涌智分享

发表时间:2016-03-12 14:33
阅读:
分享到:
【之一】

放下永远是最美的

放下,刚刚的喋喋不休

放下,原有的自以为是

放下,对立的不安

放下,悲伤

放下,造作

执取是什么?

停在当下

停在没有欲望的心

感觉心的柔软涌动

感觉身体因为放下的微微震荡

温暖而慈柔的力量在内心升起

有法真好

有精进的同修们真好

有朱老师的慈心指导真好

感恩一切因缘

放下

再放下

直至无所放下

愿同修们一起努力

 


【之二】

最近的練習有幾個修行取角的練習,和大家分享:

1. 以出世間的角度來看世間

幾周前在搭巴士前往展覽會場途中,出發前,會先注意身心是否有時間的急迫相,如果有就回到身觸或者呼吸 ( 正知正念 )。走路時以不疾不徐的態度來放鬆身心,等巴士或搭巴士時,聽著朱老師skype開示內容,感覺身心的輕安和寂靜,心裡有一種法在身上,是如何美妙的事。

此時眼處車內的乘客,似乎都為要上班賺錢,臉神帶著某個程度壓力和沉重,一個一個上車,一個一個又下車,好像生命的輪迴,不整麼高興地來,不整麼高興地去了。此時,內心對世間產
生某個程度的厭離,看到世間很多人都沒有選擇地隨自己的業習在輪轉,而不知所去。這樣的厭離心的取角,反而更對法有一種強烈的篤定,感覺身心的寂靜度更深,回到呼吸,回到身觸,心嚮往出世間自由之無拘束的感覺,感覺心能出離真好,同時也看到正知正念力道提升,也覺知當下心行,是否隨業習而繞捲入世間的漩渦,看到就拉回來剛剛原有寂靜的感覺,提醒自己世間是漩渦是苦,因心是很會製造故事情節,對於即將發生的故事情節,心總是富麗堂皇的宣告,如果沒有依法來檢核,是很容易失去焦點,而離開原有的寂靜度。
就這樣保持寂靜又有幸福感的心走到會場。


2. 是何種心行讓自己的安適感消失了

週六開車回老家,開車前有提醒自己是否能以放鬆安穩的心而不要有急著趕到目的的心來開車。所以開車時,先以呼吸為背景,來調適身心可能的衝動,開到大馬路時,明顯感到身心沒有太大衝力,甚至心有些許的寂靜感,於是此時會特別作意:是何種心行讓自己的安適感消失了?

當車停在紅綠燈前,觀察心是否有因為綠燈而想衝的心行?看到若有,感覺心行力道轉到手或腳的感覺(身念住),注意力放在身觸再以剛剛心的寂靜舒適感為背景,想衝的力道即刻化為烏有。

開車時難免會有念頭,觀察什麼樣念頭或景象,導致原有安適感不見。

當前面有位司機,開車開太慢,看到心在撈叨,隨時警覺,看到業力的衝動,在未完整成形之前,隨時回到剛剛憶及安適之感,回到呼吸或身觸,知道自己要選擇什麼,衝動消失。
明顯感覺整趟路開車帶這幾分的警醒和沉靜,看到心的習性總是用力,而那用力是無常,也不是自己,似乎某個程度可以微笑地向習性說再見。
 
整體而言,最近練習就是:世間和出世間就只是一線之隔,世間是漩渦,世間是緊;出世間是自由、是鬆,對於當下已經升起的緊,會練習身觸,將注意力放在中性的觸(當然還有許多其他技巧,只要能產生鬆和出世間的自由產生對流,都是可以運用),並作意嚮往出世間的自由之境,由此讓當下的束縛和緊能有舒緩之口,並藉由此創造更大的安適之感,對於新升起的可以觀察的造作,就可以某個程度的放下。


【之三】


台中高铁站的奇遇--出离心练习

前些日子自台北出差搭高铁回到台中,正走在火车站大厅时,突然想买车站内有名日式面包,给小孩隔天当早餐。一转身,这时远方一个走路缓慢,身材极瘦,脸色偏蓝黑色且充满病容的妇人,正由瘦弱的先生扶着,一步步缓慢而吃力地走出车站。可以感受得到,妇人病得很深,而先生和妇人的周遭被病苦的气息环绕,自己站着,静静地感受这世间真实的面貌。

稍后一位年轻健康的妈妈,推着坐在娃娃车上笑意昂然的女婴,走过身旁,整个周遭就是一个光亮而健康的气份包围着。突然间,心触到这样二种完全不同的相,竟在眼前如实展现,当下升起就是出离感,感受世间随时都在崩坏,也随时有新机,有起就有落,看到世间没有一处可以依靠,心某个程度完全不想和世间有任何连结,出离心很自然地升起。

 

此时心是意外地安静,心似乎离开世间对立的相,也不想依附世间的种种。当下讶异于远离于世间的心,是如此清楚地觉知自己的动作,并在快速地动作下-包括走路、挑选面包和付钱,心依然是安静,完全不受动作快速移动干扰,原来出离心的力道是这么大。



【之四】

深夜搭出租车—非我练习

搭机到曼谷已经是深夜12:30了,出机场大门,很快搭上出租车,司机不会英文,所以只能靠地图指示旅馆大略位置。上车时,感觉心有些许的焦躁,深夜里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乘车时,观察车外景物流逝,很自然注意力放在观察心的状况,放松地呼吸,眼看到跳表迅速往上走,看到自己习惯性嘀咕车价可能会很高?内心起一个念头:这一个人在嘀咕什么?好像在玩游戏,心决定不再和惯性相应,有任何习惯性的冲动或念头,都对自己说:这一家伙是谁?他要做什么?完全不去认同,同时也去观察心是否更松了?

某个层面是心微笑看这个自认的我,到底要玩把戏到什么时候?同时也观察心是否因为放下,而体验不抓取的快乐。再看窗外景致,心境变了,更松地呼吸,甚至注意力都没有注意到跳表,很享受自己的心可以静得下来,像是一种无事感的幸福在心里滋润着。


【之五】


候机楼等搭机回台平舍心的练习

在候机楼听朱老师在美国YOUTUBE开示,其中一段提到慈心观和平舍心的练习可以在身心上产生一个保护网,透过这一层保护网来净化和过滤任何触境。

当下闻思这一段,就很好奇:平舍心要如何练习到产生防护网的感觉,当下很自然回到呼吸并观察起心动念,同时间注意力放在触的觉受,包含气流在手臂和指尖的微微流动感。观察内在心念的升起,任何要去主宰,要去完成,要去控制的力量,当下完全放下,真正放下。很自然地,心里有股暖流升起,内心感动,全身微微震荡,好像被洗涤一般。心理如实体验到:surrender 的美妙,很自然觉得身心的扩展,触和呼吸变得明晰,和外在境界好像要透过一层透明的墙才会进来,心更是安静了。

这时平舍心的力量更稳固,正知正念力道更强,对于要去产生我、我所的倾向和意趣,都更懂得抉择或放下。

虽然平常没有办法做到如此稳固平舍心的练习,但至少这一次经验可以当作下一回练习时的切入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