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共修静坐引导与问答2017.04.09

发表时间:2018-01-17 20:43
阅读:
分享到:

朱倍贤 主讲
 
我们来观察「自我传记的功能」。
 
心对于五蕴的爱恋、着迷与熟悉感,是如此地根深蒂固,如果要能够帮助心,不再攀附于五蕴,不再攀附于这个经验之流,需要开启洞识的智慧。就算是平常的时候,不一定有很用心、很刻意去开发这方面的智慧,但是,如果能够在接下来的45分钟里面,很用心地观察,我们跟我们所执着的现象之间的关系,将是一个非常宝贵的经验,是能够获得殊胜的功德。
 
在开始之前,大家可以先做一点简单的伸展,深呼吸或者是调整坐姿。不管你是在伸展、深呼吸或者是调整坐姿,利用这个时间,将觉知调整到当下的触感。尽量让自己的心安住在安适的触感、轻松的触感或是饱足的触感,因为,当我们的心在饱足的时候,在面对情境时,就不容易因为饥渴而慌乱;就不会因为立足点的不稳当,一下子就被境界卷进去了。让自己安歇的地方,是稳靠的、茁壮的,认真地让觉知多跟触感接触、踏实地接触。
 
去熟悉那种血压正在降下来,焦虑正在甩开来,那个具体的感觉。去熟悉那个感觉、那个门路,所以你能够很有效率、很稳靠地,将身心带进安静的状态。
 
我们的心有一个非常喜欢玩的游戏,叫「自我传记」。「自我传记」的意思是:你认为你是谁,你曾经经历过什么样的故事、什么样的历史。如果一个人对于过去世的记忆还没有毁坏、还没有失漏,他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我们的自我传记的记忆,是如此地危脆不堪。它是非常容易因为你钻进一个新的梦境里面,然后对这个新梦境的情境,有了感情与寄托,跟它做了很多情感上的连结。
 
过去的一些记忆,过去的自我印像~你认为你是谁,你所在乎的人是哪一些,你所熟悉的环境、所依恋的情境,那些东西都慢慢丧失掉了。实际上,不只是过去生,我们的心是一直在寻觅着新的食物,在这个寻觅的过程中,不断钻进新的情境、新的境界里面。
 
曾经接触过很多能够回忆起过去世的小孩子,他们往往在四、五岁以后,记忆就会完全地丧失。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他到四、五岁时,就已经对眼前新的父母、新的家庭、新的环境、新的兄弟姐妹及周遭的人事物,有了感情上的投注与连结。所以他已经投入、已经入戏了,慢慢跟过去记忆里面的人事物,摆脱了关系。
 
我们的记忆的本质就是如此,什么东西我们能够记得,很大程度在于:你在乎的是什么,情感连结的部分是哪些。所以,我们的记忆是破碎的、是不完整的。你记得的就是你最在乎的部分,特别有情感的连结,然后间接地因为有情感的连结,所以经常在脑海中重复着它、复制着它。这些是影响我们自我传记最剧烈的记忆。所以,佛经里面说,面对过去的想蕴,要放下它,因为它已经不存在了。能够被你回忆起来的,都是那些泡沫一样、虚幻的,是透过选择、透过洗练、透过重组,幻现出来的东西。对于未来的想蕴,要放下它、不执着,因为还没有产生。它未来的产生,也是透过选择性的连结。它没有办法被稳靠地保留着。所以,我们对于未来的记忆没有期盼,没有期望说我要怎么样去囤积它,以囤积它为快乐。
 
不要像凡俗的人一样,以累积记忆为快乐,以累积记忆做为一种成就感的来源。好像累积好的记忆越多,你就越是人生的胜利组。要了解记忆,它的破碎、它的无常、它的虚幻,真的是不值得我们拿来搜集的。
 
佛经里面继续说道:面对眼前的想蕴,包括在想蕴里面呈现出来的自我印象,你的认知~我是谁、我在乎的人有哪些,我跟哪些人是有关联、有关系的,我是扮演什么样的角色。这个影像里面,有美好的、有丑陋的、有中性的,常常是混乱的、残缺不齐的。你将自我的影像如此地拼凑起来,某一些人事物是你最关心的,有最多的情感上的连结,所以这些部分是你记得最深刻的,是你重点选项、把它挑出来,变成是你认定的自我的一部分。
 
面对着当下的想蕴、当下的记忆,修行者应该要精进地断除掉对它的依恋、对它的迷想、对它的执着。
 
在做这个练习的整个过程里面,一个应该是对大部分人都有帮助的方式,就是确保你的身心是安详的。在安详饱足的状况之中,去面对想蕴里面呈现出来的影像,就不容易被卷进去。因为心是相对而言的饱足,所以你不会因为看到影像就饥渴,情不自禁要钻进去、要追着它跑,期盼着从中得到滋味。我们的滋味在呼吸之中就已经足够,在这个放松的身内的触感里面,就已经有饱足感、有安全感。
 
在这样的一个基础上,去看看内心呈现出来的自我影像。如果有帮助的话,甚至可以问自己:我自己觉得我是什么样的人?我是谁?这不是一个哲学的、深奥的、形而上的一个问答。你很直接地面对自我观感,你是怎么样想象你自己,你认为人家是怎么想你,人家在想你时,脑海中呈现出什么样的影像来。
 
