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26【对身行的厌离及心倾注于涅槃】

发表时间:2018-03-03 21:14
阅读:
分享到:

朱倍贤 主讲
 
今天做「对诸行培养厌离心以及心倾注于涅盘」有关联的练习。
 
佛经里面有提起过,当我们在用心听闻佛法的时候,七觉支的每一个特质都是具备的,是可以在听闻着佛法的同时入定。
 
在开始之前,可以做一点暖身的运动,深呼吸或者调整坐姿。
 
每次开始静坐的时候,一个很好的入手的方式,就是将心从复杂的情节中,抽离出来,所以能够摆脱对于世间的忧虑、担心、饥渴感。学习让心能够在「正在呼吸的身体当中、正在安适的身体之中」得到知足。
 
提醒自己:深度的放松,是为了要有更灵敏的觉知。深度的放松,所以我们能够对于身体、心理正在发生的动作,更敏锐地觉察。
 
呼吸的方式,它是伴随着觉知的,它是滋润着全身的,它是正在具体地引领我们的身心,进入更安详、更从容。
 
不管你对于自己的静坐工夫有没有信心,重点都是在于你眼前具体能够做的这一小小部分,扎实地落脚在触感之中,以触感作为你的引导,带领着你的身体进入更放松。
 
行(Saṅkhāra)其中一个关键的意思,就是经验之流──一连串的动作所编织而成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之中,我们常常是钻进故事的情节,变成故事里面的男女主角。
 
让心安静下来好好地思考、好好地观察,我们整个生命它的本质,就是这样子──从这里跑到那里,要从这个起点达到那个终点。一旦达到了那个终点,马上又有下一个终点。在这个整个过程之中,习惯性会牵动着其它的习惯性,贪欲会强化其它的贪欲。当我们这样子钻入经验之流,当我们乐此不疲地以「架构自我、追逐欲乐」,这样的状态在活动着,当我们认定这个就是我们生存的全部、这个就是自我时,这里面是没有稳固的安全可言。习惯性你认为是自己的心,就像是瀑流一样,带到不可知的远处。我们就被这个经验之流绑架着,在这个经验之流,随着它出生于天堂、出生于地狱。
 
无数的生命,在乎着不同的东西、迷恋着不同的东西、担忧着不同的东西,这个经验之流感觉就像是「我的心」,那就是「我」!
 
整个的结构都是由「动作」制造出来的:做了甚么可以获得甚么,就撷取甚么,就捕获甚么,就囤积甚么、建立甚么、依赖甚么,到那里去要变成那个……。整个生命就是这样子,都没有休息!就连睡梦之中,下意识都还在挣扎着,要到下一个地方去,要达到下一个目标。
 
如果能够的话,不断地将觉知带回到,能够感受到的经验之流,它可以是身体上的某一个层次,心里上的某一个层次,像瀑布一样的,此起彼落,内在细微的动作。在你身体肌肉里面、神经系统里面,可以感觉到的冲动感──要到哪里去的那股冲动感。就连坐在这里都可以隐约地感觉得到,那个心还要接着要去哪里,迫不及待要达到下一个目标。而「下一个目标的达到」,只是去向另外一个目标的开始。
 
不管你钻进这个经验之流,它的哪一种状态、哪一种境界,它都是:正在流失中、正在变质中、正在迁流中。
 
因为饥渴感,所以看不到这里面没有安全,心只是忙碌地投射到未来,心只是被欲望的目标占据着。在这种状态中,没有能力反观,眼前的心是攀附在动作里面,被动作、被经验之流绑架着,没有安全的状态。
 
回想起过去做的无数的傻事、无数的糊涂事,真的是「我」在作决定吗?
 
习惯糊里糊涂地牵引着其它的习惯,被环境熏染、内在习气的强化,不断地在找寻着新的刺激、新颖的目标,寻找着新的或旧的滋味。
 
过去这个行蕴,曾经带我们无数次地进到各式各样,不同种的世界、不同种的境况、不同种的喜乐、不同种在乎的目标。如果我们不看清楚,如果心的渴爱──对于经验之流的依恋、它要钻进去的冲动,你不把它拔除,那么未来就要继续地、情不自禁地钻进经验之流。不管是在这个过程里,获得的任何的快乐,都是「正在流失中」,都只是一个过程,就要经历无止尽的、重复的死亡。
 
有智慧的人,看到这个经验之流──这个「行」,它的不可确定性、它的危险性,像是火坑一样。你以为你在长远的未来,可以稳定地一直做善人、一直做善事、一直被福报保护!?在这个经验之流中,没有一个稳定的囤积所,没有一种稳定的架构,没有一个永远的意识形态、价值观。连记忆都是不可靠的,你的世界观是不可靠的,你的个性是不可靠的,你做善事的惯性是不可靠的。你那个能够不断地做出正确判断的能力,那是不可靠的。
 
