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6【观察恩爱的本质】

发表时间:2019-12-31 21:24
阅读:
分享到:
2017.07.16【观察恩爱的本质】




朱倍贤 主讲
 
我们来观察恩爱的本质。
 
开始静坐之前,可以先做一点简单的伸展运动,深呼吸、调整坐姿。尤其是在进行观察跟「过患、苦迫、不满足性」有关联的技巧时,一个重要的诀窍是,尽量让身心离开匮乏、饥渴的感觉,所以你能够在安稳、饱足、丰足的状态之下观察过患。
 
让身心能够安顿、满足。调整、持续调整你的姿势,让气血循环尽量能够没有阻碍地照拂着、滋润着身体。甚至只是忆念着,内在的管道是趋向通畅无阻的,这样对于姿势的改善就有一个程度的助益。
 
在跟呼吸、触感相处的过程,品味着宁静、安稳下来的舒适,松脱开贪跟忧而产生的舒适感。不要急躁、自然地去品味这样的舒适。光是认真投注于品味这种与世无争、跟欲贪无关的舒适感,对身心就是有帮助的。
 
对于最近有关于刘晓的消息,我们修行的人可以回避政治的辩论,纯粹就只是针对「恩爱」这样一个角度来观察。他跟他的妻子所代表的,是人世中真挚的、此生不渝的恩情。一个为了坚持自己的良心而入狱多年的人,他的妻子长年连探望自己先生的自由都没有,在这样的状况下,两个人还是如此忠贞地作对方心灵上的伙伴。以世间的角度来讲,这大概是爱情的极致了。
 
就像刘晓写给他太太的诗句里面提到的,即使自己的身心都化为灰烬,也会继续地拥抱着自己的太太。比起现在离婚高达百分之五十的世间的婚姻常态,这大概是一般人梦寐以求的爱情境界。可是,如果我们真的关爱着一个人,这真的是我们要把他(她)拉进去的世界吗?
 
刘晓知道自己得了绝症,在最后被允许跟太太相处的一点点时光里,说不尽的话,时间根本就不够用。在最后的时光,花了更多的力气去缠绵、去倾诉恩情,真的能够让自己以及自己所关爱的人,之后能够更超脱、更少痛苦吗?就连这种在世间算是极致了的爱情,就是这样子,在重逢的高兴中却同时经验着一种地狱:让人哀肠寸断、生不如死的地狱。
 
在长久的隔绝之下,自己的太太得了忧郁症,一个舍身取义的勇士,就算他放得开自己的生命,但想到在外面孤单一个人在受苦的太太,大概是他心里面最大的痛苦来源、最大的放不下的所在吧!
 
同样地,我们过去与已经算不清的众生结下的恩情,牵肠挂肚、千丝万缕,他是自己历史的一部分,自己是他的历史的一部分。那种已经计算不清楚的恩情,互信、互爱。体验到这样境界的人,自己受苦大概都不是最可怕的,最难受的大概就是看到自己所关爱的人在受苦。然而,我们真正关爱一个人,在生离死别的时刻跟他讲,「我化为灰烬都还会爱着你」,这样是在成就他、是在帮助他离苦吗?还是只是让之后没有对方的时光更加痛苦?
 
如果我们在相处的时候,不是帮助彼此升华、超脱,让彼此放心、让对方知道自己有能力越来越好,你的内在有更真实、更可靠的快乐来源,你又怎么能够不让对方牵肠挂肚呢?相同的,如果你不能够帮助对方去开发他内在真实的快乐、真实的力量的来源,你让他为你牵肠挂肚,你让他只能够从不断地依赖、不断地跟你纠结的一面,获得一丝丝肤浅的安慰,这真的是你要你关爱的人去走的路吗?
 
解脱的道路并不是否定情,否定这种对于另外一个生命体、乃至所有的生命体的同情、关怀、尊重、信任、连结。深度的连结是有情生命的特征之一,要否定的并不是这个部分。我们反思的是,当我们自己还有没有化解的不安、黏着的感觉,在我们关爱一个人的过程中,把他拉进这样的一个世界里,像自己用烦恼编织出来的蜘蛛网,你要他跟你一起困陷在这个网里面,千丝万缕地纠缠着,这真的是为对方好吗?如果你是一个有智慧的人,就会发现到,除了两个人一起成长、一起获得真实的快乐,世间的爱情都是悲剧做结局的。没有例外!没有例外,都是悲剧!
 
