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10【从焦虑感来帮助我们观察喜贪】

发表时间:2019-01-19 15:11
阅读:
分享到:
2018.02.10【从焦虑感来帮助我们观察喜贪】 





朱倍贤 主讲
 
今天的主题是「从焦虑感来帮助我们观察喜贪」。
 
在开始静坐之前,可以先做一点简单的伸展运动,或者是配合着深呼吸、调整坐姿。利用这个机会将觉知带到当前具体的动作,当前具体的触感。
 
如果你刚刚来自于一个非常烦乱的环境,心里面非常不想要禅修,对于想要安静下来的趋势是有抵抗的,你可以尝试:不要去强求自己要达到什么程度的安定,唯一留意的就是,是不是能够比刚刚多放松一点点、多清醒一点点。
 
这里的「一点点」的意思,就是你能够觉察得到质地上面的差异。光是你在眼前觉察到身心的质地,是比起刚刚多放松一点点,那就是了!就在这个卑微的地方、在这个微小的地方站定脚跟,不必要求多、没有不切实际的期盼。
 
求好心切也是压力的来源,觉知到那样子压力的逼迫,只把注意力放在这个建设性的、微小的动作上面。怎么样是比刚刚的那一刻、刚刚的那一秒、刚刚的那一分钟,多了一点点你能够觉知到的放松跟醒觉。
 
你可以利用这个时间,去观察平常习惯的禅修主题,我们曾经提到的,那种向解脱的某一个动作,十六胜行里面一个具体的技巧。好比说,「正在放松中的身体」具体的触感,「正在脱离开烦乱、压力在减少、清明度在增加」的过程,「质地改变」的过程。
 
我们在之前曾经提起过,埋藏在心灵深处的那一根刺,佛陀形容为「刺」的,就是渴爱、喜贪。那种对五蕴、对身心的活动寄予厚望、幻想、美感、亢奋。这个喜贪对一般人而言,是微细的、难以觉察的,就像心行一样。
 
要怎么样帮助自己能够觉察到,这个决定生死轮回的原始驱动力呢?喜贪的根,实际上是跟内心其它活动的根纠缠在一起的,就好像是两棵植物的根,你若拔起其中的一棵,把它根部附近的土壤松动了,就会牵动到另外一棵植物,另外一棵植物的根部也更容易被曝露出来。
 
帮助我们看清楚喜贪的一个角度,就是去留意焦虑感。焦虑感具体的触感,在主观上面的呈现,像是内心深处有一个小火在焚烧着、让你坐立不安。当你放松、当你安静下来的时候,你可以感觉得到,那个习以为常地在焦虑着、在为未来担心着。
 
尽管当前你可能没有什么心事,没有什么特定让你担忧的事情。但是你是如此习惯性地担忧、习惯性地紧张,当你去留心、去看看,在神经系统的深处,就是有不安、紧绷、在向前冲,等等具体的滋味。
 
四圣谛里面的苦─dukkha,你越能够精准地在实际经验上感受它,它就越不是飘忽的观念,你就越能够具体地、有效率地瓦解它。还有什么东西比这个更具体的呢?
 
那个平常不断在焦煎着,让你连觉都无法好好地睡,让你躺在床上放松时翻来覆去的,那个让你平常不管在做什么事,心里面都隐隐约约在牵挂着,对于未来的那一种不安,迫不及待要到哪里去。那种自我感不管扛到什么地方,都知道它会受到内在、外在环境的威胁,没有真正的安全可言的那一种不安。能不能够在自己身心里面感觉到这个力量?
 
