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11c【观察磨灭法】

发表时间:2019-10-09 20:44
阅读:
分享到:
2017.06.11c【观察磨灭法】



朱倍贤 主讲
 
 
放下对过去的攀缘,放下对未来的攀缘,安住于当下的触感。
 
佛经里面常常讲到:凡所有集法皆是灭法。这个「灭」的部分隐藏着以下的意涵:任何系统的建立跟维护,都是比起系统的磨灭与破坏,要来得更困难。也就是说,任何的系统,包括像生命、像某一种活动的状态,在架构、在被维持的同时,已经在磨灭、在变质、在流逝中了。那个系统必须要不断地维持,不断地费力、耗电、造作,才能够维持一个程度的内在平衡。
 
整个内在的环境、外在的环境,不断在侵蚀着、在磨损着这样的一个系统。一个心思敏感的人,光是听到这样就有很大的警觉心。没有例外的,任何的系统,我们所参与的境界,我们所想要维护的位格,像是自己的尊严,像是某一种自我的形象,都是不断在损坏着。在英文里面讲“entropy”ー事物现象通往混乱,那个被集起的秩序、被集起的系统,是要耗力的,维持它比起破坏它要难得多了。小至于微生物,大到好比说婚姻、家庭、社会、国家、政府,只要停止管控,只要内在的混乱达到一个门槛,系统很容易就崩溃了。
 
我们来练习观察什么叫「磨灭法」。
 
你可以选择自己熟悉的、喜欢的禅修主题,好比说,去观察身心不受到贪忧的疲劳轰炸,当下轻松的触感,放下世间的责任、期望跟忧恼。就算你不是百分之百已经放下,正在放下中,身心趋向于清明的过程,去知道那个触感。或者是,你可以观察你的呼吸怎么样在按摩着你的身心,去留意气压的改变,去留意「揉、挤、推、拿」带来的身心效应。
 
可以去留意当自己沉静下来时,内在触感的世界活络起来的状态和模式,你可以感觉得到,身体里面好像有另外一个身体一样~身内身。这身体可能是泡泡组成的,可能是电流组成的,可能是暖流组成的,也可能是震荡所组成的。可以感受到,神经系统被这些震荡、这些暖流、电流、泡泡,剌激、摩擦的触感。以这个做为基石,来观察磨灭。磨灭是很多角度的,光是想到眼前这个触感,你能保有多久,它有什么程度上是你的,你就很容易能够产生出观智。
 
习以为常地把世间的人事物当作是我的、我所拥有的,可是你看进去,它就是一系列的触感所组合起来的,一系列的触感编织起来的,一个看似复杂的情境。实际上,它就是正在流逝中的触感,正在变质中的触感,正在通往终结的触感。可以看看眼前的触感,有多大程度是停驻的,你是可以保有它、可以挽留它,可以叫它慢点走。
 
感受一下它变化的速度、变化的状况,这没有一个百分之百正确的方法。最重要的关键是,挑战你的安逸感,挑战你的我慢,觉得这些现象都是巩固的、可靠的。不管你看到的磨灭法是多么地快速或缓慢,都没有关系、那不是重点,光是能够留意到现象在流逝中,我们所谓的拥有不是真的拥有,就有很深的智慧在里面了。它就会帮助你的内心,重新组合你的缓急轻重、你的价值观。
 
你越深刻去观察磨灭,越能够帮助你看清楚,什么是真实的,什么是不真实的;什么是有价值,什么是没有价值的;什么是相对比较有价值,什么是相对比较没有价值的。你若没有经常在观察这个磨灭,就很容易价值观错乱,分不清楚什么是有价值、没有价值。你会像一般迷信的宗教徒一样,以为一切都是空的,一切都是一样没有价值,那样的人生就是没有趣向、没有方向感,那也不是修行的方法。
 
要帮助你有一个非常清楚的价值观,其中一个很好的作法,就是去观察无常、观察磨灭法。因为每一个事物、每一个经验,磨灭的方式是不一样的,磨灭之后带来的效应也是不一样的,你可以从这里面看出它的差异性。欲贪的磨灭剩下来就是空虚,就是五盖、就是散乱、就是昏沉,就是一个永远填补不完的无底洞。留下来就是你的饥渴感继续被强化。你可能暂时吃饱了,可是你依恋着那种食物的惯性被增强了。 
 
系念正念、禅那的那些特质,虽然也是无常,虽然也在磨灭,可是它留下来的效应,是有增上的作用。在一切的经验都在磨灭的状态之中,你在修道的过程依靠的是什么?虽然都是磨灭法、都是无常、都在流逝,可是这里面有价值的差异。去看看你所谓的「世界」,这个「眼、耳、鼻、舌、身、意」组合起来的世界,一集起的那一瞬间,你觉察到的那一瞬间,你一跟它发生关系的那一瞬间,一参与到其中的那一瞬间,它已经在变质,它已经在流逝中了。看看你有没有能力能够挽留它,注意一下你的触觉现在的状态,那个触感变动的状态、流逝的状态。
 
我们的整个世界就是这样子,没有例外的,里、外都在流逝中。如果你不要你的世界崩毁于全然的混乱,你就是得经营、就是得花力气。这就是为什么,用心、正知正念地生活是那么样的重要,因为你如果不好好地经营的话,另外一个选项就是混乱,另外一个选项就是无法预知未来的堕落。
 
