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18【观察心的河流】

发表时间:2019-10-10 19:22
阅读:
分享到:
2017.06.18【观察心的河流】



朱倍贤 主讲
 
开始静坐之前,大家可以先 选择做一些简单的伸展运动,可以配合着深呼吸来活络自己的神经系统,帮助内部的循环。一边调整着坐姿,用你的直觉去引导,什么样的坐姿能够帮助自己专注、振奋,然后又是放松、安详的。
 
多用一点时间,将觉知带到当下具体的触感,去熟悉抽离开复杂的故事情节这个过程。去看到,光是抽离开复杂的故事情节,过程当中就可以感觉得到定力在发生。心一接触到触感、一跟呼吸相处,马上就体验到一个程度的安宁、清新。
 
佛经中形容我们的心、我们的心行,常用河流、瀑流作比喻。看着当下的心,一个程度上像是伫立在河岸旁边,看着漂流而过的水流。稍微留意一下,你会发现到水流里面还有影像、念头、感觉、冲动、意图等等的这些所谓的心行。这河流,有时候感觉它是缓缓地流动,有时候感觉它是一个湍急的瀑流、暗潮汹涌。
 
不管它现在流逝的状况、速度,尝试着在这河岸旁边静坐,静静地观察着河水的流动,观察着你内心的内容。看着内心此起彼落的不同现象,那些影像、念头、感觉、意图等等的,就像是看着大自然的河流一样。为什么说看起来像大自然呢?一个程度上,它真的是从一个不可测知的深处涌现出来的。
 
也就是说,我们虽然有回忆过去、有推知未来的能力,可是这个回忆跟推知是极有限的。我们照出去的灯光,只是到一个程度而已,越久远的过去,内容越含糊、越看不清楚;越久远的未来,我们的推知与预知就越多的不确定。那个光线是有限度的,我们内心有很多的意图、冲动、念头、想法、影像,我们真的是不记得它从哪里来的。
 
那是眼前浮现出来,我们在此可以只是扮演一个旁观者,只有你的心在认为,这个部分是属于自己的、钻了进去,就好像在舞台上,你穿上了戏服、入戏了,因而把这些此起彼落的内容,当作是你、是你的。这些来来去去,匆忙起来、匆忙消灭的内容,你不必然要扛着它,不必然要用你惯性的方法看待它,以为这是你可以扛起来的部分,这是你的包袱、这就是属于你的。
 
呼吸时,冷静地观察着飘流而过的河流。一个很好的观察内心的方式,是你必须要稳当地立足于触感。一个程度上,感觉像是透过身体的触感在观知内心的变化,内在此起彼落的内容。你越冷静、越周详地去观察这些,越会发现到这些此起彼落的现象,真的不是属于你的。去留意,心有的时候钻进这些内容时,在发生关系那一瞬间,把喜贪、熟悉感扛起来那一瞬间,你就入戏了。
 
有一句俗语叫「形势比人强」,在佛法的角度来看,不是只有外在的形势比人强,还有内在的形势也是比人强。意思就是,你认为的「你的意志」、「你的意图」,实际上就是这个瀑流、这个河流的一部分。那里面有你过去活动留下来的痕迹,你熟悉的活动,烙印下来的痕迹。你的心在发出能量时,这些能量就很容易依循着这些轨迹而跑,这就是习惯性、这就是记忆、这就是业力。
 
你过去所做的,过去的每一个动机、每一种用力的方式,过去的每一种意向,你的心导向什么地方,流下这样的轨迹。我们的心发出的能量,像河流的水一样,就随顺着这个轨迹在走。所以,如果你眼前感受到涌现出来不同种的感觉,包括像是低潮、忧郁、焦虑、担心、懊恼、后悔,那真的不是你选择要这样子。不是你眼前要伤心,而是你过去留下来的轨迹,在传导着内心的能量,呈现出来的模式。
 
那些看起来像是你的意志、你的决定,实际上就是这个瀑流、水势。你想要做什么、决定做什么,由这个水势所形成、所造塑出来的,那个形势比人强。所以一个修行者,唯一能够做或需要做的,就是眼前这一瞬间、这个念头、这个意志,他可以播种,可以划出新的痕迹。对于过去的痕迹,可以只是观望着,不要钻进去,不为过去那些不好的痕迹而懊恼,而有挫折感。他已经深刻地知道,当下这个水势汹涌,什么地方是可以使力的,什么地方是不可以勉强的。
 
能够使力的地方,就是继续坚持着、正念地播种,做出当下正确的决定,用正确的方式,对应当下的境界。对于过去所造的业,所形成出来的势力,不必用暴力去对抗、去压制,因为形势比人强,意志不是真的你的。
 