再一次地,很有可能你眼前是没有什么具体的心事的,没有什么具体让你担心、操心的事情。但是当你尽量放松去接触身体,在触觉的层次上接触身体,很有可能就发现到,实际上好像有一股暗流一样,好像在肌肉的底层里面,有一个紧绷着、让你不能够更深度地放松的东西,佛陀把它形容为「火」。
 
它几乎是无时不刻在烧灼着,就像是渴爱、喜贪的火一样,你会被它烧、被它推挤着,不舒服的感觉产生了。你身心动作的发动,好一个程度是用扭曲、是为了要应对这种压迫和不舒服感,而延伸出来的。一般的人面对无聊,所采取的策略、手段,情不自禁去攀缘。无聊不是一个中性的感觉,而是一个被火烧灼的感觉、是一种苦受。
 
同样地,看看能不能在你的身心世界里面,在你具体触感里面,去察觉到那个让你当下坐立不安的力量。隐隐约约担心着什么事,不见得是具体的事,但是可能牵系着眉头。所以你去检查眉头时,可能发现它是在用力、是在皱眉的。
 
你到身体的深处去检查,会发现到有很多可以放松的空间,虽然你一直在提醒自己要放松,但实际上有一个部分是没有放松的。那个部分就是,焦虑感在身体里面形成的另外一个身体,它有它的模式。这个焦虑感,其实你是经年累月地在背负着它。它在压缩着你的经脉、你内在的能量管。
 
为什么你在修学禅那的过程遇到那么多的困难,没有办法光是在出离之中,就得到安适的快乐,得到出离的清新,得到内在丰沛的饱足?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内在那些提供给你养分的管道都是闭塞的,长时间被你内在的焦虑压迫着。它在提醒你,这个放松还有更加深入的空间。
 
你可以再尝试着去探索更进一步的放松,尝试着更进一步地就在身心中去看到苦谛。什么叫做苦?不必要等到生老病死,不必要等到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当下的五蕴炽盛就是苦了。「炽盛」就是被火烧着的意思。那种因为你有身体,因为你盘据在内心的自我感里面,所以你不得不受到威胁,不得不不断地用心、耗力,去保护着这个自我感,要去面对着未来的不可知。
 
那个面对必然的磨灭、必然的老、死,产生出来的压力,在心头里面尽量精准地去感知它。发现到这个,就算小小程度的发现:是的!有一种被烧灼的感觉,有一种被逼迫着的感觉,有焦虑还没有能够很彻底地放松的感觉—你已经成功了好一半了。
 
一旦你发现到焦虑具体的感觉,甚至你能够感觉得到,这个焦虑在你身体里面另外形成的身体,它怎么样盘据在你的肌肉里面,它怎么样盘据在你的神经系统里面,你就能够更加精准地去瓦解它、安抚它,去尝试更深度的放松。
 
看看要透过什么样的动机,透过什么样的用心,才能是更有效率、更省力地将这个苦的模式瓦解掉。不要小看这样的功夫,光是在这个技巧上面纯熟,你已经能够较容易地推知,解脱者的心境是什么样子。那种没有力量能够逼迫他的心, 能够挤压他的心,那不被逼迫,从来不把多余的负担扛在身上,尽管境界在变化、在构成威胁,但是那个境界的变化,并不会转变成为被烧的感觉、推逼的感觉,让你急着要跑到哪里去。
 
帮助你自己看到,轮回世界永无休止的、不断地向前投射、往未来投射,朝着那个方向被催逼着,好像奴隶一样,被奴隶主所监控,后面有人拿着鞭子驱赶着你。
 
熟悉这个苦谛,就在你的身心里面,几乎是无时不刻地在发生,从这你就能够明了、就能够推知。所以,尽管你还没有百分之百得到解脱,你是趋向解脱中的,趋向心越来越不被推逼的状态。
 
你若能够长时间用正知、正念去维持着,让内在的补给管道不被阻塞,你会发现有好多、好多身心上的好处。如果你能够让原本是24小时在交煎、在轰炸着你的焦虑,一开始是间断、间断地缓解它、让它有停歇。甚至你稍微地用心让它成遍、让它没有间断,让你的心是没有间断地处在不被驱赶、不被驱迫的状态。
 
