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14-2【断除瘾头(含不净观)】

发表时间:2019-06-17 11:40
阅读:
分享到:
2017.05.14-2【断除瘾头(含不净观)】




斷除癮頭(含不淨觀)2017.05.14之二
 
 
五蘊裡面所提到的「想蘊」包含了想像力,包含了意象、印象的呈現。想蘊在修行裡面、在輪迴裡面,都扮演著一個很關鍵的作用。在輪迴之中,因為我們執著的衝動,很大的一個程度取決於我們對於愛戀的對象的影像。像這樣的印象,有時候被形容為是「心行」的一種。之所以說「想蘊」也是一種「心行」的原因,是因為往往我們對一個事情、對一個經驗、對一個人,面對他的方式跟態度,取決於我們最常複習的是哪一種意象、哪一種印象。
 
舉例來講,如果每一次你想到你的媽媽,最習慣性掉出來的印象,就是嘮叨的、苛求的,回憶出來的影像裡面,有著嚴厲的聲音、不客氣的說教。若這是你最反覆練習、最熟悉的影像的話,那麼你在想起媽媽的同時,或在面對你媽媽,你的心裡幾乎在一瞬間就扮演起受害者的角色。幾乎是一瞬間,你扮演的角色就是一個在抵抗、在反抗、在保護著自尊,力氣就是調向這個地方。
 
同樣地,對於一個好色的人,一個心非常重視情欲上面的感官愉悅的人,他把人的身體的某一些影像、某一些印象複習得最多次。在他的認知裡面,那是人的身體最有真確性的印象。實際上,那個印象是一個非常鑽牛角尖的印象,是非常片面、非常偏狹的。所以,阿姜Geoff曾經講過,一個能夠全面地看到身體的各個角落、角度、各種形相的人,內心是沒有辦法產生淫欲的。
 
在修行裡面可以去檢視自己,可能一直在困擾著內心的某一種癮頭(addiction)。可能是針對色欲,可能是被自己的子女徹底地擺佈,因為他腦海中呈現出來的子女的相,是如此地可愛、可憐,是如此地把自己當成是英雄,當成是慈祥的奶奶、和藹的媽媽等等的,情不自禁地要去扮演、去服膺著這樣的期望,要去扮演相對應的角色。
 
在禪修裡面,一個很有用的技巧叫「不淨觀」。「不淨觀」並不是悲觀的,只是留意著身體醜陋的那一面,而是讓我們多留意那些平常忽略的角度。因為迷戀身體、迷戀美感的人,心裡面反覆練習的,反覆重新在眼前不斷演出的電影,反覆在播放的情境,是一直在加深著他的美感,符合著他的美感的某一個角度。你如果能夠透過更多元,去複習一些跟美感不相應的角度的話,就會發現到,實際上這些癮頭盤據我們內心的力量,並非我們想像中的那麼龐大。它是一個基礎非常脆弱的現象,經不住你仔細地檢驗跟觀照。
 
在接下來的練習裡面,就反覆來取一些,可能你自己不經常取的身體的某一些角度。幫助我們不是那麼偏狹地,反覆地沉溺於某幾張照片、某幾種印象裡面。不管是針對其他人的身體,或者是針對自己的身體,你隱約抱著一種美感,抱著一致的心,以這個做為你得意的來源,「不淨觀」都會給你很好的助益。
 
佛經裡面處處是有專心地修學不淨觀,若能夠正確、妥當地修學的話,證得聖果的例子。「不淨觀」所採取的影像,不必要純粹只是視覺的,可以包括那一些你感應特別強的其它的感官,好比說嗅覺。例如說你在聞到那種令人噁心的臭味時,美感、浪漫的感覺是很難延續的,對於身體的暇想是很難延續的。
 
舉一個簡單的例子資助說明。隔壁的小女孩,平常看到她圓鼓鼓的小肚子很可愛,最近幾天到我們家的後院,吃了很多的桑椹。平常她不健康的美國飲食、習慣性的便秘,吃了桑椹之後,唏哩嘩拉、拉出一大坨的大便,等於是累積了好久的宿便,一股腦地排出來,那個肚子一下子消下去了。
 
平常我們很難想像,她圓鼓鼓、可愛的肚子,之所以圓鼓鼓的原因,就是因為裡面裝滿了大便、排不出來。身體的宿便在腸道裡面待了那麼久,充滿了細菌,味道是令人不喜歡親近的,從那麼可愛的小女生的肚子這樣排出來。她的奶奶特別跑來跟我報告,很高興看到自己的孫女屙出那麼一大坨大便,平常的時候,大便是如此地困難。
 
想想看你自己的身體,想想看別人的身體,同樣地,身體有好大的一個mass就是來自於大便。不是說上完廁所之後,已經清乾淨了,只要是還繼續有這個身體的一天,腸胃的牆壁上就是黏著清不完的宿便,有的是變色了,有的是變質了,有的是在滋養著癌細胞。那個味道,在我們所謂的文明的社會,是不喜歡去探索、去接近的。好像沖進馬桶裡面就眼不見為淨了,但事實是,你現在身體裡就是這個樣子。
 
