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共修静坐引导与问答2017.04.02

发表时间:2018-01-17 20:02
阅读:
分享到:

朱倍贤 主讲
 
我们来练习「在平舍中观察受」。
 
一般人,听到佛教的术语「贪」跟「瞋」,想到的就是,贪财或者是发脾气。实际上,贪跟瞋是有更深的意涵。它们表达的是,一种更加原始的心理反射。心理的反射作用,主要是来自于接触了感觉之后,内心对于不管是愉悦的感觉、不愉悦的感觉或者是中性的感觉,有一种近乎反射性的回应。之所以叫做「反射性的响应」,是因为在当下,内心感觉到被推逼、被挤压。所以,有的时候,我们用「绑架」这样的词汇来说明。那个感觉好像是,心游刃有余的空间被压缩了。所以,在愉悦的感觉产生时,几乎是情不自禁地着迷;在不舒适的感觉产生时,几乎是情不自禁地反抗;中性的感觉产生时,几乎都是处在一种混沌、愚痴、不清楚的状况。
 
 
透过平舍心的心境,我们更容易看得到,这一系列的行为模式,心怎么样受到感受的宰制、被挤压,然后产生出这些反射性的动作。如何能够同样在平舍之中,去观察、去了解,所以能够使得这些反射性的动作,越来越不能够宰制我们的心。
 
在开始之前,大家可以先做一点简单的伸展运动、深呼吸、调整坐姿。
 
佛经里面最常提到平舍的地方,就是在谈论到四禅──舍念清净,在这样的上下文里面谈起平舍。也就是说,平舍心同样地要找一个让心能够平静、安适的地方。有可能是全身被暖意所包围的感觉,有可能是身体有一种丰溢的幸福感。而这种丰溢的幸福感来自于,不必要忙碌地去抓取、担忧、去饥渴着欲界的状态。你能够在触的当下知足。
 
我们在感受着不管是身体的感觉,或者是呼吸的感觉的同时,再稍微调整一下角度,就可以知道什么叫感受。「感受」简单的意思就是,在当下触的经验里面,它的愉悦的滋味,或者是不愉悦的滋味;舒服的滋味、不舒服的滋味。这个舒服跟不舒服,是座落在一个光谱上面,所以在舒服跟不舒服之间,还有很多中性的感觉。提醒自己,尤其是对这些中性的感觉特别留意,不要让心发呆,不要以为当下是没有感觉的。
 
让自己的觉知,能够扎实地安置在「正在发生的滋味」,「正在发生的觉受」。如果对于什么叫做受还是不清楚,你光是在这个探索的过程里面,已经一个程度地在帮助内心安定了。你要清楚地知道感受,要把心带到当下来,对于这个正在发生的触感更加灵敏。你要帮助心能够更大程度地停留在色界里面,要下定决心把那些欲界的状态,摆脱得干干净净。你要下定决心,非常扎实、牢固、不断地训练自己的心,让它越来越熟悉色界的状态。
 
你的态度是笃定的,方向感是确定的。起码在眼前这个时刻,把欲界的活动甩得干干净净,完全搁置下来,去品味当下正在发生的经验,所伴随着的滋味。我们的心不断地被这些滋味所逼迫着、所挤压着。好比说,不舒服的感觉,除了有不舒服的感觉之外,好像还绑着自己的心、强迫自己的心去做出某一种反应,像对于疼痛感、酸痛感的抵抗和排斥。
 
色界的特质之一,就是让好多没有用的动作都休息了。色界里面还是有动作的,但是这个动作是更和缓,不像在欲界里面那样的着急、焦热,那样的迫不及待,那样的被饥渴、被不安感所烦恼。色界里面绝大部分的「受」,是舒适、愉悦的。如果你眼前没有感觉到舒适、愉悦,没有关系、不要着急。越是着急越不容易接触,那种身体脱离开着急而得到闲憩、幽静、怡然自得的感觉,那个所谓的「幸福感包围全身」。不必硬梆梆要把「全身」了解为:包含每一寸的皮肤。可以将之了解为「整个人」──整个人都是被幽静的幸福感所包围、所浸透着。
 
一边感受着「感受」,一边去观察甚么叫「平舍心」。「平舍心」在感觉上好像心里有更多的空间,所以,当你在面对感觉的时候,不会忙乱地非要对那个感觉做出甚么样的反应。而这里面是有更多的悠闲,更多的游刃有余。你可以知道、感觉它:「正在发生」、「正在消灭」,可是没有被那个感觉绑着、要跟着它一起轮转。你是在闲静之中,是在相对休息的状况下,看着那些在生、灭的现象。所以,那些现象只是在穿透着、像是过客一样,不断地在流逝,但在流逝的过程不会把你拖进去。
 
