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30【从身念住摒除欲贪】

发表时间:2020-09-27 21:49
阅读:
分享到:
2017.12.30【从身念住摒除欲贪】




朱倍贤 主讲
 
今天的主题是「从身念住谈摒除欲贪」。
 
在开始禅修之前,可以先做一点简单的伸展、暖身运动,或者是配合着深呼吸,活络内在的气血循环。正念系于前,笃定要脱离开担忧跟饥渴的意志,在细微的地方留意自己的姿势、自己的动作。让自己的姿势、动作,包括呼吸的方式,都在帮助你沉淀、帮助你警醒。将注意力导向行为、动作这个层次,好比说看着你的呼、你的吸、你肌肉的使用,不管是深的、浅的,牵连、牵动着身体不同的部位,膨胀、收缩,肌肉的紧、松,感觉有点像是刻意在塑造着当下经验的品质。
 
所谓的「欲贪」具体的意思就是:内心因为对于欲乐,对于感官上面愉快的经验,有怀念或者是憧憬,而产生出躁热,产生出焦虑,产生出饥渴,在这里面盘算,在这里面钻牛角尖,这叫做「欲贪」。
 
对很多人而言,欲贪最具体、最强烈的呈现方式,大概就是淫欲。当然,佛法的修行对于在家人的要求,是到不邪淫戒这样的程度。但是尽管自己是在家人,如果是志于解脱道的,尝试最起码做到在淫欲这个部分,有警醒、有收摄、有调节。如果你有正确的方法的话,会发现到这不是一个非常困难的道路。
 
一般的人会畏惧收摄淫欲的道路,是因为他们过去在跟淫欲搏斗的时候,往往只是用压制、压抑的方法,所以记忆中要尝试着去调控淫欲,都是一些不愉快的痛苦经验。怎么样才是聪明,怎么样才是有效地在这个领域超越的方式呢?一个最起码、最起先练习的关键,就是在受蕴上面下手。不要等到已经是淫欲高涨,身心都处在焦虑、饥渴的状况再去调控它,那是很困难的,那是一个事倍功半的方法。
 
最高明的方式是防患于未然,就是在你还没有卷入到联想效应里面,还没有卷入那无止尽的美感,而产生出欲火烧灼的状况之前,你已经是小心翼翼地在预防着,还没有产生的欲贪不要让它产生。最具体的做法,就是在身念住里面,去熟悉欲贪产生出来时,所呈现出来的身体形态,那个组合成欲贪的身行。也就是说,要了解欲贪,其中的一个角度,是可以透过你身体的活动方式去觉察。
 
欲贪的开始,它的起始点,往往是身体的某一个部位,先被饥渴感、亢奋感盘据了。你在那个时候如果没有警觉的话,那个被饥渴感盘据的不舒服感,会促发起一连串的反应动作。其中的一个反应动作,就是你会习惯性地钻入符合你欲贪的幻想、美感的联想。其中会产生出来的连锁效应包括:身体某一个部分的不舒服,你没有留意它,没有适度、即时地调节,所以身体因为那个不舒服感而蜷曲 。它会形成一个具体的内在姿势,这个姿势在内在的感觉,是一种紧张、亢奋的模式。
 
当你能够观察到这样的身行产生的时候,那个感觉,就好像是在感觉一盘美食放在你面前,你看着这盘美食,瞳孔放大、心跳加快、唾液滋生,准备要进食,准备要吃食物,准备要拿刀叉、拿筷子向食物进攻,那个身体的姿势,是可以具体地觉察出来的。
 
同样地,一个认真的禅修者,首先下定决心:这个欲贪所付出的代价跟所换来的愉悦感,是不值得的。它的愉悦感觉那么样的愉悦,实际上那就像是有吸毒、有毒瘾的人,被毒品、被毒瘾挟持着,那是一个很不自由、很焦虑、很难过的状态。在态度上要先相信,就算是看起来那么样强烈的惯性,也是可以点点滴滴去剥落它、去弱化它,逐渐地让绑在身上的缰绳不是那么样地紧,有更多游刃有余的空间。
 
