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10【修行中宽与严之调适】

发表时间:2020-06-13 22:24
阅读:
分享到:

朱倍贤 主讲
 
开始静坐之前,可以先做一点简单的伸展运动,做一些可以运动、舒展全身的深呼吸。那感觉好像是让自己的神经系统活络起来,让自己的骨架是端正的,所以你的肌肉能够放置在这个骨架上面。一方面你的骨架是端正的,在另外一方面,你的肌肉是深度地放松的。
 
曾经有几位同修都提起过,对于这种开放式的觉知,注意力不放在一个微小的地区,这样的禅修方法有一些疑惑。你可以想想看,如果你告诉自己:这时候要镇静、这时候要放松,这时候要让自己祥和下来,当你在做这个工作的时候,你是不需要把注意力特别局限在一个很细小的地方。你只需要把注意力带到眼前的身心这个范畴,确保这个身心是笼罩在安详、祥和的氛围之中。就是这么简单!
 
当然,定力的培养就是在这个范畴里面,你念以继念地确保你是持续地在安详着,你在品味着安详,在开发着这个安详。你很认真地让这个安详的感觉不被打断,不被你的忧虑打断、不被饥渴感打断、不被散乱的意念打断。
 
再一次解释,你不必要在意你的心是怎么样坚固不移地锁定在一个地方,你是认真投注于让自己的身心沉浸在某一种氛围里面。像是安详的氛围,像是一种离开了躁热感的满足、这样的氛围。你在这样的氛围之中品味着你的呼吸,品味着你身体的感觉。
 
一个健康的人格性,他的心理世界里面,一定是必须要同时具有严格跟宽容这两个层面。这就好像说一个良好的、完善的教育,你要帮助一个小孩子,能够发展出一个平衡的、均衡的个性,做为父母的,往往必须要扮演着有严格跟宽容的地方。
 
需要严格的部分,因为人心的惰性是太坚强了,人生如果要能够有向上的可能性,要能够体验到充实的快乐,一定是需要自我纪律,一定是需要一个程度按照着某一种纪律、某一种系统在生活。你若是完全放任自己的习性在生活,看起来短时间安逸的感觉,换来的是长久的不安、空洞的感觉。
 
所以我们的内心里面,一定要有一个部分是严格的,它是在激励着自己、在检验着自己,确保自己每一天的作息、言行等等的,是符合着佛法的规范。在同时,我们的个性里面必须要有宽容的部分,这是因为不管你是修行了多久、是多好的人,你就是有不圆满的地方,你就是有犯错的地方,你就是会有疏忽的地方。
 
遇到不圆满、犯错跟疏忽,一味地自责,那是于事无补、没有建设性的。很多时候你必须要对自己仁慈,必须要包容、必须要允许自己会犯错的可能性,必须要允许自己有的时候会做出一些令自己丧气、失望的事情。这两种功能都是需要的,它的使用上一个最基本的原则,就是:我们对自己严格是为了离苦得乐,我们对自己宽容是为了离苦得乐。
 
为什么要对自己严格,原因并不是为了要让自己去服从一个武断的道德标准。为了道德而道德,那样的道德是没有意义的。我们要对自己严格的原因,是因为希望自己避开痛苦,希望自己人生的方向是痛苦越来越少。起码那些没有必要的痛苦,没有用的痛苦,是越来越少。
 
同样地,对自己宽容,你若对自己宽容只是不断地为自己找开脱的借口,这样的宽容是没有帮助的。你对自己宽容是为了帮助自己离苦得乐,去看到有很多种的自责,有很多种气馁的感觉,是没有办法帮助我们脱离开痛苦。
 
依着这个简单的原则,怎么样让自己能够减少没有必要的痛苦,确保我们人生的方向是通往越来越少没有必要的痛苦。所以,我们必须要很聪慧地执行对自己严格,很聪慧地执行对自己宽容。必须要因为如此地关心你自己能够离苦得乐,所以愿意在很多的时候扮演最严厉的批评者、最严厉的监督者。
 
这样的一个严厉的监督者、严格的监督者,就像一个严格的爸爸一样,他的目的不是为了要处罚小孩,不是为了要小孩去服从他的权威,而只是为了这样的一个目的而已。他的目的是希望他的小孩比自己更好,同样地,我们在面对自己时,也是希望明天的自己,比起今天的自己是更少痛苦的,是更有处理痛苦的能力的。
 
你要让明天的自己是没有后悔,而且感谢着今天的自己,感谢着今天你在为它做的事情。所以在今天你必须要严格地监督着自己,不要让自己去随心所欲地盲从着自己的惯性,谨守着修行的纲领。就像父母亲看待自己小孩一样,「我是为了你好」,「我一点都不怕有一天你会比我更好」,「希望你是会比我更好的」,为了这样子、有这样的动机而严格。
 
