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30【调伏内在的猛兽】

发表时间:2020-03-17 21:07
阅读:
分享到:
2017.07.30【调伏内在的猛兽】



朱倍贤 主讲
 
在开始静坐之前,先做一点简单的伸展运动,或者配合着深呼吸,一边调整坐姿。记得正确的禅修坐姿的几个基本技巧,好比说,腰椎部分的弧度有没有保持着,让身体上半身的重量,能够寄放在这个好像有弹簧作用的弧度上。所以,你的上半身是端正但是可以很放松的。当你很放松的时候,肌肉松开来了,里面的气血和神经元的传递就能够更频繁,身体的感觉会更敏锐,整体而言,你会觉得更舒服。
 
若需要的话,可以轻轻地前后左右摇摆一下,在这个摇摆之中去寻找平衡点。找到之后,就在那个地方沉淀,允许自己的身体在那个地方安定下来,然后将身体交托给地心引力。去感觉一下,胸腔基本上是不是开放的,而不是被压迫的,所以你能够帮助身体内在不同部位彼此之间的沟通,那感觉好像是能量的管道没有被挤压、没有阻塞。你若觉得听起来很抽象,不知道什么叫做「能量管」,那就用你的直觉,甚至是用你的想象力来引导自己,让你的坐姿基本上感觉内在是通畅的。
 
若旁边的人在看着你当下的坐姿,你给人的感觉和印象不是蜷曲萎缩的,那看起来的感觉虽然是安适,但是是精神抖擞的,准备好要做功课。
 
我们今天来探究所谓的愤怒、发脾气。
 
在开始之前,同样地,把你的注意力带到一个扎实的触感。可能是身体正在寻找中心点的过程,可能是身体正在放松,你正在把身体交托给地心引力这个过程所产生出来的触感,也可能是呼吸产生出来的波浪,在安抚、在照拂着全身的触感。
 
去熟悉这个从烦躁沉淀到安静的过程和路径,去熟悉你的能量原本都是涣散的、外放的,你现在把它收摄起来,扎实地安置在身体里面,这个过程和路径。你很清楚这个路径,就让你的脑子里面有这个记忆,乃至让全身的肌肉都有这个记忆。所以,当你一起念要回到当下、要有正知正念、要入定,几乎可以在一瞬间就感觉得到,心的质地变得不一样了。那个缓解下来、安静下来的过程,是很明显的。
 
这个过程,你可能感觉跟外界的烦躁割绝了关系,回到内在安静的避风港,原本精力是放在飘忽的念头上,在外面境界的刺激上寻找滋味,但是现在,你寻找滋味的方向改变成在内在寻找更扎实的、更饱足的,虽然简单安静,却是更令人有饱足感。你让身心能够有这样安顿的地方,能够有一个很省力的立足点,再来反观你的行为,甚至检验记忆里的东西,这时时候就能够诚实、客观。
 
好比说,面对自己会发脾气的倾向,你可能隐隐约约,或者很清楚地知道,自己有这样的倾向。别人在跟你互动的过程中曾经受过伤,传递给你的讯息,或者在你观察自己的行为时,你知道自己有暴怒的习惯性。面对着自己这些不好的惯性,很多时候心里是不舒服的,这是自己比较不愿意面对的丑陋的一面。可是你如果愿意换一个角度,去认知所谓的愤怒其实真的不是你,它只是心中隐藏着的一只猛虎。它好像有自己的生命力和养分,还有它增生的条件。每一次它冒出来,就叼着你、绑架你,让你情不自禁地跟着它跑。
 
它绑架你的时候,你的呼吸被绑架、变得急促,在这个略为缺氧的状况下,你感觉到更不舒服、更急躁,那只老虎更加感觉到有出击的必要性。当这只猛虎拎着你的时候,牠绑架了你的肌肉,让你进入准备要战斗、要反抗、要对立的模式。你感觉到被威胁了、受辱了,这个自我被轻侮了、被包围了,习惯性地在记忆里储存着的一个模式,就是你把身体绷起来的过程。
 
当这只老虎在绑架你的时候,在绑架你的思考、你的心思、你的念头,几乎是情不自禁地,心里面发出来的念头都是宁可跟对方同归于尽。你是如此急迫地想要伤害别人,如此急迫地要告诉别人:别来碰我、别来惹我、别来伤害我!你愿意在两败俱伤的状况下,都还是要向对方发出这样的讯息。
 
