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n Zuo分享

发表时间:2016-03-12 14:30
阅读:
分享到:

我自己25年的脊椎不正,禅修后慢慢自己调整,现在基本接近痊愈。

今天发现之所以那些骨节疼痛,一个原因是我对那些部位疼痛久了形

成的固定记忆导致大脑自然的对那些部位下达紧绷的指令造成的。当

我扭转骨节,力量太大的时候,会加深疼痛;力量合适的时候,那是

舒服的感觉。我刻意的保持那种舒服的感觉,让大脑形成足够深刻的

快乐记忆,当扭转到那些有问题部位的时候,是去经验一个舒服的事

情,而不是去熬它的苦。这样发现那些僵硬的韧带松开了很多。痛苦

也是一个波荡的过程,减弱的过程其实应该是有乐受的,可能因为我

们心的痛苦记忆把它掩盖过去了,我们体会到的是我们痛苦的记忆,

而不是活生生的痛快。痛苦++快乐++痛苦++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