平常的时候,小心谨慎地确保你的身体,不被饥渴感、不被亢奋感所占据。你的念住、你的正念的目标,就是在于保护着身体,不被饥渴感、亢奋感所侵袭。一旦发现到隐隐约约地被侵袭了,可能飘忽而过的淫念,可能飘忽而过的遐想,可能偶然经过的一个境界,习惯性地观察着你的身体,去留意着在面对这个刺激所形成的身行,它有一个具体的感觉。那个渴、那个饥饿、那个不舒适、那个毒瘾上来,那个具体的感觉。
 
练习在短的时间觉察到这样的惯性,把注意力转向那个具体的不舒服感,转向具体的身行,那个在内在形成起来的蜷曲的模式,准备进食、准备喂食、准备狩猎的身体的姿态。你越能够精准地去感受到、去察觉到这个正在形成中的身行,你越能够精准地把这样的形成中的身行瓦解、缓和。让那个被饥渴感攫取了的身体的部分,被绑架、被挟持的身体的部分,给予它充足的饱足感,所以它的饥饿在很短的时间被平抚了。
 
对细节关心留意,所以每一次你跟欲贪在搏斗,那个经验有很多正面的感觉。也就是说,你不要只是累积那个压制着自己的难受经验,你要开始去累积那个具体的饥渴感被瓦解之后,身心缓冲、清凉,去熟悉这个、去熟悉这个过程。所以,每一次你想到要挑战欲贪、要超越欲贪,你是有信心的。你知道这是你能够做的,这只是你要不要在当下把注意力调整到正确的地方,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个问题而已,那完全是在你的能力范围以内的。
 
就连你现在坐在这个地方,很有可能心里面是没有强烈的欲贪的,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你同样地,像是一只守着老鼠洞穴的猫,虽然老鼠还没有探头,但是你已经准备好了,老鼠准备探头之际,你要怎么样回应,你要采取什么样的动作。这个叫做「未生之欲贪令其不生」。
 
你不是等到已经产生出来的欲贪才去做反应,而是对于还没有产生的欲贪,你已经在防患于未然,小心翼翼地在观察着自己的身体,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身行。没有欲贪的状态是怎么样,熟悉这个状态,确保就算是没有欲贪的时候,你仍然是小心翼翼地守护着身体的安适与身体的饱足感。若是有时间、有闲暇,深度地沉浸在知足的滋味里面。
 
如果你要给自己一点点挑战,接下来要做的这个步骤,是有一点点危险性的,但是如果你小心翼翼地做的话,它是一个很好的挑战自己更上一层楼的技巧。就是把容易让自己亢奋的影像或情境带一点点到心里面,很小心地管控它,以你能够消化、能够管控的部分,确保你所引进来的影像,不会造成好像是堤防泄口,它匮乏了以致你无法管控。但是一点点地,你会发现到身体内在相对应的亢奋感,好像正在冒起头来。
 
从这个地方你就知道,你的漏是还没有穷尽的,你的欲贪是还没有断尽的,你的心是还藏着贪的种子,还会被贪所动摇。就在这个地方,去看看那个身行。因为那个亢奋感,因为那个具体的饥渴感,身体内在的活动,怎么样去形成一个喂食者的姿态,一个欲贪受用者的姿态,去观察这个形成的过程。然后采用身念住的技巧,令身行休息,去瓦解这个正在形成的新的心行。
 
现在就可以来实验,首先、尽你的力去保护身体内在,满足、安适、饱足的感觉。如果你平常有在用功的话,内心常常跟喜乐的喜相伴随,身体常常跟喜乐的乐相伴随,你会发现这是一个轻而易举的技巧。
 
你会发现到,平常有很多的时间都是因为信念充满,因为法喜充满,因为方向感的确立,有正确的人生目标在提携自己,所以内心是充满能量的。因为你平常修学的正知、正念、身念住,身体是很容易被调柔的。不断在小心着、在留意着,你是怎么样在形成着、在维持着当下的姿态。如果你平常没有这样子的用功,这个时候也不要气馁,就如同我们以前所说的,眼前你愿意用动机,往正确的方向努力,即使走一小步,那都是有功用的、那都是有功德的。
 