在被老虎叼拎的时候、绑架的时候,并非全都是难受的感觉,那里面甚至有乐受、有舒适的感觉。坐在老虎的身上、骑在老虎的背上,乘风破浪、变得更有能量,然后,你能够把心中的不舒服宣泄出来,平常可能没有那么会讲话的,这个时候你把不舒服的感觉流露出来、坦露出来。这时候你可以看得到,老虎出现的时候,对方总算开始注意你了。你很有力地攫取了别人的注意力,这里面有一种控制情境的快感。
 
我们在这边要学习超越的,并不是所有愤怒的情况。在这世间,有很多时候为了保护自己的权益,你必须要故做姿态地硬起来。有时候你必须要用更坚定的、提高了的语气,去跟别人讲话,这时要超越的、要扬弃的,是瞋心。瞋心有什么不一样呢?就是刚谈到的,你是被绑架的、被逼迫的,这里面没有选项。整体而言,它的破坏性远大于建设性,你的呼吸会被绑架,你的肌肉会被绑架,你的念头会被绑架。
 
这样的瞋心一点都没有好处,你需要先认知到这一点,清楚它的过患,然后,能够下决心:我不愿意与这样的猛兽为伍,我不愿意被它叼着走。每一次这只猛虎跑起来的时候,你允许它,然后,你的呼吸随之紧促,你的肌肉随之紧绷,你的念头随之变得偏狭、具破坏性。你每一次这样做,你就在喂食这只猛虎,让它变得越来越强壮、越有力,变得越来越喜欢没事的时候要出来逛大街!
 
它真的不是你,它像是电脑输入的一个病毒、一个程序,这个程序在你不断地重复之后,变成一个轨迹,变成一个既定的模式。每一次这个模式一启动,感觉你非要到达它的完结,通过这整个过程才有终了。所以,你必须要看到这是一个心行,这种业、这只老虎,它不是你!
 
我们可以透过智慧,想出几乎是没有止尽的方法来保护自己,保护自己的权益,让别人能够更专心地倾听我们的诉求,来解决眼前的困难和问题。
 
我们被误导以为瞋心是有建设性、是有帮助的,但是,你要知道,那个看起来好像是帮助你达到目标的,那只是一个假象。它破坏别人对你的信任,让别人知道你是一个会被猛虎绑架的人。所以,你是如此地羸弱无力,他没有办法百分之百地信任你。当你被猛虎绑架的时候,你平常的理智、镇静、勇敢与力量,统统都被扭曲,甚至变得完全不可靠!你不只是破坏了别人对你的信任感,你还破坏了自己的身与心。你要下定决心不断地锻炼,不要再喂食这只猛兽,把电脑里这些不干净的程序统统洗干净。
 
在这个地方放松着、呼吸着,光是去想、去记起过去一个让你生气、不愉快的事情,你就可以发现到,隐约的呼吸里有一些不一样的感觉,隐约的身体的肌肉有一些不一样的感觉,隐约的心里面产生的念头,好像染了色一样。去觉知这叫做「集起」~忿怒的那种身心的情境,就是由这些细小的动作堆砌、组合起来的。
 
反复地观察,当你记起一个让你不舒服的,过去曾经让你发怒的情境,身心是怎么样在改变。在这个地方,你只不过是略略地想起一点点的情境,就已经可以发现到这些身心的改变。不要疏忽这个小小的改变,利用这个机会,去试着瓦解忿怒的促因、它的触媒。你可以多花一点时间去观察,那个隐隐约约的忿怒与不舒服感,它在什么地方、什么程度地影响着你,在盘据着你的身心。你要花很多时间观察着,你可以在任何的时候,选择把它瓦解掉。
 
看到胸腔里面在累积着、在增生着的压力感,它在寻找一个宣泄口。为什么一般人形容忿怒像是火山爆发一样,看看这个积累着的压力,这个正在增生中的压力,你要怎么样调停它、化解它,怎么样是高明的缓解的方法。你若是压制它、压抑它,你会发现压力并没有减缓,它甚至有后座力,所以你必须采取其他的攻略。
 
好比说,压力感的增生,胸腔闷的感觉、挤迫着的感觉,尝试看看让身体更放松,所以允许这个压力能够在你全身的肌肉、毛细孔扩散出来。它不是被挤迫着在寻找一个小洞出来,而是全身都浸溢在平舍之中,全然地能够消化这个在增生中的压力。让增生出来这个压力感,在你全身消化了之后,变成让你更清醒,让你的心变得更警醒的一个能量来源,变成为你所用的,而不是在绑架你的一个力量。
 
