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24【关于行的练习】

发表时间:2019-01-19 14:59
阅读:
分享到:
2018.02.24【关于行的练习】




朱倍贤 主讲
 
今天的主题是「行」。
 
朋友们经常提起两个问题,第一是:如果静坐已经很安静了,接下来要做什么?第二是:看不到心行怎么办?
 
针对这两个常问的问题,我们来讨论「行」。
 
在开始禅修之前,可以先做一点简单的伸展运动,可以小心、缓慢地拉筋,配合着深呼吸。若有意若无意地让身体内在有开通、舒畅的感觉。利用这个机会把觉知带到当下的触感,下定决心要跟贪、跟忧保持一个安全的距离。在接下来的这个用功的时间,跟它们是远远地隔离。
 
利用一个自己容易用得上手的禅修主题,帮助自己进入一个安适、准备要用功的状态。好比说你可以去留意,当你身体正在放松这个过程,它的具体触感;比如说身体正在被呼吸轻微地按摩,那个具体的触感。
 
你可能会觉得,身体的触感是难以捉摸、难以掌握的。但是不用担心、不要紧张,光是在尝试着接近它,抱着这样一个探索的心态,你已经是在趋向安定了。尽量不是只停留在「要放松」这样的一个观念,而是具体地去搜寻,在放松的过程里面,实际上会发生的触感,去探索呼吸所带来的膨胀跟收缩,所带来的具体触感。
 
佛经里面经常提起到「行」,行蕴的行、行动的行。它是轮回最基本的驱动力,所以你要是能够在这个节骨眼上看得清楚,差不多修行上面最重要的一些关键都能够掌握。我们可以从以下的这个角度来探索,什么叫「行」。
 
基本上,我们是在朝向未来前进的这样一个生命体。我们感觉到我们的生命在前进、在进行着,这个进行是朝着未来在前进的。那个感觉就是:我们是活在时间之流里面,我们在这个水流里面,不断地朝向一个不可知的未来在前进着。
这种不断朝着未来前进的基本趋向,伴随着对于未来的期盼跟不安,佛经的术语叫「贪」跟「忧」,就是我们在修学禅定的时候,首先要处理的两个情绪。
 
「贪」就是期待,「忧」就是不安。未来是不可知的。你要保护的这个自我,是会受到无法算计的,几乎是无限量的、不同种类的威胁所逼迫。来自外在的环境、来自内在的,未来的绝大部分是没有办法掌控、不可预知的。所以如果你是这个时间之流的参与者,心是寄托在未来,生命的驱动力是贯注到未来的,那一定是伴随着不安,伴随着期盼,伴随着期待的心。
 
那个期待跟不安有两个特质。其中的一个特质,也就是行的意义,叫「迁流」。「迁流」就是状况一直在变,所以为了要追逐、要去建立你想要的未来,你好像在追着什么东西跑。你好像在努力地经营、努力地规划,心里面几乎是无时不刻在做这样的努力。「行」也有造作的意思,你可以看得到心一想到未来,未来好像在对心释放出吸引力来,在对它招手。所以你可以看得到你内心的动力是往前倾的,它是一面倒的。
 
所以时间对于有情,是一个特别有意义的东西,对于无情的现象,它是一个没有意义的东西。可是因为我们的心不断地被这个不安跟这期待所拉着、推着,所以它感觉是贯注于未来。
 
接下来是经常有朋友提到的问题,像静坐坐到内心能够安定、能够明觉了,接下来该做什么。
 
你可以在日常生活中,或在静坐的时候,去警觉任何一种期盼心的出现,去警觉任何一种不安感的出现。当期待、不安产生出来,你可以首先发现,光是透过觉知你就不完全是沉沦在那个水流里面了。在觉知中,你有能力能够培养厌离。一般凡俗的人,对于这种不断地被时间之流推着,陷溺在这个时间的水流里面,不断被未来吸引着,不断对未来在顺浚推前着。这个现象他们习以为然,不觉得这是什么问题。可是一个用心的禅修者却发现,那个顺浚于未来本身就是一种苦、就是一种压力。
 
那个状况就是永远都没有休息,永远都不稳定。每一个当下只是一个过程,每一个过程里面,你都会隐约瞥见到不安的影子,瞥见那期待的影子。对于这一点看得越清楚,你就越厌离轮回的状态。你就会越知道,这一种心里面保护着、包藏着自我感,永远向一个不可知的未来前进着,每一步路、踩的每一个脚步,里面都伴随着不安跟期待。
 
永远都没有所谓的终点,永远都只是一个过程,每一个过程就是挣扎、就是适应,每一个过程都是老、都是死。当然这个过程,有的时候是刺激的、好玩的、是愉快的,但是不管你经历的这个过程是好玩的、不好玩的,刺激的、不刺激的,愉快的、不愉快的,幸福的、痛苦的,里面都有这样的特质。
 
所以为什么佛陀讲「诸行皆苦、诸行皆无常」?无常不仅是哲学上面的意义,而是一种会撼动你最底层的那个安全感、熟悉感,这样的一个认知叫「诸行皆无常」。所以在修行的时候,最起码你可以觉察到你是怎么样被推往未来,那个未来吸着你、在对你招手,你被它吸引着。你能够觉察到你在期待,能够觉察到你在不安。这就是修行的第一步了。
 