有智慧的人就要看透这个经验之流──诸行,这里面没有一丝一毫、没有一个细小的角落,是值得自己对它产生美好幻想。
 
这里面是无止尽地要耗力气,无止尽的活动。做完了一个功课,它的结局不是休息,而是新的功课的开始。
 
整个的经验之流,它就是动作,在用力、在抓、在追、在投射出去,紧紧地保留着,不肯放开来…钻进去、扛起来…努力地储蓄、努力地收集、努力地膨胀…
 
整个三千大千世界,每一种的活动状态、每一种的轮回模式,都脱离不开这样子的法则,都注定是这样的本质。
 
在寻找真实快乐跟安全的人,帮助自己的心,不要寄托在这个经验之流中。不甘愿不断地被死神所吞没、在时间的洪流里面流浪。在寻找真实快乐跟安全的人,在寻找、倾注经验之流以外的自由、解脱,彻底的安歇、彻底的休息,不须要透过任何的动作,来换来任何的结果。
 
不管你当下修行的境界,知不知道甚么叫「涅盘」都没有关系,就算你不知道甚么叫「涅盘」都没有关系,你可以做到的就是「倾注于涅盘」,就是你的心对于诸行以外的自由有向往心。
 
要记住这里面的关键在于:只要你还继续对于这个经验之流,有着渴望、有着喜贪、有着爱,你就会冲动、情不自禁地一直钻进经验之流里面,以此作为你的家,以那里面的角色当作是「自我」。
 
如果眼前观察着「正在观察呼吸的身体」是你的主轴,就从那里看到甚么叫作「经验之流」。如果你眼前是以「心念住」作为主轴,就从那里去看到:甚么叫「经验之流」。
 
不管你禅修的主轴是甚么,去看到只要会钻进动作之中,以此为乐,就要继续「因为动作」而操劳、而辛苦、而喜怒哀乐、而忧悲恼苦。
 
看清楚「动作的本身」,看清楚「经验之流──动作组织起来的世界」。去看到你的心,怎么样乐此不疲地钻进去,以为这是它唯一的生存方式。
 
对于「经验之流」它的不可测、不稳定,深深警惕。把这样的课程烙印在心中,说服自己的心。不是只在对你的心唠叨说教而已,而是要帮助它看清楚;帮助它把对经验之流的美感吐尽,对它的憧憬、企盼、企求吐尽。
 
如果觉得很困难,不知道怎么样下手,最起码也能够留意到,眼前正在发生的动作「正在变动」,光是能够觉知到这一点很了不起,这里面就有很大的功用了。
 
感受着「经验正在流失中」。
 
如果你继续随波逐流,以经验之流、以诸行作为你的家,它未来会把你冲到何处,是无法掌握、无法了知!不是真的「你在做决定、你在选择方向」。钻进经验之流的心,会爱上、迷恋上无法预知的冲动。会发展出甚么新的习惯性、瘾头,无法预知!
 
过去无数的生命里面,无数的轮回里面,那么多、那么多做过的事情,现在我们的心里觉得那是不可认同的,「那怎么是我啊,怎么可能我曾经干过那样的傻事啊!」
 
同样地,如果继续糊里糊涂地被诸行绑架,会继续做出许许多多让现在的你,没有办法认识的、没有办法认同的事情,会轮回于现在你没有办法想象的境况之中!
 
这怎么是一个可以安身立命的地方,怎么是一个安全的所在呢!?
 
为了自己长夜的平安、安全,怎么能够不心倾注于更高的自由,怎么可以允许自己继续这样轮回、这样流浪下去!?
 
心厌离、背舍一切诸行,可以得到不动摇的、不受到任何动作牵制的宁静、快乐。佛陀曾经说过:「这是宁静的,这是美妙的,这是一切活动的止息,这是一切囤积的释放。这是无造作的、不死亡的境界,这是涅盘。一切架构的休息,一切来、去跟卡在中间的止息。」
 
在观察诸行的角度上面,你可以以不同种的契入点契入:
可以特别去留意~诸行的危险、不确定性,不知道会把你冲向何方!
可以特别去留意~诸行正在流失中;
可以特别去留意~诸行都要用力、都要活动、都没有休息…
 
不管你的契入点是甚么,要懂得灵活地引导着自己产生出厌离心。你要尝试去撼动对诸行的安逸感、美感、放任…
 
培养厌离、培养离欲、培养灭,一点一滴地去把那个盘根错节,心对于诸行的爱、那个抓跟钻进去的惯性,把它拔出来、把它松脱、把它撼动。
 
如果觉得这样的作法很困难的朋友们,不要气馁。可以将自己的目标订在:怎么样增加对于诸行的警惕心。能够多几分的警觉:「这是在流逝的,这是在变动的,在冲往着不可预知的未来、不可预知的境况…」
 
多一点点的警觉就是多一点点的智慧。不断地把禅修的技巧化约成为「你眼前可以做得到,眼前有具体下手处」的。
(静坐结束)
 
【回向】
诸行皆无常,
有生必有灭,
不执着生灭,
寂灭安乐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