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20【观察苦的生灭有关联的练习】

发表时间:2016-11-29 07:18
阅读:
分享到:
2016.11.20【观察苦的生灭有关联的练习】





朱倍贤教授主讲

 

今天做「观察苦的生灭」有关联的练习。

 

一个禅修者愈能够看到所有的心行、所有的活动,都伴随着苦迫,他的身、心就愈能够趋向于安宁、省力。身心愈趋向安宁、省力,就愈能够敏感地觉知到:一切的活动里都有苦迫。

 

所以,一个禅修者,对于已经生起的「行」、已经过去的「行」、已经消失的「行」,心里没有追恋,任这个消失的活动灭尽无余;对于未来的「行」、活动,心里没有憧憬、没有期望;对于当下正在发生的「心行」、活动,也没有情感上的参与、连接。

 

观察「苦的生灭」一个很有用的技巧,就是把我们平常看起来复杂、繁复的故事情节,单纯地以「压力在生灭」的角度来体会它。再重复一次,就是在禅修过程、日常生活里面,会经历到的种种的经验、种种的现象,不论是身体的触感、三种受(舒适的、不舒适的或中性的受)、不管是想蕴的活动、意志的活动、不管是觉知功能上的活动,都可以练习单纯地以「压力在生灭」、「压力在增长、在减缓、在变异」这些角度来体会。

 

从这样的角度来体会,能够帮助我们迅速地看到:我们所依附、所迷恋的,实际上不是什么光鲜亮丽的东西,而只是压力感的增加跟减少,这样的过程而已。能够常常做这样禅思的人,就很容易对于活动的状态~心行,不存有迷想与贪恋,自然而然,他的心就会趋向于「禅定」;自然而然,他的心就会向往离开依附动作的轻松。这就是:「禅那帮助智慧,智慧帮助禅那」的一层意思。

 

在开始之前,可以做一些伸展运动、暖身运动、深呼吸,或者调整坐姿。

 

接下来,虽然要做「观察苦、观察压力的生灭」,并不表示需要很费神地思考,而是建基于实际正在发生的经验上。把牵制、贴粘着心的那些贪跟忧,彻底地松脱开来;练习在「观察苦的生灭过程」中入定;练习在「观察苦的生灭过程」中,跟禅那的特质相应。

 

下定决心,以坚强的正念,将觉知带到眼前的触感。可能是:

正在呼吸中的身体;

正在放松中的身体;

正在冷静地观察着活动;

正在省力的状态之中,观察着活动;

正在品味着安静之中的丰足/宁静之中的安适感…

 

就在这样用心地感受着眼前的经验,任何正在发生的状态,身心所触碰到的境,能够觉察得到身心它用力的地方/正在参与活动的地方,尝试着以「压力感」的角度来观察。

 

举个例子讲,如果觉察到「杂念在轰炸着心」,那么有「杂念轰炸着心」的压力感与压迫感;如果杂念正在减缓中、正在停歇中,那么可以体验得到压力感正在减缓、正在消失中。

 

身体坐在这里,膨胀收缩,里面有「压力感正在变异着」,有可能压力是很小的,就如是了知、观察:「很小、很细微的压力」正在生灭着。

 

身心正在发生的现象,像是正在变迁的气压一样,有的时候,可感觉到这个气压的增加,它在挤压着某一个部分,可能在挤压着身或心。那个挤压或压迫的状况也有可能是在减缓中,若有若无,纯粹就是以苦的进行、它的生跟灭来感觉身心的现象。像是一边静坐,可能一边隐约地在费神地听着导引,隐约的用力就是一种苦。

 

或是任何时候,心里面想到「保持距离」地观察苦,心不被苦所吞灭、淹没,其中因为离系的力量,而让苦在缓解,去感受这样的过程。这不是哲学上的思考,而是用心地在品味着、体会着,实际上正在发生的压力感之变迁。去看到所谓的「生命」就是一系列压力感的变迁,一系列的苦生跟苦灭,一系列对于苦之生灭的反应。

 

这不需要很复杂的,可以用直觉的方式,很轻松、很省力地品味着,好像身心里面气压的变化。在主观上面,这个苦的呈现方式是不一样的,很有可能是:

