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06【食】

发表时间:2019-01-19 15:39
阅读:
分享到:
2018.01.06【食】



朱倍贤 主讲
 
今天的主题是「食观」。
 
在开始静坐之前,可以先做一点简单的伸展、暖身运动。尤其是知道自己在禅坐时,会有可能发生昏沉现象的,最好的方法就是要防患于未然。在一开始禅修的时候,就是抱持着坚定的决心,来进入禅修的练习。
 
小心翼翼地让内心不断伴随着高度清醒的感觉,认真笃定的态度,同时让自己的身体安详、放松、舒适,所以你能够维持高昂的斗志,而不会造成身体上面的疲劳。
 
把觉知带到一个能够帮助自己安定观察的禅修对象,好比说正在放松的身体,正在被呼吸所滋养的身体。调高你禅观目标的解析度,所以它是清晰的,当你去贴近它的时候,当你去感觉它的时候,有一种扎实的感觉。身体具体地在放松的触感,或者是被呼吸所照拂、所安抚、所滋润的具体触感。
 
因为你知道,你在这个阶段打坐,容易会有昏沉的现象产生,刻意提高警觉、防患于未然。这里的「防患于未然」指的就是,还没有产生出来的昏沉,你在想办法预防它会发生。
 
你提高警觉,想要知道从没有昏沉有可能陷入到有一点点昏沉,那个过程、那个转接点。你一发现有这样的转接点,那个清醒度略微地降低,那个笃定的决心有减弱,马上就调整。习惯性让自己的心伴随着警醒、勇猛的力量,同时,被安适、放松的身体的觉受所滋润、所包围。所以你能够长时间地处在这样用功的状态,而不会疲劳,而不会挫折。
 
想要在解脱道上面努力、证得成就,大概最快速、最可以具体修学的东西,就是不断去超越欲贪。不断去看透那些会刺激身体的亢奋感,会激发起你的内心对于美感的想象力,不断地对这些可能性提高警觉,然后对治它、瓦解它。
 
这大概是如理作意在经典里面最常被解释的方法。就是去留意,所有会激发起美感、安逸感、亢奋、憧憬的联想。具体的禅修法就是,你每一次发现到注意力跑到那些会刺激生理,让它产生出饥渴感,任何时候,你发现注意力跑到一个滋生欲贪的情境、图像、记忆、念头,你就用一个合适的取代的相来对治它。
 
其中一个佛陀经常解说的相,也就是说一个认知事物的取角,叫做「食」。如果你眼前刚好有电脑或手机的萤幕,可以看得到这个图像的话,这是一个人体的消化系统的图片。这不是模型,而是一个真正的人体解剖取出来的消化系统。实际上这个图片没有包含的是舌头,很大的程度舌头是消化系统的一部分。
 
一般的人看到自己爱恋的对象,吐出舌头的样子来,联想到的是跟欲望、跟渴爱、跟艳丽、跟调皮有关联的。你光是能够把这个相换一个角度,看到舌头是怎么样连着你的咽喉,连着你的胃、你的肝、你的大肠、你的小肠、你的肛门,刚刚的那个艳丽的感觉、可爱的感觉,性感、感性的感觉,就有可能会完全地被瓦解掉。
 
一个人的舌头、口腔,一辈子分泌出来的唾液量,差不多有一个奥林匹克尺寸的游泳池那么多的水,那么多的唾液、那么多的口水,最大的功能就是拿来分解食物。你看这个舌头连着咽喉、连着胃、连着大肠、小肠,这一连串的器官,大概是我们身体里面最醒目,占据空间最大的器官。
 
光是从这个角度来看生命、来看所有的人类,你会发现到「什么叫人类」,他其实更像是一台专门吃食物的机器。所谓的脑、所谓的感情,好像是这个消化机器的一个附属品一样。脑最主要的功能就是,在环境中能够辨识食物、能够攫取食物、能够处理食物。
 
在大海里面有一种生物叫海鞘─Sea squirts,它出生的时候是有脑的,这个脑就带着身体的消化系统,在海水里面四处地漂荡。一个程度上这个脑在引领着这个消化系统,去寻觅一个好的觅食的场所。一旦找到了一个算是理想的觅食场所,海鞘一旦扎了根选择了落脚处,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自己的脑吃掉、消化掉,它已经没有必要再用这个脑。这个生存目的很明显可以看得出来,它的脑是为了服务消化系统,为了服务这台觅食器。
 
同样地,我们人类─一个沉迷在欲界的生命体,大概最强大的趋使力,或者是他所有的趋使力,都是跟身心食物有关联的。光是能够了解生理上面的食物这一个环节,你就会对于生命的本质有很大的警醒。佛经里面有很多的例子,是修学食观就证得圣果的。
 
