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共修静坐引导与问答2017年04月30日

发表时间:2018-12-31 09:51
阅读:
分享到:





 

正知〔智〕及心念住2017.04.30
 
 
可以選擇在開始的時候做一點簡單的伸展運動,深呼吸,利用這個機會活絡自己的神經。善用直覺來引導自己的姿勢,所以能夠讓內在的循環是順暢的。
 
我們在過去曾經探討過信心,它是一個具有如此強大助益的工具。可是,光是靠信心的力量是不足以看破生死的根源。我們已經在過去的無數世裡面,服膺過各式各樣、不同種的世界觀、宗教觀,在其中自得其樂、信心滿滿。所以,一個禪修者不滿足於光是有信心的修行,還要開發正知,開發出能夠透視內心活動的方式。
 
只有配合著正知,我們才能夠有機會看到,心是如何地黏上境界、鑽進境界,它是如何製造出一個世界來,讓自己在其中輪迴。如果沒有深刻的洞視,是看不見這個的知光是有信心的話,是沒有辦法探索到生命這樣的一個根源。
 
在眼前,我們不一定已經具備了這樣的洞察能力。但是如果我們能夠從小的地方開始,從一些最基礎的地方開始,了解自己的動作,培養自己的正知,實際上在這些基礎的地方、小的地方,就能夠看得到,輪迴是怎麼樣發生的端倪。其中一個可以培養正知的地方,就是從「心念住」下手。
 
「四念住」共同的、很好的基礎,就是「身念住」。有的時候你在觀察心境、在觀察內心的同時,配合著將覺知安置在身體的觸感。甚至是,不一定要去強分身跟心之間的差異,純粹只是提醒自己把注意力放在神經系統這個範圍。
 
所謂的「心念住」,一個可以契入的角度就是:好像在觀察水面上或湖面上的漣漪。當我們的身心沉澱下來的時候,觀察當下的活動、當下的震盪,可以很容易感覺得到,內心是一個動態的。它呈現的方式有一點像是水面上或湖面上的漣漪、微波。你可以立基於身體的觸感,來觀察內心世界的波盪、內心世界的漣漪。
 
在做「心念住」之前,同樣地,你可以先嘗試安撫自己的身心,讓自己的呼吸是具備提神、安撫的效果,讓身體是接觸著正在放鬆的安適感。從這樣的角度,去感受自己內心正在發生出來的漣漪。不必要太在乎自己做得好不好,光是能夠嘗試著去傾聽內心,嘗試去感覺內心像是一個電網一樣,感覺到神經系統的活動…光是這樣的嘗試,就是一種修學禪定的入手處。
 
多花一點時間去探索、去感受這個心的質地,貼著水面的感覺、貼著湖面的感覺。貼著湖面的方式,就像你貼著身體的觸感一樣,不是在憑空想像心是什麼樣子,而是具體在感受著可能在發生的漣漪。換一個角度,它有一點像是你在撫弄著古琴,你可以感覺得到,弦柱之間發出來的震盪跟迴響。好像每一個呼吸、每一個動作在騷動著末稍神經。它在回應著,整個心的網也會感受得到它的震盪。
 
我們要開發的,是一種超越信心,能夠直接去了解活動是怎麼發生的,那樣的智慧。所以提醒自己,能夠精準地觀察當下正在發生的。尤其是在觀察內心的時候,你越能夠安靜、越能夠降低沒有必要的動作,越能夠感受得到湖面上的漣漪。光是這樣靜靜地感受著,這就是一個技巧。
 
如果你有餘力的話,看你要怎麼樣地維持著這樣的正知正念,維持著安適、省力的呼吸,才能夠幫助撫平這個湖面。讓已經發生出來的漣漪,自己慢慢地消退,不花任何的力氣去追逐、去期盼新的漣漪。
 
光是能夠往內在傾聽,那個浪頭大部分已經止息了,變成是餘波盪漾,非常容易觀察的,很容易在其中安適。如果有幫助的話,讓呼吸跟心境是連接在一起、融合在一起的。所以你是一邊被按摩著,一邊在感受著湖面上的漣漪。或者是,你是一邊接觸著身體內在的安靜感、安適感,一邊感受著內心的漣漪。好像是一個調御師一樣,細心地、舒適地觀察著自己,不讓心亂跑,調御著它、管控著它。
 
這種調御、管控不是壓抑,壓抑是很費力的、是勉強的。這種管控跟調御是愉快、是紮實的。正知正念,讓你不斷地在保任著力氣。剛開始的時候,內心有可能是掙扎的,可能是不服從調御的。耐心地觀察它,耐心地跟它耗下去,慢慢地它就會被你馴服。就像一匹野馬一樣,在你的精心調御之下,你會發現它的性情開始沉穩,你會發現越來越摸得懂它的情緒。
 