如果你是一個感知敏銳的人,你可能可以嘗試著,把聞到宿便的那種味道憶持著。在使用公廁時,那麼多的陌生人、那麼多不同的身體,消化過那麼多不同種的食物,排出來的排泄物的味道。擠在公廁時,大家迫不及待要脫離開那個空間、那個環境,不得已得待在裡面,跟著大家一起佔著茅坑的那個情境。看起來再美麗優雅、英俊瀟灑的人,蹲在公廁裡面,姿態一樣是狼狽的。光是要經歷著把食物更徹底地排泄出來的過程,一定都是難堪的。
 
不要小看這樣的不淨觀,不要小看你自己能夠重新評估、重新審核,你跟你愛戀的事物的關係。透過不斷地重複、繁複地在心裡面看到,這些更多元的身體的影像。在這個地方,你只需要專心在一個、這一幕就好了。在你身體的消化系統裡面,有的部分在處理著5、6個小時前吃過的東西,某一個部分的消化系統在處理著你10、12小時前吃過的東西,有一部分是在處理你昨天、甚至是更久以前、好幾天以前,積累下來的食物。
 
提醒自己,這個不是想像而已,而是在面對著真實,那是平常忽略的,沒有經常去面對、叫喚出來的影像。這些糞便因為你飲食的品質,顏色不一樣、硬度不一樣、形狀不一樣、味道也不一樣,在不同的味道裡,沒有一種是好聞的。就算拿給你最愛、最親密的人,每一種都是會讓對方皺眉頭、捏住鼻子、要閃躲開來。就連是拿給自己,你也都是會摀起鼻子、會閃躲開來。這樣的狼狽不堪,只要你有身體,就一定要背負這樣的代價。連自己的父母親,對我們最容忍的那些人,都是不樂意接近這些事物,都是不樂意接近我們身體的這一面。
 
看看你能不能把這樣的影像、這樣的印象、這樣的意象,讓它變得就像是你迷戀的美感的印象,起碼是跟它一樣的強烈,所以是一種平衡,最好是能夠更強烈。因為,那些會讓你感覺到美感的意象、印象,是要在刻意地經營之下,身體要特別洗乾淨,人在某一種浪漫心情之下,才能夠那麼危脆地顯示著。而這個大便的真相,卻是無時不刻。
 
在醫院當義工時,見到一些年輕時是很多人追逐的對象的人。他們在床褥之間,包裹著尿布,狼狽的樣子,有的是大便失禁,有的是行動不方便,只好就在自己的尿布裡方便。善用你的正念,能夠儘量不分心地去檢驗這些影像。留意平常你心裡面最常複習的那些影像,平常你是放什麼樣的幻燈片、什麼樣的電影給自己看。你所放的幻燈片、電影,會決定你的貪、你的憤怒、你的驕傲、你的悲哀、你的傷痛、你的不原諒、你對事物的著迷,看不下、放不下。
 
心理學家做過的實驗,一個荷爾蒙在瘋狂肆虐的年輕人心理面,每隔多少秒鐘,心裡面就浮現出一個讓自己的色欲添油加醋、推波助瀾的影像。一個可以用功的地方,就是去檢查平常你心裡面看著什麼樣的影像,在經歷著什麼樣的情境。你是怎麼樣在想著你的身體,早上起來時,看到鏡子裡面的自己,是否帶著一絲的得意、自豪、迷戀的美感;看著廣告牌子裡面那些美貌的男女,你是什麼樣的心情。這些包裝過後的男生、女生,沒有例外地,腸子裡面都是大便。
 
這個世間大部分的人是非常不講究飲食,那大便還不是普通的大便,是垃圾食物製造出來的大便。特別的黏、特別的臭,裡面特別多的病菌,特別多的致癌物。身體想要把它甩乾淨,永遠沒有辦法徹底地甩乾淨,因為它不斷地被製造出來。你要活著就是得這樣子,繼續地製造大便,繼續地住在大便坨裡面。在文明的社會裡面,就是人與人相處的那幾個小時之內,我的臭味不會影響你、你的臭味不會影響我,我的外表看起來是,好像我是不會上廁所的,你的外表看起來是,好像也是不會上廁所的。
 
你能不能夠看穿,文明包裝過後的表相,看到裡面更深層的生命的本質。用不同的角度,來檢驗你腸胃裡面的大便,可以讓自己變成像是腸胃鏡一樣的,從直腸裡面鑽進去去檢驗。專心地去回憶起公廁裡面的味道。我們如果給自己的身體拍100張照片,各式各樣不同的角度,裡裡外外,早上、晚上、洗澡前、洗澡後、吃飯前、吃飯後,100張照片99張都是沒有辦法見人的。所以,現在做不淨觀不是要你偏狹地看不淨,而是要你去看其它99張照片。
 
一個迷戀於美感的人,每一天都癡狂著,不斷在心裡面翻閱著那些符合他美感的影像。要能夠幫助自己的心更加清醒,你必須勤奮地翻閱那些能夠衝擊美感的影像。去看看心起貪欲的時候,它是怎麼樣無選擇性地,就是要依靠在那幾張圖片上面,壓制著、不讓其它的圖片出現。你要怎麼樣去說服你的心,有耐心、有毅力地幫助它看到,在這個表面的底下。
 
「念」在這個地方用在念茲在茲,讓美感沒有地方可以立足。去跟心裡面根深蒂固的那根剌、那個美感對話,跟它說道理、遊說它、跟它辯論,證據是站在你這邊的,不斷提出證據來說服它。
(靜坐結束)
【麗霞打字,學文、明坤、湧智、美利校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