别忘了,一边是被呼吸所滋润着,一边尽量去看看,心现在在进行着什么样的动作。若觉得这样的观察不容易下手的朋友,不用着急,看到多少就是多少。就算是一点点浮光片影,光是能够在安详的身心状态之中,去面对一个自己平常习惯性钻进去的东西,这里面就有很多殊胜的功德,你已经在培养非常宝贵的种籽。所以不要气馁,放松、安静、舒畅地去面对,去看看我们的心是怎么样在组合着自我的影像:我是怎么样在想我自己的,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是谁、我经历了什么事情…。
 
任何一种脑海中的影像呈现,看看它能够维持多久,还是瞬间它就变异。那个影像真的是那么真实吗?还是,是一个虚无漂渺,像泡泡、像水波、像海市蜃楼一样的东西?它的质地,驻留在内心的方式,驻留时所扩散出来的效应,所伴随着的滋味,造成身体的紧跟松,及呼吸上的改变…。
 
看看我们每一个人,走了那么漫长的路,到了今天,累积了那么多的记忆,不断地想要改良自我,要去囤积更多的记忆,现在得到了什么?“what do you have to show for?”你实际上收集到了什么东西?除了这些破碎的影像之外,除了这些稍纵即逝产生出来的身心效应之外,你收集到什么? 
 
在想蕴之中呈现出来的自我影像、自我情境,真的是那么迷人吗?真的值得你一直钻进去,一直去珍惜着它、爱惜着它、寄托在那里?值得吗?扛着这样的影像,把这样的标签贴在自己的头上,值得吗?
 
任何时候需要休息,就放怀、全然地回到你平常熟悉的禅修主题上。好比说,正在放松中的身体,正在被呼吸安抚着的神经系统,身心在沉淀中的具体触感。抱着一种要穿透、要看透想蕴,要穿透、要看透记忆的决心。我们已经在这里面打转不知道多久了。好不容易有个机会,暂时抽离开、看一看,这个深深地吸引着我们的东西到底是什么,这样的动作、这样的状态。看看你身心是怎么样微微地使力,才能够建立起那个影像来,才能够编织出那个自我传记。去看看脑海中浮现出来的影像、感觉、情节,是怎么样在生灭,是怎么样驻留,它产生出什么样的身心效应。
 
如果不习惯这样子观察的朋友,可以把这个技巧简化成用「寻」跟「伺」,在心里提醒自己,过去的记忆已经消灭了,未来的记忆还没有形成,当下的记忆是透过活动而去连结的--无常、幻化、欺骗性。对过去的自我影像,我愿意练习把它放下来,未来的自我影像,我愿意学习把它放下来,当下的自我影像,是更加精勤地断除对它的爱执、对它的迷想。
 
在这些影像里面所伴随的种种包袱,包括:跟自我有关联的罪恶感、遗憾感、亏欠感、不足感、骄傲感、优越感、成就感。看到这里面,哪一些是自己不愿意再承担的负担,刻意地抽离开、把它放下来。在放下来的过程,看你的呼吸是不是更通畅,看你的心地是不是更宽坦。清楚地看到,所谓的「自我」就是一个动作而已,没有必要背着它,没有必要去符合那个印象,或去符合别人认定你的印象。
 
用这样宽坦的态度,来面对过去一直在压制着自己的包袱,罪恶感、遗憾感、恐惧、创伤。若能够用这样的角度来面对想蕴和记忆,很容易能够治疗自己,你可以知道过去的创伤,之所以会继续伤害你的原因,那是你用不正确的方法把它记起来、扛起来。若能够不透过不善巧的方式跟它连结,那些记忆就像泡沫一样,没办法伤害你,不需要变成重担。
 
练习做一个心不被记忆压制的人,让心特别地干净,没有什么多余的特殊的记忆你还在扛着的,没有什么多余记忆的影响力,必须要制约着你。不断重新面对想蕴呈现出来的影像,还有记忆库里面的那些影像。把那些没有必要、骯脏的重量抛开来,习惯性让心是干净、磊落、少负担的。你能够从记忆的阴影里面走出来,就会变得聪明很多、清醒很多,完全是可以不受到记忆所带来的感情余绪所摆布的。抱着这样的信念,去看透这些影像。
 
经常做这样的练习,可以帮助你,把资料库里面的杂物和垃圾常常清干净。完全没有必要觉得这样的修行是太困难的,你只要能够做到一点点,能够对于记忆这个东西多一分了解、 多一分清醒,愿意对它多一分宽舍,用平舍的方式面对它,马上就可以感觉得到好处了。目标不用订得高,但是要具体地做。
 
看到这些记忆和自我传记,只不过是影像而已,只有你钻进去时,跟它用情感来连结的时候,它才会变成负担、才能够摆布你。如果觉得观记忆很困难,光是能够在呼吸中尝试着正知正念,尝试着去面对一点点的记忆,那都是很好的用功,所以不要气馁。
 
你的身心越安适,帮助你的身心在安静中、在禅悦中得到饱足,就越不需要盲目地钻进那些影像里面,去寻找剌激、寻找食物;你就越能够客观、超然地看着这些影像生灭。甚至可以刻意地把资料库里,某一些你一直不太敢去面对,不太乐意去面对,那些不堪的记忆,不舒服的记忆,过去曾经干扰自己很多的记忆,都能够在这样的状况中重新去面对它。重新客观地感觉它的质地、它的生灭,你是怎么样在跟它接触。 
 
(静坐结束)
 
【回向】
长养含遍世界之慈意
上下周遭无隔阂障碍
不抱敌意
不存怨怼
行住坐卧
清醒时分
确立此念住
此即当下、当处
心住于梵界天神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