试试看,故意去打乱老虎要冒出来的程序之过程,那个老虎要冒出来的程序,肌肉是怎么绷起来的,故意去打乱它。你只需要找身体一小部分的肌肉,让它不是这样惯性的绷法,这个发脾气的程序就被打乱了。若能够找出更多的肌肉,更大范围地去改变它,那么这个程序就更大程度地被打乱了。
 
整个过程中都没有自我懊恼,都没有想说「我怎么会乱发脾气、我怎么那么糟糕、我这么不会修行」,不把力气放在没有建设性的诃责,而是清楚知道自己的目标,「我不愿意被绑架,我不要再让这只猛兽变得更强壮,不断地喂食它东西」。看到你处理的、驯服的是一只猛兽,而不是在对付你自己,你不是在对自己懊恼,你要清除的只是这个病毒软体。你完全是不被批评的,不必要感觉不安,争斗的对象不是你,而是在绑架着你的这只怪兽。看清它是怎么冒出头来的,冒出头之后是它是怎么样影响你的身体、影响你的心理。
 
我们的心具备了这种会发脾气的潜力的可能性,它还有一个更深的因素,就是在我们的心理深处藏着对这个世间的一种怨怼。过去那种受伤的记忆,曾经被欺侮的记忆,曾经被威胁、被抵侮,曾经被不尊重,曾经被人家抛弃,还有一股怨气,所以当你真的被逼到一个角落时,那股怨气就会以猛兽的方式跑出来。你必须要诚实地看看,心里面有没有把这怨气清干净,因为,平常你觉得自己没有这个怨气,但是,当你身心被抵触的时候、你不舒服的时候,那怨气就跑出来。
 
能不能够真的由衷地认知到,这世间所有的生命,无法计算的意志力,无法计算的心行,都只是在做「离苦得乐」的动作而已。没有人真正针对着你、要伤害你,每一个生命都是被他自己的心行绑架着,在他的业流之中飘流着,在飘流的过程跟你碰撞。如果你真的了解这个状况,你心里面是深邃的同情;你若真的知道世间这种苦痛,是以多么不可思议的方式在呈现着,在困扰、在逼迫着各式各样不同的生命,我们怎么能够舍得再去增加破坏力呢?你要治疗自己遍身的伤口都来不及了,怎么还会舍得去增加别人的伤口呢?别人跟你一样,也是满身的伤痕!
 
我们满身伤痕,最终没有办法怪任何一个人。佛法里面,没有一个最终、最高的意志力,没有上帝、没有神我,这样的一个最终要负责任的意志力,只有随着业力在轮转的心行。所以,你真的要发脾气,没有一个对象是值得你起瞋心的。要知道你一直以来习惯性地发脾气,习惯性地任瞋心绑架你,真的不是针对着哪一个人,而是在尝试着自我治疗的手段。发了脾气之后,你感觉舒服了一点,因为怨气有得伸张了。
 
如果我的目标是要自我治疗,是要让心里面那股冤屈的气、那股怨气,有能够舒张、能够宣泄的地方,我们就让它宣泄、我们就来治疗它,但是用真正的治疗方法。不要再迷信,不要再错误地相信,瞋心可以宣泄你的怨气,它在做的只是重复再加深你的怨气,让这只老虎更肥、更壮、更喜欢出来吃人。要用这样的角度来看待瞋心,所以,你不是压制着自己。那么会起瞋,就是因为被不舒服的感觉逼迫着,我们就用更好、更高明,用真正有效的方法,来宣泄这个不舒服的感觉,来深度地治疗我们的内心。
 
我们就像所有的生命一样,都很可怜、遍体鳞伤;被人家抛弃了多少次,被人家背叛了多少次,被人家抵侮、欺侮了多少次,被人家轻视、看不起多少次,被人家威胁、利用了多少次,真的是很可怜!所以,让我们认真地治疗我们自己,然后,在这个过程里面,不会再增加这个世间的破坏力、这世间的伤害力。
(静坐结束)
 
别乐于聚会
别乐于自己成为群众敬仰、注目的对象
此中即易忘失自己该做的
而与真正的快乐失之交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