可以在这个地方努力,具体地觉察什么叫身行,然后帮助这样的身行调柔。就算不是什么明显的饱足感、安适感,光是愿意多一点点的饱足感、安适感,都是有帮助的。在任何时候、准备好的时候,去回忆起一个让你亢奋的情境,甚至你不用去想会具体让你产生淫念的影像、意境,光是回忆起自己过去曾经被欲贪吞没的状况,那个狼狈的情景。那个被欲贪挟持住意志的当前,那时的你唯一想要的,就是这个欲的解决,这个变成你的自我、你的主导的意志。去回忆那样的情境。
 
光是这样的回忆,你不一定能够百分之百地复制当时的身行,可是你有可能会发现到,身心里面看得到隐约的躁动和亢奋。深入那个躁动、深入那个亢奋、深入到那个身行里面,注意力不要继续放在那个会让你亢奋的影像上,把注意力贯注到当下形成的身体姿态,当下正在进行的身行。
 
多花一些时间去感觉欲贪,隐隐约约产生出来所造成的压迫感、那个躁热感,让自己不安本位、坐立不安的那个滋味,那个准备好要把注意力外放,去寻找狩猎对象的那种冲动。
 
在做这样练习的整个过程,觉知要继续停留在具体的触感的范围,所以你不仅是只想象这个过程,你在感受着那个正在进行的身行,然后具体地引导这个身行。让它导向安宁、让它瓦解,看到那个焦热感、那个苦迫的缓和消失。
 
不要以为这样子的练习只是小乘的渐修,只是一种压制所产生的暂时的效果,你可以透过这样的身行,彻底地看穿所有欲贪的本质。心是怎么样因为饥渴感的推动而向外流,去寻找猎物。在这个过程中,心是怎么样被亢奋感所推逼着,被想象力所推逼着,让狩猎的过程变得好像是充满了乐趣。
 
如果你不断、不断地这样子练习,长时间地、一而再、再而三地,去瓦解身体被欲贪挟持的这种具体境况,你就有能力能够完全走出欲贪的世界,不再做它的奴隶。那个欲贪的世界对于你的心,一点点的吸引力都没有,对它一点好奇心都没有。
 
这是一个走在解脱道的人,心里面应该要有的目标,尽管他现在的生活,并不一定是像出家人勤修梵行,但是最起码心里面对于欲贪是有警觉、有收摄的。你若有那个机缘、有那个机会,下定决心长时间地不要让自己的身体,被任何的欲贪所漏、所侵袭。去看看,这样对你的修行有多么巨大的利益。
 
再一次地,去累积对治欲贪愉快的经验,不要让自己每一次一想到要对治欲贪,就想到那种被剥夺的感觉,那个想要得不到,那个求不得苦的感觉。类似这样子的连想,会让你害怕走上这条道路,会让你抗拒走上这条道路。用各种的善巧去诱导自己,来帮助你看到,那个保护着身体的丰足感,那个瓦解饥渴感的过程,是舒适的、是全然可信的,是对你有长时间的利益。
 
多在自己的身行这个层面里探索,看你要怎么样地调整,才能够让饥渴感消除的利益,是更容易被观察到,更容易体会得到。帮助自己更清楚地看到,瓦解欲贪的过程,就是瓦解压力的过程,就是瓦解苦迫的过程。瓦解欲贪的过程,导致内心趋向宁静、趋向安适。这里的宁静,指的不是用意志力强迫逼出来的宁静感,而是指那种不被欲火所烧灼,不被冲动感所动摇的那种清凉、那种自由。帮助自己多体会这个,多一点点都好。
 