因为吵架、不恩爱了,因为纠纷分开来了,这也是悲剧。你说恩爱一直到老、一直到死都不分开,也是悲剧。爱得越深,看到他的老、他的病、他的死,你就更多的痛、更多的舍不得。然后,他看到你在舍不得他,他也舍不得你,你看到他在舍不得你,你也舍不得他对你的舍不得。两个人的舍不得互相地放大、回应,结果并不是痛苦的减少,而是两个人都一起,情不自禁地困陷到那个没有终结的苦里面。
 
世间最伟大、最美丽的恩情、爱情都是如此,更何况是其他的。所以,不管是对于父母亲的恩情,对于配偶、朋友、爱人、子女,一个有智慧的人就应该要思考,怎么样才是真正地对对方好,怎么样才能够不以烦恼互相回应,而是互相以解脱回应,作彼此的良心、作彼此的正念、作彼此的善友。你内心确知,对方会越来越幸福、越来越强壮,自己会越来越幸福、越来越强壮。
 
看到像刘晓这种动人肺腑的爱情,我们只能由衷地在心里回向着,希望他们都能很好、都能够超脱。希望他们是在超脱跟丰足的心境之中做交流,做深度的沟通和连结,而不是停在悲剧的那一面,在那不能化解的记忆里纠缠着。
 
回想起自己跟无数的众生结缘,很多的恩情爱情你已经不记得了,但是你内心渴望被另外一个人呵护、保护、尊重、了解的欲望,仍然延续着。同样地,你也希望能够呵护别人、保护别人、尊重别人、了解别人的欲望,仍然延续着。这个欲望要如何导向,才会有好的结果、才会有幸福的结局?才不会到时候就算你们是牵着手一起过世的—这么动人、难得的结局—死掉之后的境界,还是茫茫的未知数,各奔东西,各随着业力,随着无法抵挡的惯性,投生到没有交集的世界。
 
我们已经跟无数所爱的人生离死别过,你还要再跟多少个心爱的人生离死别,你才会觉醒?如果真的爱着一个人,那就要走出来,如果你真的爱着一个人,你就要帮助他走出来。
 
当你在思维着轮回与恩爱的过患,要学习将心里产生出来的撼动,转变成向解脱的资粮。由衷地希望所有的生命,都能有建设性地朝向离苦得乐前进,这叫「慈心」。看到轮回、恩爱、烦恼的过患,心里面觉得这种情债、这种负担,不是我能够承担、不是我愿意承担的。那没完没了的纠结,里面是没有长治久安的乐趣的,没有一个能够导向对彼此都好的幸福结果。这个叫「厌离」,这是向解脱的情绪。
 
一想到刘晓这些人的遭遇和命运,对他们的同情使得你内心有更多的感恩心、更多的惭愧以及更多的危机意识,这些都是向解脱的情绪。所以,确保你观察这个过患的方式,不是天马行空地打妄想,而是帮助自己培养出向解脱的情绪。让这世间的悲剧不是没有意义的,而是变成你成长的资粮。
 
以别人用生命、用内心淌血换来的这些课程来帮助自己。观察着这样的故事,观察着恩爱的过患,对于轮回的痛苦能够越来越有警觉。对于那些牵肠挂肚还放不下的情债,能够有更多的空间、更大的毅力,该放下的放下,需要承担的部分,智慧、建设性地、向解脱地承担。
 
在做这样的技巧时,不必要一直花时间去做过度的想象和过多的分析。练习当一个向解脱的情绪产生时,将之精纯化、浸淫在其中。观察这样的情绪所带来的身心效益,好比说慈心,它正在帮助你的心打开来,让我们更容易原谅自己、原谅他人。它也是更加坚定地、离苦得乐的决心,感受着这样的情绪在身心的效益。
 
或者是感受厌离心,看到只要我们有一丝一毫没有清净的烦恼,那么你跟这个世间的连结,你跟另外一个生命的连结,注定就是会有纠缠、有纠葛的地方。对于这种由无明发动,绑自己、绑别人的行为,深恶痛绝或者是深生厌倦。
 
或者是忆念到众生的苦痛,内心的悲如何影响着自己的身心。你可能会发现到悲心其中一个可能的作用,就是让你有更多的感激,感觉到自己是如此的幸运与幸福,珍惜着眼前的幸福与资源。所谓的「珍惜」,就是把这幸福跟资源拿来建立更长远的幸福,把更少的力气放在那些没有用的动作,像抱怨、怀恨。把更多的力气放在「我能做什么,才能帮助自己和这个世间少苦」。
 
或者你可以利用眼前这个机会,重新消化跟整理那些没有消化跟整理好的记忆,那些你没有完全放干净的恩情,那些带着遗憾、惆怅、舍不得的感觉,去看到这些感觉都是没完没了的轮回。
 
警觉到心有没有钻进那些跟恩情、跟黏着有关连的情境里面。去体会当你能够超脱这些,这不是一种绝情,而是跟解脱结合起来的深情。别忘了禅修的基本技巧,善用呼吸跟放松中的触感安抚自己,让自己没有匮乏感,然后在宁静之中观察、思维,在生命中大概是触动到我们最深心弦的这些事情。
(静坐结束)
 
【回向】
我是一切生命的伙伴
我是一切生命的同情者
愿我远离敌意、恨意
常安住于没有敌人的慈念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