呼吸时、体验着触感,呼吸时、观察着内心的内容。坐在河边,除了看着流逝的河水,如果能的话,尽量地训练自己观察,你是如何钻进那个境界。你要如何跟这河流保持距离,用非我的姿态,看着这些大自然的现象,此起彼落。你看得越清楚,你的直觉就会告诉你,跟这些境界互动的方式哪一些是多余的,会制造出痛苦来,是有负担、会有压力的。你就越能够觉知到河水的生灭,可是不被河水逼迫、淹没。
 
轮回就像是河水一样,里面有许多甚至连你自己都不清楚的冲动、记忆、业力、意向,这些东西真的是我们承担不起的。如果你以为钻进去很好玩,很快地,你就会忘掉你的方向感,忘掉你原本的意图,你要是在这河流里面,很快的时间,马上就被冲刷到不可知的地方。
 
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你的心,认真地知道它的生灭,保持着安全的距离。打从心里面生出警醒、厌离:我已经钻进这个河流,一万次、一亿次、不记得多少次,已经穿过数不清的戏服,扮演过不同种的角色。真正看到轮回过患的人,现在把心思不是外放的,不是放纵心思,让它盲目地钻进河流里面,而是去观察这个过程,观察心怎么面对河流。
 
小心翼翼在看着那些细微的动作,那些钻进河流里面的动作,习惯性地把这个河流当作是我、是我的。感受它的迁变,去感受它的暗潮汹涌,真的不是你能够掌握的。这个河流不是你要它调到哪一个角度,它就听你的话调到什么角度去。形势比人强,它有它的力道。
 
不管这个河流冲刷过多么复杂的轨迹,你都可以选择跟它保持距离,你都可以选择把想要参与进去的激情,缓冲、松开来、舍离。去看到此起彼落里面,没有真正的囤积。你有过多少的经验,在实质的意义上,也没有比人家多了些什么,就是眼前这个心里内容的生跟灭。
 
你认为你现在拥有什么,你有多少或者你多么地贫穷,那就是一个在生灭的认知,就是河流的一个部分。真正去看眼前,没有囤积之处,整个自我的感觉,整个你认为生存的世界,就是靠着这个河流,靠着这样的意图、意向,在支撑着,它的本质就是如此。这里面有很多的混乱、昏昧,有很多烦恼的惯性,你都继承下来的那些盲目的反应模式,叫做贪、叫做瞋、叫做痴。
 
你真的要把这样的东西当作是你的意志吗?
呼吸时,观察心的河流,体验着正在放松的身体。
观察心的河流,看到多少就是多少,不要急。保持着清醒、放松的身体。
在清明跟安静之中,看到多少就是多少,不用钻。
不用刻意地瞇着眼睛、皱着眉头,要去看出什么特殊的名堂来。
静静地坐在河水边,清醒地知道,知道多少就算多少。
 
如果因为心的流动,而感觉到从这个地方跑到别的地方,好像被水冲刷到不同的地方一样,问问看你自己,是不是在一个小的程度上,你已经参与在其中了,只有浸泡在水里面,才会被水冲走。挑战自己一下,看看能不能更大程度地超然观察,所以水流的生灭归它生灭,心不产生出动荡不安,漂泊、漂流的感觉。
 
看到这个河流是非我的,就像是在看大自然的现象一样。去体验连心都不用扛起来的快乐,一无所有、连心都不是自己的,不需要去属于任何人。看到那个变成「我的」这种归属关系,那关系里面就有意图、就有动作了。那个动作、那个意图就是疲劳。深刻地感觉,维持着那个拥有者,就是一种疲劳,连心都不用扛,把最后那一点点的疲劳都释放、都吐尽。
 
如果观察到无聊、烦躁,知道这就是河流、不是我的,静静地看着这个河流的生灭。如果看到的是快乐、是舒服、是安定,知道这只是在流逝中的河流,连安静感、快乐感,都不需跟它搭建起归属关系,不用耗力地把这些东西想成是自己的。去体验那种「不需要花任何力气去保持快乐」的快乐,快乐就是在那、自然的,完全不用你瞎操心,要维护它、保有它、囤积它,那是河流的一部分。
 
那个不被任何内心的内容所捕捉的心,被释放的心,没有任何一个擦身而过的河流中的影像,可以捕捉得了你,能够困陷得了你。人生所谓的生命,就是这个河流嘛!去相信我们真的有这个潜力,不被生命的任何现象困陷,不被任何的现象捕捉。
 
飘过渔网的风,
脱离开水面的莲花,
从燃料中释放了的火焰,
不会卡在任何地方的心。
 
(静坐结束)
 
这样就满足了,
以禅乐为乐,
决意念住,
这样就满足了。
 
欣向修行的目标,
笃定做一个离开了家的人,
这样就满足了。
 
欣向安适,
下决心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