佛陀把一個正在調心的人,比喻為粹煉金屬的煉金師,認真地在打鐵,認真地在剔除雜質,所以能夠提煉到晶瑩剔透的心境。在這樣的心境之中,動作的真相就一目瞭然,很容易能夠看得到,心是怎麼樣地不安、躁動、飢渴,是怎麼樣地黏附在境界上,鑽進境界、迷失在其中。要做到這一點之前,要先鍛鍊你的心,讓它聽話、讓它安靜。要非常熟悉它的質地,尤其是熟悉內心趨向安靜的門路,那個過程和具體的感覺。你越熟悉那樣的安靜的感覺,就越能夠安然地跟自心相處,你就越是一個成功的調心者。
 
如果覺得自己做得不好,不用覺得氣餒。它再怎麼樣也無法傷害你,就是一些浮躁的感覺、混亂的影像、不安適的觸感—最糟糕就是這樣子而已。從容地、不斷地重新開始,讓身體放鬆、舒適。讓呼吸能夠活絡、能夠剌激神經。然後,去感受著內心就像是一個兜羅棉網一樣,靜靜地貼著它、感受它的質地。你可以感受得到,它現在是不是在製造混亂的影像,它是不是在呈現混亂的波幅,然後去留意,當你能夠從容地觀察著它的時候,那些影像會緩和下來,波幅會平緩下來。
 
如果你感覺到調御自己的心是辛苦的事情,提醒自己:如果不調御這顆心的話,我們已經被它牽著鼻子,鑽進多少種不同的天堂和地獄,那才是真的辛苦、那才是真的冤枉。「調御」聽起來好像是造作的,可是,它是通往自由的一種訓練,可以透過熟練之後,讓調御的感覺是愉快的、是振奮的、是踏實的。
 
看好自己的心,才不會因為這個心而盲目地受苦。這大概是活在這個世間最重要的任務了!鍛鍊自己,以調御自己的心為樂,以這個做為面對世間、處理事情的立基之處。不管處理的是什麼事情、面對的是什麼事情,希望自己不要忘失掉了,這個根本的立基之處。統攝它、調伏它、調節它,讓它聽話、讓它安靜。它聽話、安靜之後會感謝你的。只有這樣才能夠通達更豐足的幸福感。放縱你的心,就像父母親放縱小孩子一樣,好像是讓他們暫時歡樂過,但長遠下來卻是害了他們。
 
嘗試著不同的技巧,來調適自己的心。如果你能夠透過省力、直接、簡單的方式讓心收攝,非常好!就繼續使用這樣的技巧。或者是,你也可以嘗試著,好像在彈琴一樣,好像在撫平被單上的皺紋一樣,感覺它的電網,然後去調整它。如果心有一點點的暗昧不明,就要知道怎麼樣去激活它,怎麼樣去活絡你的神經。如果感覺到心有浮躁的感覺、煩躁的感覺,要深入到內部,把毛毛蟲挑出來。不斷地粹煉、不斷地剔除掉雜質。粹煉、剔除的方法,可以透過提高自己的覺知,也可以透過刻意地放下、擺脫開煩躁感,去保持內心晶瑩剔透的感覺。
 
善用你所學過的調整自己行為的技巧,好比說之前所學到的「信心」,怎麼樣用信心支撐自己的修行,所以你觀照內心的力量是綿延不絕的。
 
真正的禪修者,不是只耽溺於信仰的世界,知道信仰的世界所得到的安樂感、喜樂感,都是無常、都是不可靠的。觀念一直在變,世界觀或認為是真實的東西都不可靠,只有開發出透視行為根本的能力,你才能夠得到超越信仰的平安。
 
尤其是禪修初學者,抱持著堅定的信念,只要比這匹野馬更有耐心,一定能夠馴服得了它。一旦它有被你馴服過的經驗,以後你要再馴服它,就會容易好多。要是能夠光是持之以恆地觀察著你的心、監督著它,假以時日,它自然而然就會慢慢地安靜下來。用心地感覺它、用心地傾聽它,好像是一個調御者一樣,馬的韁繩是握在自己的手中。
 
(靜坐結束)
【回向】
不駐執於「見」,
而是具備品德與洞知智慧,
拋却了對感官欲樂的渴貪,
行者不再入胎。
【麗霞打字,學文、明坤、湧智、美利校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