记得你的姿势,让你在眼前很容易可以发现到,光是让你的姿势被一种从容的意志所贯穿,你的心境就改变了。光是让姿势跟觉知结合在一起,就已经是守护六根了,好像身上披了盔甲一样,所以在面对境界、面对俗事的时候,你是被保护的。那感觉是心里面有一种觉知的光芒,在面对不同境界时时,它都隐约在那个地方,所以你不会失掉平衡和立足点,你不会被拌倒、不会被冲倒,不会被这个河流带着走。你的下盘是稳健的,光是知道眼前的姿势。
 
你可以下决心在日常生活中,刻意地把动作变得从容一些,所以更方便你能够觉知,方便你能够不断地忆念着你现在是什么姿势。宁可让自己的动作慢一点点、迟缓一点点,也不在乎旁边的人会不会觉得你是一个不灵光的人,最起码你是一个小心的人、用心的人。在你还没有很熟练这个觉知之前,刻意地让自己的动作多一些从容,迟缓一点点。你没有那么忙的,不会因为迟缓一点点事情就来不及做了,相反地,你会不断地练习正知。在从容之中发出你的动作,更容易抉择哪一些事情是不用做的,该做的事情,你怎么样能够非常洒脱、有效率地去做。
 
这是无垢比丘尼所说的:
在托钵乞食归返的时刻,
独坐于树下,
证入无忧的心境,
所有系缚心的结,
不管来自人间或天界的诱惑 断尽,
摆脱了所有的漏,
我的焦热已止熄,
清凉 涅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