同样地,我们必须要学习对自己宽容。修行里面有很大的障碍就是气馁,觉得自己环境的障碍特别多,个性上面的障碍特别多,没有办法修行。这个时候,你一定要为了你自己而扮演一个慈母的角色,充满了宽容、充满了同理心,这样的慈母的角色。你必须要知道,内心有那么多污垢、那么多强烈的习性,很多不是你选择要的。
 
很大的一个程度,是迷迷糊糊地继承着过去的业力,很多时候我们看到自己笨拙的地方,看到自己恶劣的地方,看到自己那些很难改变的习性,我们也不知道这些东西是哪里来的。你是在当下感受到这些东西的趋迫力,这东西真的不是我的,它是「非我」的。所以,当你看到自己一次又一次地被烦恼、被习性打败,不要气馁,你必须要懂得,就连在眼前这个看似绝望的时候,它真的是有你可以修行的地方,那个修行是不需要很亮丽光鲜、不需要很漂亮的。
 
你只是换一个角度看待这个事情,换一点点的角度就可以,去看到眼前这个顽强的、不好的习性,它真的不是我的。它只是眼前的一个景,它只是眼前的一个推逼,那不是我要的。很多时候我们就是这样,无可奈何地,但是如果你坚持,就在烦恼跟习性现前的时候,你都还是像愚公移山一样,一次拨一点点的沙粒,你可以是一个羸弱无力的人,你没有能力移那座山,可是你有能力能够轻轻地拨动一些沙粒。你这样坚持地拨弄着那些沙粒,坚持地朝着同一个方向,不知不觉地,这个山一定是在移位的。
 
可能不是你能够察觉到的、不是你满意的速度,但是我们活着也就只能用我们能够使用的速度而已。如果你坚持着这样子铁杵磨成锈花针的精神,你在这个过程会培养出一种让你全然讶异的念力,你会发现到自己的潜力跟改变是超乎你原先预期的。不管在表面的层次上面,你是如何地本性难移,在内心的受用上,你是真的可以感觉到,那个苦在压迫你的程度跟以前是不一样了。
 
你的方向感越来越清楚,你知道光是做到这一点,那是多么地不容易。你光是能够方向感清楚,做为一个人类,那已经是极为、极为稀有的一个成员。基本上,一个证得初果的人跟证得阿罗汉果的人,差异也就是在这里,阿罗汉是到位的人,初果的人则是方向感再也不会迷失的人。
 
所以,就连在感到很挫折,很怀疑自己有修行的能力的时候,你都能够这样提醒自己:就算我眼前什么都做不了,我起码能够坚持着这样的方向感,起码在面对着眼前这个烦恼跟习性的时候,多两分的觉知。感觉到自己真的在拨弄着那个沙粒,我没办法像愚公一样移山,可是我现在可以感觉到我在拨弄着沙粒。
 
一边这样子做,一边尝试着让你的表情更柔和,能够用比较宽容的眼光来看待你当下的身心,这里面好像是将慈意融入到你的觉知里面。所以你这个觉知的光,是带着几分的温柔、体贴和了解。
 
佛法的修行,不是让我们变成完人,不是让我们变成圆满的。你越了解五蕴、越了解你身心的状况,就越知道五蕴运作的方式是充满了缺陷的,它就是一个进化历史上产生出来的一种克难的模式,所以你的目标不是要去让五蕴变得完美。目标是越来越看清楚五蕴跟它的不完美性,所以你对五蕴的幻想、对它的憧憬越来越淡。淡薄到看到五蕴的生灭,看到你身心的动作,感觉就好像是在看大自然的一个部分。
 
这个五蕴到底是不是你的,完全是看你跟它交涉的程度有多深。唯一的看起来好像是「你的」的那个程度,只是因为你是如此习惯性地沉溺在对它们的熟悉感里面,所以当你看到五蕴里面不圆满的地方时,你会产生那么大的挫折感。练习去看到五蕴呈现出来很多种的缺憾,包括自己感觉到难以扭转的坏习性。有的时候要知道,好像把五蕴当成是陌生人来看待,这个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从心底的深处泉源般地涌出来,这个泉源到底深到什么地方,没有人看得到。
 
无始的意思,就是我们记忆的累积是没有办法追溯,无法追溯它最开始的起源是哪里,但是眼前它有这样子的生灭,你跟它交涉了,你感觉到你是它的记忆者,你是它的承受者,你是它。学习用「非我」的角度来看待这些烦恼、这些习性,这是对自己宽容的方法。这种宽容不是给自己盲目地开脱,不是在给自己找借口,因为你心里面谨记着,怎么样做才能够帮助自己脱离痛苦。
 
在这个地方坐着、一边观察着,正在呼吸的身体,或者是正在感受着安祥的心,正在放松中的身体,正在品味着提神的清新感。不管你禅修的主题是什么,尝试着聪慧地使用严格和宽容。在平常的时候,尽量地让笼罩着你身心的觉知的光,是一种温和的、了解的,那种心情感觉好像是「同是天涯沦落人」,舍不得苛求。
 