就算你还没有达到彻底的解脱,光是在这样的状况,你就能够推知,圣者的心不参与时间之流,所以没有那种不断地要流浚于远方、流浚于未来的逼迫,在当下清凉、寂灭。现象的生灭,并不会转换成为威胁着自心、逼迫着自心、令心焦虑的力量。
 
你光是能够想象得了那样的境界,那已经不得了了。虽然你还不一定做得到,但是不要气馁,在人类里面,只有极少数的人具有能力,能够想象得了那样的可能性:心不向前冲的可能性,心不被推逼、不被挤压的可能性。更何况,你在看到苦谛的同时,可以在集谛上下手、在灭谛上下手、在道谛上下手。
 
「苦谛当知」:越来越知道、越来越敏感觉察正在推着你的力量。
「集谛当断」:背负在心里上的焦虑,缓解它、消灭它、安抚它、和缓它、放松它。
 
光是知道这样的可能性,那就是非常高的一个觉知,非常高的一个内观智。继续在身体里面觉察着,乃至飘忽而来的一个念头所撩拨起来的焦虑感,或者是一直潜藏在你深处的焦虑感,把大的灯直接照向它,让它曝露出来。
 
你是如此习惯性的焦虑,你都不知道你在焦虑;你是如此习惯性的紧张,你都不知道你是紧张的、你是有心事的、你是有包袱的。你越能够知道,你就越有能力能够采取行动,越能够感知到具体的压迫感、压力感,你越能够在下一个当下去停止参与,去停止加入这种苦的模式,去瓦解这种苦的模式。
 
你若能够经年累月地下定决心,养成那样的习惯,在日常生活中、在禅修中去敏感这个苦,去敏感焦虑;一般人这样密集地训练,几个月之内,就会感觉到内在的能量管好像是开通了。你每一次正知正念地去察觉到那个焦虑,去尝试乃至瓦解它一点点,你就是在疏通这个管道。
 
研究气功、武术、瑜珈术、太极拳很多年的朋友,最终的总结就是:学习怎么更深度地放松,在上述的武术中,大概是核心之核心了。
 
你要去检查那个藏在肌肉里面、藏在神经系统里面的微小的焦虑感,要有坚强的决心、要有毅力、要有信念,虽然你的身体是很放松的,但是心里面的决意是有穿透性的。要把这个东西挖掘出来,要翻转、扭转那个根深蒂固的焦虑的惯性。像训练一只狗一样,若狗性不改,旧习惯根深蒂固。
 
你可能在日常生活中,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现到你是被焦虑所逼迫的,你是被焦虑所烧灼的,你是被焦虑所扭曲的,你就是坚定着你的方向感,不断去扭正它、不断去瓦解它。这个习惯是可以被改掉的。光是透过这个,就能够帮助你看清楚,什么叫做「渴爱」。
 
渴爱的根、焦虑的根和着急,以及跟五盖每一个盖的根都是连在一起的。所以你把一个挖松了,曝露在太阳底下,那个渴爱、那心里面最深的我慢等等的,都会被牵连、被牵动,起码它们一部分的根会曝露出来。
 
你只要发现到心里面还有一分的苦、一分的烧灼感,被催逼的感觉、着急的感觉、想要到别的地方的冲动,你就知道,那叫做兴趣、叫做亢奋,它就是渴爱感的一种流露方式。
 
你可以继续使用一些基本的禅修技巧,像是去留意「正在放松中的身体」, 这仍然是你的主轴。在同时,当你在趋向多一点点的放松,在探索着更放松的状态的同时,尝试着去觉察,那正在烧灼着自己、正在干扰着自己的焦虑感。一样,它可能感觉上像是藏在你肌肉里面的一根小刺,一直在那戳弄着你。所以,它不断给你身心的刺激、催迫,在促生着你许多的动作。
 