心里面的重量感,它的生跟灭;

身体的紧松之生灭;

神经系统上的喧闹、宁静/被轰炸跟从轰炸中脱离出来;

 

可能是心被境界挤压的感觉,好比说,被妄念挤压、被不耐烦挤压、被无聊感挤压,挤压的缓解与消失。

 

如果还是不清楚,也可以尝试去体会:有杂念就是一种轰炸,就是苦的生灭;光是看心有妄念、有杂念、心是动荡不安的,从中就可以看到苦的生灭了。

 

如果没有感觉到什么具体的苦,没有关系、不要勉强自己,我们不是在自我催眠、不是要强迫说服自己,而是如实的观察:知道没有什么压力、没有什么苦迫感,只在安静之中,细细地品味着、观察着「没有苦迫感」它的变动;没有苦迫的滋味也是在变迁的,那个气压也是有时隐约地高、有时隐约地低。

 

安静、放松,耐心地观察,发现到:

就连脸部的表情隐约的紧绷,光是在那隐约地皱眉头之间,就可以感觉得到压力的生跟灭;

光是在那隐约活动着的眼珠,就可以感觉到压力的生跟灭;

光是在呼跟吸隐约地使力和参与之间,可能就可以感觉到苦的生跟灭。

 

再次地重复,如果没有感觉到任何明显的苦,没有关系的,就是知道眼前禅修的对象就是这个:没有压力感、苦迫的滋味。并且不要在这里面恍神了,而是持续地观察、感知那种没有压力感的状态,隐约在变迁,可能偶而身心里面会发现到:被压力轰炸的地方,在压力刚刚出现就即刻消灭的地方。

 

心被一个念头牵动、被一个记忆牵动,那个压力的生灭。

 

神经系统里面,隐隐约约还在闹哄哄的、隐隐约约的喧闹感,那里面也可以看得到压力的生灭。

 

这个心它不听话,抵抗安定、抵抗沉淀,就像一个不乖的小孩一样,任由他自己的意志跑东跑西,这里面可以感觉到有压力的生灭、苦的生灭。

 

专心投入,所有正在发生的动作,都能够实时地看到「压力的生灭」。

 

专心投入的时候,过度用力的地方,在这里可以看到压力的生灭。

 

注意力调整到恰到好处,这里面有压力的生灭。

 

眼前静坐的状态,心里面有不满意、抱怨,这里面有压力的生灭。

 

对于眼前的状态感到满意,感到身心逐渐地趋向于宁静,这里面可以感觉得到压力的生灭。

 

心能够稳定、稳健地安住在禅观之中,这里面有压力的生灭。

 

心开始稳定、稳健地安住在禅观之中,这里面有压力的生灭。

 

体会得到多少就是多少,不要着急、不要强求,但是,要认真、用心,扎实地把眼前的技巧做好。

 

就算只能够在偶而的时候,体验到一点点,有杂念就是有压力的生灭,那就很了不得了。不要着急,耐心认真地做。看起来不起眼的内观,都会在将来帮助自己在关键的地方突破。所以,不要小看眼前的这些努力、付出的心力。

 

付出心力的过程里面,也可以感觉得到压力的生灭。

 

已经产生出来的压力,看透它、放下它,对它没有欲贪;还未生起的压力,心里面知道,那是多余的、不需要的,不必去自找麻烦:不需要让那些还未产生的压力产生出来。放下既有的包袱,不再去取新的包袱,知道这是包袱,所以没有要多去找包袱的欲望。

 

压力消失的地方就是重担放下的地方。

 

了解压力、放下压力,身心趋向的省力跟宁静,它即是跟禅那相应,也是跟涅盘相应。

 

(静坐结束)

 

【回向】

观知五蕴只是苦的生灭,

如是观者,心不对五蕴存有任何的幻想,

乃至不存有飘忽而过,能够暂时盘据内心的幻想;

五蕴如同在智慧的阳光下,完全地被摊开、曝照,

没有任何骗术能够隐藏的地方,

幻想的除尽、爱恋的止息,

这是通往清净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