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11b【守护六根即触感练习】

发表时间:2019-09-18 20:45
阅读:
分享到:
2017.06.11b【守护六根即触感练习】





朱倍贤 主讲
 
调整自己的坐姿,用能够帮助自己放松、帮助自己提神的方式呼吸。尽量去感觉呼吸带来的全身效应,全身都在参与的过程,全身都得到呼吸的滋润。
 
那些具有天眼通的禅修者,能够看到众生,随着不同种的心行、不同种的业力,在不同种的境界中轮转着。但是有天眼通的人,看不到阿罗汉在什么地方。往往天眼通看到的,并不一定是一个具体的、百分之百客观的形象,而是透过禅修者本身的主观诠释,而产生出来的影像。
 
一般人轮转的模式之所以会看得到的原因,就是一般人活动的模式,不外乎就是眼睛攀附着形色,耳朵攀附着声音,鼻子攀附着味道,以此类推,乃至心里面攀附着内心的境界。因为阿罗汉已经不再攀附在这些境界,所以不会勾织、架构起一个活动场、一个自我形象来,所以就算有天眼通的人也看不到阿罗汉。
 
也就是说,我们的自我是什么?所谓的「自我」就是「眼、耳、鼻、舌、身、意」,跟「色、声、香、味、触、法」的攀附关系,勾织出的某一种情境来,我们的心就用这样的方式在定义自我。
 
修行里面一个重要的环节,就是「守护六根」。因为六根如果不守护的话,轮回的世界是闹轰轰、乱糟糟的。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情不自禁地从这里面产生出一连串的迷想效应来。很短的时间之内,心所有的精力都是外放的,完全被吸引到欲的情境里面,马上你就去扮演着,那些以欲乐来定义的角色。你的心感觉到最大的力量就是驱迫感,就是饥渴感。
 
就好像是拍电影的人,他们的电影所呈现出来的,不是一个客观现象的拍摄,而是有取角、有用特殊的效果去强化、去重视某一些角色跟角度。它有述说故事的程序,铺陈事物的前后,这些东西都不是客观的。同样地,我们眼睛看到、耳朵听到的,「眼、耳、鼻、舌、身、意」发生、集起的世界,也不是客观的。在一个所谓的环境里面,跟你正在发生关系的那个部分,就是你贪爱跟在乎的。你感兴趣、会让你亢奋的,会让你注意力在那里滞留,会让你在某一些点上钻牛角尖,这个就是「六根的世界」。
 
实际上,你冷静地想一想,六根是很奇怪的。我们觉得这个六根就是「我」ーー我的功能、我跟世界互动的工具,我去探索世界的六个管道、六个触角。实际上安静地去观察它,这是一个非常奇怪的生存状态。你不是完全自由地在探索这个世界,眼睛在看的东西,引发起兴趣的,瞳孔会放大,情不自禁地在其中滞留的时间更久,因为眼睛很容易会被牵引去留意某一些人事物。
 
一个程度上,六根好像是六只猴子一样,各有它们的好恶,有它们想要的、不想要的,各奔东西。我们所谓的人,就这样被这六只猴子牵着跑,疲惫不堪。每一只猴子都急急忙忙,有它迫不及待想要去接触的东西,把你牵到那里去。
 
一个禅修者看待这个六根,心里面是有警觉的。他不在其中建立起安逸感、熟悉感,他不在那里面习以为常。深刻地看到,只要心还对六根的状态乐此不疲,就会一直被这个猴子牵着鼻子走,不停地受到疲劳轰炸。那个疲劳轰炸的程度,就像是牛厩、马厩里的牛马,一天到晚被蚊虫叮咬着,不断地挥动尾巴,透过颤动身体、颤动不同部位的肌肉,去赶跑这些蚊虫,蚊虫马上又再回来、继续地叮咬它,得不到片刻的休息,得不到片刻的安宁。
 
我们的六根也是如此。牵着你往东、往西、往南、往北,这样子跑、急急忙忙、迫不及待、不停地轰炸。你太习惯这个状态、习以为常了,不觉得这个叫做苦,不觉得这样有什么奇怪。
 
你可以透过观察六根来体会非我,心里面沉迷的那些自我,那些入戏很深的角色扮演,它的结构、它的本质,就是这个样子,被六只猴子牵着、闹轰轰的。这是不是值得自己无止尽地在其中爱乐的对象?这真的是一个你可以安身立命的活动方式、生存方式吗?
 
一边观察着好比说呼吸,或者是一边观察着好比说触觉,或者选择四念住中一个你喜欢的技巧。然后我们一边来观察六根,六根数目很多,你可能觉得处理不完,一个非常简单的观察六根的方法,就是特别着重眼根。对一般人而言,六根里面最倚重的是眼根。如果有人问你,若是非选择一个不可,你是要眼睛瞎了、耳朵聋了,还是要鼻子失去嗅觉,或者是舌头失去味觉等等的。给你这样的选项,大部分的人都不愿意眼睛盲掉了,因为大部分的人,眼睛是最重要的取乐管道。
 
在禅修的时候,眼睛是闭着或者是微睁的,但是那个感觉,你好像是一个御马师,好像是开着马车的驾驶员。你手上带着缰绳,眼睛是马,你在统摄着这匹马。眼前你在静坐着,起码眼睛是一个程度收摄着,它不在乱看,起码这两只猴子目前不是牵着你到处跑。感受一下,心不被眼睛牵着跑的休息,六只猴子、六匹马,少了两匹在奔跑,好大程度的休息。
 