没有欲贪的时候也知道,这是没有欲贪的身行状态。你的正念的目标,你的正念关注的内容,是防患于未然,让还没有产生的欲贪,没有机会产生。隐隐约约已经有产生一点点的欲贪,警觉、用最快的时间去对应它。身念住的部分对应的方法,就是去调整你的身行,去瓦解跟欲贪相应的姿态。
 
你可以透过实验、透过多方位的练习,越来越懂得怎么样去跟身体内在的这些冲动打太极拳。好比说,欲贪的力量产生出来,所造成的挤压、所造成的紧迫感,你能不能够让那个紧迫感,不要集中在那些会促发你更多性欲的区域,能不能把挤迫感调整到它是挤迫全身,变成全身同时的按摩,而不是针对性地,在某一些敏感区域的刺激。
 
你可以透过观察,那个具体区域它的饥渴感、它的亢奋感,你在那个具体的区域里面,去给它滋补、去给它有饱足感,它的当下是不匮乏的。所以欲贪在那个部位是无能为力的,是没有办法引诱那个部位,没有办法挑起那个部位的兴趣的。
 
认真地探索着,什么叫做跟欲贪相应的身行,你要怎么样更清楚地掌握它。那个具体地被饥渴感盘据的区域,那个地方的感觉,对应着那个感觉而产生出来的身行,配合身体内在蜷曲成为某一种姿态。深入到身心的世界里面,在这个层面去感受那可能正在翻腾的身心,可能正在蜷曲的身心,可能在被干扰的身心。
 
去抚平它,去给它饱足感的能量,去帮助它舒压,把它引导到不会刺激到更多欲贪的区块,好比说全身。你把这个功夫做得好,修不净观就很容易成功,不净观如果是建立在这个基石上面,在这个身念住,这个身行休息、身心调柔的基础上,不净观就会如虎添翼。没有这个基础修不净观,很容易会遇到,一方面你尝试要用不净的影像说服你自己,另外一方面却是欲火中烧。
(静坐结束)
 
已经被欲贪入侵的心,我精勤地营救它;
还没有被欲贪侵袭的心,我精勤地守护它。
 
还没有产生的出离,我精勤地开发它;
已经产生的出离,我令它茁壮、增长。
朱倍贤 主讲
 
今天的主题是「从身念住谈摒除欲贪」。
 
在开始禅修之前,可以先做一点简单的伸展、暖身运动,或者是配合着深呼吸,活络内在的气血循环。正念系于前,笃定要脱离开担忧跟饥渴的意志,在细微的地方留意自己的姿势、自己的动作。让自己的姿势、动作,包括呼吸的方式,都在帮助你沉淀、帮助你警醒。将注意力导向行为、动作这个层次,好比说看着你的呼、你的吸、你肌肉的使用,不管是深的、浅的,牵连、牵动着身体不同的部位,膨胀、收缩,肌肉的紧、松,感觉有点像是刻意在塑造着当下经验的品质。
 
所谓的「欲贪」具体的意思就是:内心因为对于欲乐,对于感官上面愉快的经验,有怀念或者是憧憬,而产生出躁热,产生出焦虑,产生出饥渴,在这里面盘算,在这里面钻牛角尖,这叫做「欲贪」。
 
对很多人而言,欲贪最具体、最强烈的呈现方式,大概就是淫欲。当然,佛法的修行对于在家人的要求,是到不邪淫戒这样的程度。但是尽管自己是在家人,如果是志于解脱道的,尝试最起码做到在淫欲这个部分,有警醒、有收摄、有调节。如果你有正确的方法的话,会发现到这不是一个非常困难的道路。
 
一般的人会畏惧收摄淫欲的道路,是因为他们过去在跟淫欲搏斗的时候,往往只是用压制、压抑的方法,所以记忆中要尝试着去调控淫欲,都是一些不愉快的痛苦经验。怎么样才是聪明,怎么样才是有效地在这个领域超越的方式呢?一个最起码、最起先练习的关键,就是在受蕴上面下手。不要等到已经是淫欲高涨,身心都处在焦虑、饥渴的状况再去调控它,那是很困难的,那是一个事倍功半的方法。
 