在你生活里面所做的很多的决定,甚至你的爱好、你的嗜好、你上瘾的东西,都跟这个有关。那都是你一个程度地想要去掩盖内在深处那个不舒服的感觉。更高明的方法,是直接去把内在这个不舒服的感觉曝露出来,把它坦露出来、直接在它身上下手,而不是在浮面的现象上,因为内心深处的焦虑,惯性地要喝酒,无聊就惯性地要赌博,一无聊内心就是往欲贪攀缘。
 
与其在那个浮面的现象上寻觅解决无聊—那样的作法会让你忙得不可开交—你不如直接去寻找内在更深处、更原始的驱动力。让「四圣谛」变成是一个在你身体里面可以感觉得到,能够具体执行的动作,而不是只是一个抽象的立场而已。
 
什么叫做「苦」,你真的在你身心的驱迫里面感觉到了。什么叫做「集」,兴趣、在乎、焦虑,直接造成这种压力。
 
你不必要等到地狱的苦出现了,不要等到剧烈的故事情节上的苦出现了,你无时不刻,就是被这个苦所盘据着、被它推逼着。那是轮回生命的本质,因为你在乎着这个自我感,所以所有内在、外在的威胁,都转化成为逼迫、转化成为焦虑、转化成为不安。
 
能不能够在身心里面,不断去探索、瓦解这个焦虑的技巧?就算是瓦解一点点,你看到这里面的缓冲,看到这里面的释怀,看到这里面的减轻重量,看到你被推的力量减缓了,那样的舒服,那就是「灭谛」。
 
你不一定是百分之百贯彻了灭谛,但是你明白了它的原理,所以你知道圣者的境界,是灭谛全然的实践。它只是量的差异而不是质的差异。那种完全不被动摇、不被推逼、没有压力,没有流浪,所以时间变得没有意义了。你不是时间之流、死亡之神的子民,这是「灭谛」 。
 
「道谛」就是所有在帮助你更知道这个苦,更能够断集、更能够证灭的,所有的内在活动的那些技巧,这个就叫「道谛」。
 
帮助你更敏感什么叫焦虑的技巧,就做「道谛」。
帮助你能够更精准地看到,促生这个焦虑背后的那些力量,那就是「集谛」。
帮助你能够更迅速、更省力地瓦解掉这样的焦虑、这样的推逼感,那就是「灭谛」。
 
道就是这样子!在细小的地方用功,如果你已经感觉到没有什么明显的焦虑感,也没有关系,不要那么快下决定说:我已经没有焦虑感了。要在安静之中继续观察着,焦虑感缓解或焦虑感消失的状况,预防的状况,反制约焦虑种子的状况,而不要让内心变得空白一片。
 
佛经所讲的:五取蕴就是苦。你变成国王、变成有钱人了,你得到心里面想要的人事物了,这种苦还是不会消失。这个东西是一直在你内心深处烧灼着你,不管你处在什么样的状况,只要喜贪没有灭尽,这个压力源就伴随着你。
 
就连你是在愉快的情境里面、在适意的情境之中,你的内心深处只要还伴随着喜贪,只要还伴随着焦虑,它就像是一个刺一样,让你不能够真的休息,让你没有真的满足,就连眼前你在吃好吃的,你在受用舒适的,你的心仍然是被推逼向远方、推逼向未来,它是不断向未来投射着。
 
这不会是因为你投射到未来的某一点你就安全了、你就安心了、你就安静了,只要你心里面还有这个刺,那就是压力源。佛陀所讲的「苦谛」的深意,提醒一般的人:这个苦不是透过你达到某一种目标、拥有了什么样的东西,内在、外在的条件符合了你的意愿,你就没有苦了,不是这样子的!
 
它有一个更深的,来自内在的原因,这个原因的一个部分,就是你现在所觉察到的,那个在神经深处的焦虑,那个只要有自我感就伴随着的那种恐惧感、不安感、躁动。

(静坐结束)
 
如同悠深的池水,
清澈而且宁静,
智慧的人闻到妙法,
内心是干净而且寂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