具有这样子本质的生命,有着与生俱来、无法避免的、在系统上面注定的苦迫。它注定是一台要逐水草而居的进食机器,它注定是一个有吃就有排泄物,这样的尴尬窘境的生命体。
 
然后这食物消化的过程、排泄的过程,有那么多的瑕疵,有那么多可以出错的地方,所以很多人的疾病,是来自于没有消化好的食物,来自于发酵、被感染的食物。有可能自己肠胃里面的消化液,把自己的胃穿孔,而病而死的。还有因为胰岛素分泌不足,让身体系统里面的糖没有办法完全分解而死的。还有因为宿便积累在肠子里面,造成内在环境很大的污染,甚至造成癌症。只要有进食,你就没有办法摆脱这样的宿命。想想看,这个生命的进行,它的能量、它的资源,就是来自这样的进食。
 
佛陀所教的解脱法,不是建立在讲空、讲有,这些玄深的哲学上,而是来自于这些跟生存本质有密切关系,跟我们生存的认知、价值观有密切关系的这些议题有关的。
 
修学跟食物有关的不净观,可以透过很多不同的角度去熟悉,好比说消化系统的图像,它在你身体内部的相应位置。每一次内心产生出安逸感,对于欲界的幻想、美感、陶醉感、慢,你就把这时候的感觉搭配上这个图像。你会发现到,那个美感、那个安逸感、那个慢,它是没有办法跟这个消化系统的相共存的。
 
因为我们被食物欲望的趋迫感是如此地强烈,对于食物是如此充满了美感,所以禅修必须要多方面、多角度、小心翼翼地进行。必须要动员所有内在的资源,把你灵敏的观察,把你的善于取角、把你的统整力、把你的记忆,全部都用上,所以内心不被这些幻觉,被这些盲点盘据在任何一个角落。
 
内心无明的声音包括了:它在告诉你,干嘛要修这个不净观,那么没意思啦!没有好吃的、没有好玩的、没有漂亮的。这个时候你就要懂得,怎么样鼓舞自己,怎么样说服自己,怎么样让自己继续进步。这个时候你就要能够看到,那个安逸感、那个在欲乐之中的陶醉,是那么样的短暂却要付出那么庞大的代价,它的辛苦是没完没了的。没有那一种,你一旦累积了财富、资源到一个地步,你就永远处理好你的「食」的问题。永远没有这一天。
 
 只要你内心的刺没有拔除,那个爱欲的刺、那个饥渴的刺、那个会被美感蒙蔽的刺没有拔除,你就会被这个消化系统拖着走。这个消化系统不止是这个图片显示的,包括你的眼睛,也是被消化系统所奴役的,是为了服务它而存在的。你的耳朵、你的思考、你的自我的定位、你内心编织的自我的故事,都是跟这个觅食有关联的。
 
只要那个刺没有拔除,你就会被推逼,就像在大便堆里滚着还自得其乐。你看到那个滚粪的甲虫(dung beetles)在粪堆里面自得其乐,为了粪球在打架、在争斗,你瞧不起它们,你不知道在它们的认知里面,那个就是温暖的、美丽的、可口的、诱人的。你不知道我们深深陶醉的那些食物,以天人的角度来看,就像看到甲虫滚的粪。
 
你引以得意的,引以得到安乐感的这个躯体,还有你所在乎的,你所迷恋的别人的躯体,里面就是这个样子。一个让食物转换成为大便的一个机器。如果不是因为一层皮肤掩盖着它,你一点都不会想要亲近这样的东西的,不会想要贴近这样的东西的。而且这不只是不净而已,而是看到这么样的一个复杂的消化系统,你要背着它、拖着它到任何的地方,沉重啊!它是随时在病变啊!
 
如果稍微有一点医学常识的人,知道光是消化系统这几个器官,有可能经历的病变,一个一个列出来,去熟悉一个个的图片。你研究这个话题的方式,不是像医生一样,事不关己地研究,而是了解这是跟自身的命运息息相关的。这个就是你拖着的东西,这个就是你服侍的主,就是这套系统。你所陶醉的、所幻想的食物,吞进了这个消化系统里面,在任何一个阶段再取出来,你都不会想要再吃了。
 
练习这样的「食想」,你可以了解到佛教的禅观,很多时候是包含着这样的灵活取角,它不是机械化、一成不变地,只是要你把心锁死在一个地方。它要你去留意,你的心有没有在隐藏着美感的空间,它有没有被美感盘据着,它有没有对于这个生存的状况掉以轻心。
 