最高明的方式是防患于未然,就是在你还没有卷入到联想效应里面,还没有卷入那无止尽的美感,而产生出欲火烧灼的状况之前,你已经是小心翼翼地在预防着,还没有产生的欲贪不要让它产生。最具体的做法,就是在身念住里面,去熟悉欲贪产生出来时,所呈现出来的身体形态,那个组合成欲贪的身行。也就是说,要了解欲贪,其中的一个角度,是可以透过你身体的活动方式去觉察。
 
欲贪的开始,它的起始点,往往是身体的某一个部位,先被饥渴感、亢奋感盘据了。你在那个时候如果没有警觉的话,那个被饥渴感盘据的不舒服感,会促发起一连串的反应动作。其中的一个反应动作,就是你会习惯性地钻入符合你欲贪的幻想、美感的联想。其中会产生出来的连锁效应包括:身体某一个部分的不舒服,你没有留意它,没有适度、即时地调节,所以身体因为那个不舒服感而蜷曲 。它会形成一个具体的内在姿势,这个姿势在内在的感觉,是一种紧张、亢奋的模式。
 
当你能够观察到这样的身行产生的时候,那个感觉,就好像是在感觉一盘美食放在你面前,你看着这盘美食,瞳孔放大、心跳加快、唾液滋生,准备要进食,准备要吃食物,准备要拿刀叉、拿筷子向食物进攻,那个身体的姿势,是可以具体地觉察出来的。
 
同样地,一个认真的禅修者,首先下定决心:这个欲贪所付出的代价跟所换来的愉悦感,是不值得的。它的愉悦感觉那么样的愉悦,实际上那就像是有吸毒、有毒瘾的人,被毒品、被毒瘾挟持着,那是一个很不自由、很焦虑、很难过的状态。在态度上要先相信,就算是看起来那么样强烈的惯性,也是可以点点滴滴去剥落它、去弱化它,逐渐地让绑在身上的缰绳不是那么样地紧,有更多游刃有余的空间。
 
平常的时候,小心谨慎地确保你的身体,不被饥渴感、不被亢奋感所占据。你的念住、你的正念的目标,就是在于保护着身体,不被饥渴感、亢奋感所侵袭。一旦发现到隐隐约约地被侵袭了,可能飘忽而过的淫念,可能飘忽而过的遐想,可能偶然经过的一个境界,习惯性地观察着你的身体,去留意着在面对这个刺激所形成的身行,它有一个具体的感觉。那个渴、那个饥饿、那个不舒适、那个毒瘾上来,那个具体的感觉。
 
练习在短的时间觉察到这样的惯性,把注意力转向那个具体的不舒服感,转向具体的身行,那个在内在形成起来的蜷曲的模式,准备进食、准备喂食、准备狩猎的身体的姿态。你越能够精准地去感受到、去察觉到这个正在形成中的身行,你越能够精准地把这样的形成中的身行瓦解、缓和。让那个被饥渴感攫取了的身体的部分,被绑架、被挟持的身体的部分,给予它充足的饱足感,所以它的饥饿在很短的时间被平抚了。
 
对细节关心留意,所以每一次你跟欲贪在搏斗,那个经验有很多正面的感觉。也就是说,你不要只是累积那个压制着自己的难受经验,你要开始去累积那个具体的饥渴感被瓦解之后,身心缓冲、清凉,去熟悉这个、去熟悉这个过程。所以,每一次你想到要挑战欲贪、要超越欲贪,你是有信心的。你知道这是你能够做的,这只是你要不要在当下把注意力调整到正确的地方,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个问题而已,那完全是在你的能力范围以内的。
 
就连你现在坐在这个地方,很有可能心里面是没有强烈的欲贪的,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你同样地,像是一只守着老鼠洞穴的猫,虽然老鼠还没有探头,但是你已经准备好了,老鼠准备探头之际,你要怎么样回应,你要采取什么样的动作。这个叫做「未生之欲贪令其不生」。
 