在同时,不管你的修行有多好,那些造作的力气都还是磨灭法,最终你的寄托是不能放在这里的。不能放在这个不断在流逝中的,不断要去修复、修补、维修的系统。就好像是养一个房屋一样,不要以为你买下了这个房屋,这个房屋就是你的。从此之后你就被它绑着,维修、付税,每一个部分不断地在损坏,永远都找得到有东西是你可以修补的,钱是不断、不断地漏出去的。你要维护越昂贵、越庞大的系统,它出错的机率就越高,维修的代价就越高。
 
再一次地,观察着磨灭,你可以有两个着重点,一个是让自己明白,你现在拥有的秩序与系统,是多么难能可贵。你现在是健康的,起码你是能修行、起码你是听得懂佛法,起码你是有余力,继续开发出脱离痛苦的潜能,这就叫做「秩序」,这就是一种「系统」。这样的系统是难能可贵的,几乎是奇迹般组合起来的。我们的生活就是要认真地活着,因为这样的秩序、这样的系统,是如此得来不易,只有小心翼翼地维护它、整理它,它才能够继续带你向上、向前。这就是在磨灭之中看到价值。
 
第二个你可以器重的重点就是:只要有系统就是会磨灭,没有例外的,不管你多么地努力。你多么小心翼翼地经营起来的系统,所付出的心力和体力都在耗损中。你付出之后所建立起来的系统不是永恒的,它是会磨损的。这两个角度你可以选择一个角度去观察。
 
一边配合着禅修的主题,观察着触感正在流逝,一边从这样的角度禅思。所谓的「禅思」包括了:观察、统整、整理、诠释,甚至简单的、直觉式的思考。这些工具你统统都可以用得上,用不同的方式,来修学无常,所以你可以直接观察现象正在磨灭的状态,这叫观察。你可以透过简单的思考,像是:这东西能够留多久,我能够挽留它多久?你可以把观察和思考交替,尽量把它统整起来。
 
你也可以完全不透过文字,直接用直觉的方式,用无言的方式,可是在一个清楚的价值、架构里面观察着无常,就算你心里面不讲话,可是你清楚地知道自己在观察的重点。
 
看起来不管是多么复杂的系统,多么复杂的故事,多么复杂的人事物的关系纠葛,就是这一系列的触所组合的。如果你在眼前这个稍纵即逝的触感上,建立起「我有的」、「这是属于我的」这样的观念,去看看这样的想法是不是很荒谬。就连在触感这个单位、这个阶层里面,生灭都不是你能掌控的,更何况是无常的触感所堆砌起来的那些境界。
 
再一次地提醒,可以用两种不同的角度,选择其中的一个角度来观察磨灭。第一个角度:当你看到眼前的这个触感,是瞬间、瞬间在改变着,你就要更加地珍惜佛法,更加地珍惜你内在好的特质ー正知、正念、正勤等等的。因为这些系统不断在败坏中,你那想要向善的,为你自己做出一些好的事、对的事、不笨的事,这样的意志也在磨损中。
 
这就是为什么,你要这样小心翼翼地经营着你内在的世界,小心翼翼、不断维持着这个系统,因为这个系统是如此地得来不易。你要能够有现在的状况,有向善的动机、具备离苦的技巧,这几乎是奇迹般的难能可贵。世界是混乱的,价值观是混乱的,声音是无数地复杂,你居然会依循着这样的声音,选择走这样的道路。这样的系统,真的是值得你投注心力,去保护它、去维修它、去维持它。
 
磨灭法看得越清楚,价值观越清楚,越知道什么东西是重要的,什么东西是不重要的。对重要的东西,你要怎么珍惜它;对不重要的东西,你要爽然地放弃它、放下它。
 
第二个观察磨灭的方法,就是去看:所有的系统,没有例外地都会磨灭。所以,心对于任何一种维持的、营造的模式,都厌离、都有警觉心,都知道那不是寄托的地方。去看到每一个当下,没有任何一个瞬间的触,能够被称为是「我」或者是「我的」。「这是属于我的」纯粹只是一个想法而已,纯粹只是你应对境界的一种方式、一种动作而已。实际上,它真的不属于谁的,你也不能够拥有它,你可以尝试看看,你要怎么拥有它、挽留它,你要怎么让它驻留。
 
观察磨灭没有什么既定的、百分之百的方法,所以不要钻牛角尖,硬要去盯出什么特殊的名堂来。用自然的方法,直接去感觉你目前能够体会得到的磨灭,你目前能够体会得到的无常。不管你看到的是多么地迅速、多么地细腻,那还不是最重要的。练习用自然的方式观察无常,所以你能够长时间观察无常而不疲累,在身心安适的状态之中进行着。
 
(静坐结东)
 
在结束静坐之前,在心里面做一个简单的回向:
 
各位能够在今天,总共接近四个小时的禅修里面,这样参与、这样用心,这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大部分的人是随着他的习惯性,在盲目地生活,而你能够遵循着内心,求解脱、具体地为脱离开痛苦做一些事情,这样的动机、这样的声音,这是做一个人类最尊贵的一个特质。
 
首先,我们回向给自己:
希望自己快乐,
希望我脱离开痛苦,
希望我富足、没有匮乏,
希望我为了自己的长夜利益不懈地努力。
 
因为我是尊贵的,
因为我是可爱的,
因为我是值得救度的。
 
希望所有的生命能够快乐,能够远离痛苦,
希望所有的生命富足、没有匮乏,
希望所有的生命能够为他们各自长夜的福利不懈地努力。
 
因为所有的生命都是尊贵的,
所有的生命都是可爱的,
所有的生命都是值得救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