当你处在这样一个「平舍的状态」,就有能力能够更清楚看到:「感受」是甚么东西,我们的心正在对感受,产生出怎么样的反应。有可能是:平静的、省力的、轻松的。或者是看到,心被感受逼迫着、挤压着。若感觉到有逼迫、有挤压,看看能不能够抽离,能不能够用空间来包容那个挤压感,或者刻意地把那个感觉和缓。
 
熟悉平舍的特质。多花一些时间探索它有甚么样的特质。它好像是一个保护自己的空间,所以正在发生的现象,不会直接地轰炸到自己。它有一种推迟的作用,所以你不会忙乱、着急地要去作反应,而能够在更醒觉的状况下,做出正确的反应,或者选择「减少反应」。在平舍心的保护之下,我们不必要像奴隶一样,被内在的指令操使着;不必要像个傀儡一样,被那些盲目的冲动所指使着。
 
若还是不清楚甚么叫「平舍」,提醒自己:光是能够在当下,更清醒地知道「你的感觉」,这里面就隐约的有平舍的意味了。光是能够觉知「正在发生的触感」,就已经是一个程度地抽离开,那个会淹没人的经验之流。保持着清醒,身体深度地放松。能够放松、能够安静,就会变得更加地灵敏,更察觉得到你的动作;越能够察觉到你的动作、冲动,就越容易能够放下它们、越容易能够缓冲,越容易只是单纯地看着感觉,减少被摆布的力量。
 
认真地去熟悉平舍。平舍不只在安静的时候有用,你要把它锻炼到在日常生活中,像是一张保护网一样,可以穿在身上。去到甚么地方、遭遇到甚么事情,都能够回到这个安静的、不躁动的、不盲目的空间被保护着。让那些正在发生、正在消灭的感觉,好像那个空间里面,自生自灭的泡泡、声响。它威胁你的力量、逼迫你的力量,就大大地减少。
 
禅修者可选择随时随地调整身心,让身体主要都是接触着乐受,这是高明的。但是,如果不能如此,不用挫折。练习在不同的觉受之中,保持着平舍心。那是一种省力的状态,如果有任何推逼过来的冲动感,会先缓冲之后才会触及到你的心,所以,你不是一天到晚被逼着、被追着、被压着,迫不及待、情不自禁、忙碌地在做一些反应。你的空间越浑厚,你的选项就越多。
 
留意着不同种的感受,它可能来自于你的坐姿;来自于你的呼吸运动;来自于你的心念,里面伴随着一种滋味。
 
「平舍心」的意思是,身体可以苦,可是心不跟着一起苦。虽然有现象的产生,充分地觉知到这个现象,可是这个现象不会绑架你的心、不会挤压你的心,逼迫你做出那一些业力惯性的动作。平舍的感觉,是宽坦的、镇定的、省力的…。在平舍之中的状态,也不是纯然地消极、无为的。它算是一种休息的状态,可是,是一种随时准备好,要做出「正确的对应」的休息状态。所以不是睡着,因为这里面是伴随着智慧的。也就是说,有着分别的智力在里面,知道在大部分的时候,省力是好的、才是正确、有效率的,可是它不是机械性的省力。随时随地,有机会的时候、需要的时候,都会做出正确的对应来。所以你可以对应正在变动的状况,随时调整身体、调整呼吸、调整心念,帮助身心更安适、更安静。
 
已经很安适、很安静了,也知道怎么样保持警觉,珍惜着、维护着、品尝着眼前的安静跟安适。如果身体能够接触到很多的乐受,有的时候,训练的方式是:要去增加、发展对它的敏感度。但是,在修学平舍的时候,面对着身体的乐受,是清醒、不为它所转,生的时候生,灭的时候灭,干净利落地、没有滞留、没有隐隐约约地使力,没有要去欢迎它、留住它。
 
把那些对身体乐受的多余反应,也都放下来了,因而能够体验到更深的安静、更大的省力。第四个禅那的特质就是这样子。虽然我们不一定熟练、成就了第四禅,但是,可以在任何的时刻,去培养一些特质,让自己的心隐约地跟第四禅相应。
 
面对身体的乐受,都是不断地在朝向着省力、不积聚、干净利落──生是生、灭是灭。看能不能在轻松省力的状况下,仍然认真在观察着,心细微的反应;或在身体生理的征状上面,细微的因乐受而产生出来的亢奋、滞留等等的这些反应,因期盼、得意、欣赏自己修行的成就,而产生的多余的反应。缓解了这些动作,是不是得到更大的宁静……
 
(静坐结束)
 
【回向】
长养「含遍世界之慈意」──
上下周遭,
无隔阂障碍、
不抱敌意、
不存怨怼。
行住坐卧,
清醒时分,
确立此念住。
此即「当下当处,
心住于梵界天神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