你不是等到已经产生出来的欲贪才去做反应,而是对于还没有产生的欲贪,你已经在防患于未然,小心翼翼地在观察着自己的身体,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身行。没有欲贪的状态是怎么样,熟悉这个状态,确保就算是没有欲贪的时候,你仍然是小心翼翼地守护着身体的安适与身体的饱足感。若是有时间、有闲暇,深度地沉浸在知足的滋味里面。
 
如果你要给自己一点点挑战,接下来要做的这个步骤,是有一点点危险性的,但是如果你小心翼翼地做的话,它是一个很好的挑战自己更上一层楼的技巧。就是把容易让自己亢奋的影像或情境带一点点到心里面,很小心地管控它,以你能够消化、能够管控的部分,确保你所引进来的影像,不会造成好像是堤防泄口,它匮乏了以致你无法管控。但是一点点地,你会发现到身体内在相对应的亢奋感,好像正在冒起头来。
 
从这个地方你就知道,你的漏是还没有穷尽的,你的欲贪是还没有断尽的,你的心是还藏着贪的种子,还会被贪所动摇。就在这个地方,去看看那个身行。因为那个亢奋感,因为那个具体的饥渴感,身体内在的活动,怎么样去形成一个喂食者的姿态,一个欲贪受用者的姿态,去观察这个形成的过程。然后采用身念住的技巧,令身行休息,去瓦解这个正在形成的新的心行。
 
现在就可以来实验,首先、尽你的力去保护身体内在,满足、安适、饱足的感觉。如果你平常有在用功的话,内心常常跟喜乐的喜相伴随,身体常常跟喜乐的乐相伴随,你会发现这是一个轻而易举的技巧。
 
你会发现到,平常有很多的时间都是因为信念充满,因为法喜充满,因为方向感的确立,有正确的人生目标在提携自己,所以内心是充满能量的。因为你平常修学的正知、正念、身念住,身体是很容易被调柔的。不断在小心着、在留意着,你是怎么样在形成着、在维持着当下的姿态。如果你平常没有这样子的用功,这个时候也不要气馁,就如同我们以前所说的,眼前你愿意用动机,往正确的方向努力,即使走一小步,那都是有功用的、那都是有功德的。
 
可以在这个地方努力,具体地觉察什么叫身行,然后帮助这样的身行调柔。就算不是什么明显的饱足感、安适感,光是愿意多一点点的饱足感、安适感,都是有帮助的。在任何时候、准备好的时候,去回忆起一个让你亢奋的情境,甚至你不用去想会具体让你产生淫念的影像、意境,光是回忆起自己过去曾经被欲贪吞没的状况,那个狼狈的情景。那个被欲贪挟持住意志的当前,那时的你唯一想要的,就是这个欲的解决,这个变成你的自我、你的主导的意志。去回忆那样的情境。
 
光是这样的回忆,你不一定能够百分之百地复制当时的身行,可是你有可能会发现到,身心里面看得到隐约的躁动和亢奋。深入那个躁动、深入那个亢奋、深入到那个身行里面,注意力不要继续放在那个会让你亢奋的影像上,把注意力贯注到当下形成的身体姿态,当下正在进行的身行。
 
多花一些时间去感觉欲贪,隐隐约约产生出来所造成的压迫感、那个躁热感,让自己不安本位、坐立不安的那个滋味,那个准备好要把注意力外放,去寻找狩猎对象的那种冲动。
 
在做这样练习的整个过程,觉知要继续停留在具体的触感的范围,所以你不仅是只想象这个过程,你在感受着那个正在进行的身行,然后具体地引导这个身行。让它导向安宁、让它瓦解,看到那个焦热感、那个苦迫的缓和消失。
 
不要以为这样子的练习只是小乘的渐修,只是一种压制所产生的暂时的效果,你可以透过这样的身行,彻底地看穿所有欲贪的本质。心是怎么样因为饥渴感的推动而向外流,去寻找猎物。在这个过程中,心是怎么样被亢奋感所推逼着,被想象力所推逼着,让狩猎的过程变得好像是充满了乐趣。
 