你若真的不得已要责备他,都是为了他好,你不在乎他听到你的诃责之后,会不会继续喜欢你,你唯一的动机、单纯的动机,就是「我是为了你好」。用慈柔的光笼罩着自己,这意思并非你要很复杂地去想象、去观想一个慈柔的光,而是你在感受着呼吸在身体的方式里面,多了几分可能是若有若无的温和的感觉、温和的氛围。
 
当然,每一个人小的时候跟妈妈互动的方法不一样,如果你的妈妈让你联想到的是温和、温柔的、宽容的,那样的氛围,那就是那样的感觉。如果你妈妈让你想到的不是这样的,不用联想到你妈妈。你可以是像对待你的小孩般,你要做一个更聪慧的、宽容的母亲,用这样的心情来面对自己禅修的目标,面对眼前的身心的状态。
 
严格的部分,就是你真的希望自己好,你要确保能够尽量地发挥你的潜力,能够尽量地不浪费时间,在那边检查、监督着,怎么样能够再进步,哪里有缝可以让我插针。这个小孩子,我为了他好,有的时候必须要逼逼他、推一推他,让他有一点点的不舒服,让他能够忍受着不舒服,这个不舒服会让他变得更强壮,激发他去使用以前没有使用过的能力。
 
用这样的心情来看待你自己、监促着你自己,所以,不要迷信世界上有任何一个老师能够救渡你,光是靠他的力量,他不像你那么了解你自己。没有任何一个老师,包括佛陀在世都没有办法这个样子。你必须要做自己的岛屿,做自己的依怙,你若真的关心你这个小孩,你真的希望自己好,你就必须要对他严格。就像是严格的爸爸对待小孩子一样,我对你严格,我不怕你恨我,我不怕你不喜欢我,我只要你好。
 
好像严苛的父亲一样,监督着自己用功的方式,规范着自己,在细小的地方用心;好像是宽容的妈妈一样,自己做得不好的地方,做得不对的地方,你不做任何没有用处的诃责,不做任何没有用处、没有建设性的批评。原谅自己,希望自己在温暖的照拂之下,乐意重新出发。
 
你可以把这一套东西用在你的内在,用在你的外在,所以在对待自己的时候,你也是严格跟宽容的善用跟平衡,在对待外境的时候,跟他人的互动时,同样地,有这两个因素在互相调和、在平衡着。所以你不会成为一个严格、不通人情的人,也不会成为一个妇人之仁的烂好人。
 
发现妄念第一百次,第一百次温和地、温柔地,但是坚定地把你的觉知带回来,带到一个对你有用的主题上面。怎么样让我的身心更安祥,怎么样让我的身心更加不被欲贪所侵袭,更加不被烦躁感所侵袭,怎么样让我的身、心、呼吸,越来越祥和地统合,任何类似这样的主题,都是很好的一个动作。
 
让那个严格的父亲跟宽容的母亲,同时具备在你的观照力里面。所以你是很温柔地,一直浸淫在这种详和的、对自己慈善的氛围里面,可是同时是坚定不移地,认真地在为你这个小孩子,为了他的未来好而调整他、监督他。严格的地方,绝对不让你越这个界,宽容的地方,只要你在这个界限以内,你有很多、很多可以自由发挥的地方。
 
举例来讲,只要你的心愿意待在这个身心当下的范畴里面,你可以让他去发挥,但是你很坚定地不让他跑离开这个范围,这是你念住的范围。只要你的心不越这个界,待在眼前的这个触感,待在眼前这个身心的这个范畴里面,你可以做各种的实验跟游戏。怎么样让呼吸安抚你自己,怎么样让你的身体感觉到更沉淀,怎么样让你的内心感觉到更干净、更没有皱纹。去看一看呼吸在你身体不同的部位,滋润的滋味、修补的滋味,在帮助你疗伤的过程,所产生出来的触感。
 
过去做错的事情,过去不圆满的事情,让那些记忆不要积累,你没有必要扛起它们来继续责备自己。那已经是过去了,全心地只是放在眼前你要拨弄的这几颗沙粒。在历史的洪流上,我们看待自己的历史就像看待其他众生的历史一样,很多事都是不足为外人道的,很多事都是不堪回首的,所以你只能够原谅,虽然不一定能够遗忘,但是你可以重新出发。
 
这个重新出发,它是坚定的、它是严格的,确定你眼前踏出来这个步伐是朝着正确的方向,你眼前的使力,是使在关键的地方。这不是为了严厉而严厉,这不是因为你爱处罚小孩子、爱耍弄权威,而是因为你希望自己好,希望我的未来痛苦越来越少,希望我的未来越来越光明、越来越好。
(静坐结束)
 
愿我快乐
愿我远离痛苦
愿我丰足
愿我没有匮乏
不管我过去做过什么
都原谅我自己
因为我是尊贵的
因为我是可爱的
因为我是值得救渡的
愿我为了自己的长夜安乐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