「掉以轻心」就是:你是如此地熟悉它,所以不觉得这是什么问题,因为你的心是如此地专注于眼前的爱恨情仇。因为欲界里面食物的问题,所以你没有空档去思维,更深切、更久远的议题。这就是为什么,修学这种过患想、不净想,要配合着定力,你要让自己的身体安适,帮助你的身体是不受到饥渴感所侵袭的。
 
如果你的身体是被饥渴感所盘据的,也就是说,你现在对于好比说色欲,是有渴望、是有亢奋,然后你在这样子的心情之下,去观察消化系统,那个作用是大打折扣的。你必须要双管齐下,这就是阿难所教的,在「受」跟「想」两个角度都要下手。
 
在「受」的部分,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身体的知足感、饱足感。当你贪欲盖产生出来的时候,有某一种具体的身行,身体的活动方式,身体的蜷蛐的姿态,会呈现出来的。你不断去调整身体,去保护这个身体不出现那样的姿态,不被饥渴的干扰波所干扰。也就是在最起码的条件上面,你跟禅那是相应的,是没有贪忧、是没有饥渴感的。
 
然后再认真地,把消化系统这个相带到前面来。「带到前面」的意思:一般人看东西、看人,有一个在前景,最占据你注意力的相。一般没有经过禅修训练的人,跟其他的人类相处在一起时,尤其是陌生的人类,有可能成为你欲贪的狩猎物的人类,最明显的相就是身材,就是肌肤是不是光滑、细嫩的,流露出来的是不是光鲜的、亮丽的、英挺的、潇洒的、妩媚的。
 
你现在要练习的是,把这个消化系统的相,变成是你很习惯性地看自己身体,看别人身体的一个角度。做得熟练的时候,出了门、到家里附近的游乐场,看到小孩子、年轻人在嬉戏,感觉好像是看到一大坨的消化系统在那边互相追逐着。最显著的,就是那不断张开来的嘴巴,不断要进食。那个眼睛感觉不像是眼睛,感觉像是喷着欲火,在寻找食物的狩猎者的眼睛。那个消化系统的感觉,就是一个填补不完的无底洞,实质意义上跟表征意义上,都是一个无底洞。
 
有吃就要拉,你肠子里面的大便,一方面是靠地心引力排出来,一方面是靠后面的大便推着前面的大便,后面的食物挤推着前面的食物。它是一个无底洞,你把它喂饱了那是暂时的,这个系统最深层的记忆里面,那个要继续地往前攀延着,像蛇一样的、继续地进食,那个指令是一直在那的,它在表征的意义上也是个无底洞。
 
就像佛陀所说的,就算天空开始下起黄金的雨,人的欲望也是没有办法填补的,那个就是轮回的本质。所以当你在看这个消化系统的时候,你就是在看轮回的本质。你看到这个轮回的本质,就是无数种不同的饥渴的指令,它会摆布着你、趋迫着你。你已经盘据过无数的消化系统,其中绝大部分的消化系统根本无法存活多久,也就因为饥饿而死,因为找不到适当的养分,因为这个世间的竞争是激烈的,它是注定有被淘汰的成员。
 
你被这个文明的光鲜外表所欺骗,以为安安稳稳、物资丰沛这个现象,是正常的、是可以永续经营,它是一直都会这个样子的。你已经盘据过无数个消化系统,它因为衰老、因为败坏、因为磨损,而带给你无数的麻烦。而这样的游戏是没有一个终点,没有一个完善的结局,它就是继续地漂泊、继续地吃、继续地被吃。
 
任何的时候,有感觉到专注在想上面,专注在取这个相上面疲劳的话,就再回到感受身行,让平舍心、让安适感恢复。你可以练习身体是一直保持着安适的、放松的、不被亢奋所干扰的,但是内心是警醒的、是厌离的、是决志于出离的。在深刻地反省着,只要还去依赖着、依附着、爱恋着消化系统,那是危险的、那就是不净的。光是能够在小的地方去松动,内心的慢、内心的安逸感、内心的迷恋感,那都是很了不起的成就的。
 
继续地、努力地去觉知内心出现的放逸的感觉,那个美感、那个慢,一点一滴跟它们搏斗着。要进入到解脱的圣者之流,最低的门槛并不是那么样困难跨越的,但是你必须要让内心的警醒,远远地超过你的长乐我净的颠倒想。


(静坐结束)
 
善于收摄六根,
如同调马者善于调马,
吐尽所有的骄慢、恶习,
这样的人,
到什么地方都是诸天所爱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