如果你不断、不断地这样子练习,长时间地、一而再、再而三地,去瓦解身体被欲贪挟持的这种具体境况,你就有能力能够完全走出欲贪的世界,不再做它的奴隶。那个欲贪的世界对于你的心,一点点的吸引力都没有,对它一点好奇心都没有。
 
这是一个走在解脱道的人,心里面应该要有的目标,尽管他现在的生活,并不一定是像出家人勤修梵行,但是最起码心里面对于欲贪是有警觉、有收摄的。你若有那个机缘、有那个机会,下定决心长时间地不要让自己的身体,被任何的欲贪所漏、所侵袭。去看看,这样对你的修行有多么巨大的利益。
 
再一次地,去累积对治欲贪愉快的经验,不要让自己每一次一想到要对治欲贪,就想到那种被剥夺的感觉,那个想要得不到,那个求不得苦的感觉。类似这样子的连想,会让你害怕走上这条道路,会让你抗拒走上这条道路。用各种的善巧去诱导自己,来帮助你看到,那个保护着身体的丰足感,那个瓦解饥渴感的过程,是舒适的、是全然可信的,是对你有长时间的利益。
 
多在自己的身行这个层面里探索,看你要怎么样地调整,才能够让饥渴感消除的利益,是更容易被观察到,更容易体会得到。帮助自己更清楚地看到,瓦解欲贪的过程,就是瓦解压力的过程,就是瓦解苦迫的过程。瓦解欲贪的过程,导致内心趋向宁静、趋向安适。这里的宁静,指的不是用意志力强迫逼出来的宁静感,而是指那种不被欲火所烧灼,不被冲动感所动摇的那种清凉、那种自由。帮助自己多体会这个,多一点点都好。
 
没有欲贪的时候也知道,这是没有欲贪的身行状态。你的正念的目标,你的正念关注的内容,是防患于未然,让还没有产生的欲贪,没有机会产生。隐隐约约已经有产生一点点的欲贪,警觉、用最快的时间去对应它。身念住的部分对应的方法,就是去调整你的身行,去瓦解跟欲贪相应的姿态。
 
你可以透过实验、透过多方位的练习,越来越懂得怎么样去跟身体内在的这些冲动打太极拳。好比说,欲贪的力量产生出来,所造成的挤压、所造成的紧迫感,你能不能够让那个紧迫感,不要集中在那些会促发你更多性欲的区域,能不能把挤迫感调整到它是挤迫全身,变成全身同时的按摩,而不是针对性地,在某一些敏感区域的刺激。
 
你可以透过观察,那个具体区域它的饥渴感、它的亢奋感,你在那个具体的区域里面,去给它滋补、去给它有饱足感,它的当下是不匮乏的。所以欲贪在那个部位是无能为力的,是没有办法引诱那个部位,没有办法挑起那个部位的兴趣的。
 
认真地探索着,什么叫做跟欲贪相应的身行,你要怎么样更清楚地掌握它。那个具体地被饥渴感盘据的区域,那个地方的感觉,对应着那个感觉而产生出来的身行,配合身体内在蜷曲成为某一种姿态。深入到身心的世界里面,在这个层面去感受那可能正在翻腾的身心,可能正在蜷曲的身心,可能在被干扰的身心。
 
去抚平它,去给它饱足感的能量,去帮助它舒压,把它引导到不会刺激到更多欲贪的区块,好比说全身。你把这个功夫做得好,修不净观就很容易成功,不净观如果是建立在这个基石上面,在这个身念住,这个身行休息、身心调柔的基础上,不净观就会如虎添翼。没有这个基础修不净观,很容易会遇到,一方面你尝试要用不净的影像说服你自己,另外一方面却是欲火中烧。


(静坐结束)
 
已经被欲贪入侵的心,我精勤地营救它;
还没有被欲贪侵袭的心,我精勤地守护它。
 
还没有产生的出离,我精勤地开发它;
已经产生的出离,我令它茁壮、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