把注意力放在触觉上,让自己光是透过触觉,就得到所有眼前所需要的满足与安适感。收摄着、管控着、守护着根门。虽然你的耳朵听得见声音、身体感受得到触感,虽然六根的作用还在发生着,但是,你是一个充满了警觉性的调马师,你是驾驶着马车的车夫,在统御着、驾驽着六根。意即不让眼睛乱看、耳朵乱听。意思并不是你就听不见东西、眼睛看不到东西,而是有意识地去统摄这些根门,所以从这些根门进来的干扰降到最低。
 
一方面从外面进来的干扰降低了,另外一方面,从里面要去追视觉世界、听觉世界、六根世界的东西,那个驱迫力也降低了。眼前身体的触感是不混乱的,它是不制造散乱、不制造欲贪的。全然融入在触之中,手中握着缰绳,所以六根是被你统御着、管控着。六根没有机会漏进东西来,变成你内在的垃圾,变成你的贪染、你的亢奋、你的坐立不安。你没有那个机会,也不让这样的机会发生。
 
同样地,从内在不允许心去追、去抓、去攀附视觉的东西、听觉的东西,等等的。去感觉“You are in charge.”的感觉,你在「统御中」的感觉,六根正在收摄中。这不是剥夺自己的乐趣,把这个了解为一种休息的状态、一种度假的状态,去留意脱离开疲劳轰炸的轻松感。
 
假如你喜欢的话,个别地去瞧瞧,心不被眼睛拉着跑的感觉是什么样子,视觉的世界现在收摄中、守护中,那个状态是什么样子,你的心没有因为视觉而奔波忙碌着。
一个一个根门这样子检验下来,眼睛正在守护中,心不被眼睛牵着跑,那种在内在统摄的滋味,去观察它、去了解它、去熟练它。
 
耳朵~听觉的世界,你没有被听觉的世界牵着跑,虽然你可能听得到声音,但是声音不造成你的动荡不安,不造成你的散乱,不造成你的欲贪,不造成你内心的饥渴感。虽然是听得见声音,但心里面是清醒的、是安静的、是不动摇的。心不被听觉拉着跑的感觉,心不被听觉疲劳轰炸的感觉。
 
嗅觉的世界~,嗅觉正在守护中。你没有让心随意地跟着嗅觉到处乱跑、到处去闯荡,没有迷失在嗅觉的世界里,没有因为嗅觉而联想、编故事、钻进什么情节里。心不被嗅觉拉着跑的感觉,它就在这里、乖乖的,它不是往外去闯荡的。那种不被嗅觉疲劳轰炸的轻松感、那个休息,熟悉它、观察它、品味它。
 
味觉的部分,就是你尝食物的功能、舌根的功能。味觉正在守护中,那种没有被味觉拖着跑的滋味,心没有因为味觉而联想、而编故事、而焦躁、而饥渴,在这里乖乖的,那种不被味觉疲劳轰炸的休息。
 
触觉~,触觉正在守护中。虽然清楚地知道触觉,但是心没有被触觉盲目地牵着跑。没有因为触觉而感到饥渴、被驱迫,因为触觉而引发出来的故事,编出来复杂的情境。心不被触觉疲劳轰炸的休息,熟悉它、品味它。
 
「意根」就是能够觉知得到内心世界的感官功能。能够知道你的念头、情绪、内心的影像,能够知道内心的记忆等等的,都叫意根。意根正在守护中,就算你的意根不是完全地调伏,起码你是正在努力调伏它。缰绳是握在你手中的,这匹马就算还没有被驯伏,也不是到处乱跑的,它可能在挣扎,但是你确知、也感觉得到,缰绳正在手中。所以你眼前没有因为意根的散乱,而产生出故事、编织出复杂的情境来,而感到饥渴、感到被驱迫。内心正在脱离开疲劳轰炸的休息。
 
修行的目标,就是对于「眼、耳、鼻、舌、身、意」,乃至一丝一毫的上瘾,被它驱迫、被它牵着鼻子跑的可能性,统统都断除掉。所以就算有天眼通的人,也找不到我们,因为我们的心不编织出我们在其中钻营着的活动。你是全然自由,被释放的心、没有依附的心。没有任何人可以看得到我们,可以定义得了我们,可以局限得了我们。
 
你可以在接下来的静坐时间里面,继续重复着刚刚的练习,也可以做你熟悉的禅修主题,心里面一边记得「缰绳握在你的手中」,「六根正在守护中」。同时去感受到六根被守护的好处,那个安静,心不被牵着跑、不被疲劳轰炸的利益,去感觉它、去熟悉它。调整你的方法,所以让这个方法在日常生活中也管用、也用得上。
 
守护着根门,所以身体的触感、或者呼吸的触感是更明显的,你更加能够由衷地,在安静之中去品味。长时间地让自己的内心,是不受这些疲劳轰炸所侵袭的,你的心是长时间地被保护着,雨打不进来、风刮不进来。内在是有这样深层的安静,那个舒服的安歇之处,能够让自己度假、充电、复苏的地方。
 
(静坐结束)
 
【丽霞打字,学文、明坤、涌智、美利校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