然后你可以选择在这里面去培养厌离心,看得越清楚就越高度地警觉,越不认同这样的一个过程,越不希望自己是没完没了绑在这样的过程里面,永远都是把希望,把快乐的来源,跟这样的过程绑在一起。因为这样的过程注定是悲剧的,注定是不稳定的,它就只是一个过程而已。你真的能够用心地去体会,只要是过程它就是不稳当,只要是过程它就真的不是休息。
 
除了去觉知这个期待的心、不安的心,除了对它们培养警觉,你还可以选择其它的技巧。好比说,面对这个期待的心、不安的心,你可以尝试着去缓和、去放松这个期待跟不安。当你缓和、放松,那个时候就是在尝试着摆脱这个时间之流。能够绑架你的力道,那个未来能够吸引你往前冲的那个力道,让你继续轮回的那个驱动力,你就有机会去调整它,甚至可以让它越来越弱。
 
除了面对期待心跟不安的心,去缓和它、去放松它,你还可以练习去断除它、不与它为伍。修学断、修学离、修学放下,你还要认真、用功地时时刻刻看着你内心的动力,它是不是在往未来倾注着,你会感觉到它是朝着一边倒的。当你的心是朝着一边倒的,是往未来流去、在汛注地流向未来。那种被卷入到时间之流的感觉,痛苦的根本就是在这里。
 
我们之前一直讲到,修行最终是要把内心的刺移除掉,那个所谓的渴爱,那个最根深蒂固的执着,最根深蒂固的喜贪,最根深蒂固的慢,都是跟这个有关连的。你可以在日常生活中、在禅修中,细腻地去检查,你的心有多大程度地被未来吸着,甚至被未来排斥着。未来对你的心有一种扭曲的力量,有一种挤压的力量,从那你就可以看得到,那个叫做喜贪,从那你就可以看得到,那个叫渴爱。
 
当然,喜贪跟渴爱是有很多不同的形式呈现出来的,如同我们之前所说的,喜贪跟很多其它的烦恼,跟五盖的根错综复杂连在一起。所以你只要能够动摇、能够拔起,某一些五盖、某一些烦恼的根,你就会松脱渴爱的根、执着的根。努力地在自己的禅修里面,在当下,感受一下,心的不安、期待,大概是不安静最重要的原因。你的心为什么会不安静,基本上就是被期待心所干扰,就是被不安的感觉所干扰。
 
这就是为什么佛经教我们:修学禅那就是要远离贪跟忧。这也是为什么修学禅那,完全是可以通达出世间法。但是你要认真地去观照:自己的命运是牵系于此的。轮回的原始驱动力这么样微细的东西,是要培养丰富的波罗蜜,锻炼强健的心力的人,才能够去动摇得了这样的力量,才能够深度去观察这样的力量。
 
话虽如此,在眼前的这个阶段,光是能够更去醒觉那个不安跟期待,就是一个不得了的起步了。觉知然后尝试着让这个觉知是更透彻的,看到心怎么样被推、被拉,那个被挤压的感觉,明天明明还没有到,可是你已经在想:明天要上班了…。光是这个念头一起来,内在那种被推、被拉的效应,你马上就能觉察得到。未来还没有现前,你已经因为对未来的种种计划、盘算,在担心、在期盼。正在盖的房屋还没有盖好,里面要怎么规划,我以后住在里面能够受用什么样的东西,住进去之后,发生了不可知的状况该怎么办…,去观察你的心怎么样顺浚于未来。
 
解脱者的心,当解脱者还活着、还有肉体,也就是他体验着有余涅盘的时候,他只有当下现象的生跟灭,只有当下生理上面的压力感的生跟灭,但是这个压力感不形成一个时间相,它就是当下的一个生跟灭。当这个生跟灭一加入了时间相,当你是抱着一个自我,要去经历着一个不可知的未来,心苦就产生了。内心的苦跟身的苦是不一样的。
 
虽然在观察着这个「行」,同样地记得你基本的禅修技巧,最理想的禅修是在安适、深度地放松,这样你才能够敏感、觉醒、持久。然后要抱着斗志跟热情,你才能够戳破这个已经蒙蔽你不知道多么久远的一股力量。所以抱着一个要打长久战的心理,虽然很有可能你在短时间之内会有大的突破,但是在心态上面,有足够的毅力、足够的斗志。
 
人生真的没有比这个更有意义、更值得去努力的工作了。其它的努力、其它的行,都是永无休止的过程,更多的轮回。你经营了、累积了、追逐了某一种行,它流逝着,你继续地不安,继续地期待,那里面没有真正永久的答案。只有这个!去直探痛苦的本源,这个是最棒、最值得花时间的。
 
可以配合你容易上手的禅修技巧,好比说,去体验放松的过程,去体验不被贪忧所压制的身体的感觉,脱离开贪忧、正在脱离开贪忧的身体的感觉。从这样的立场去观察你的心,看它还在怎么样流动着,被未来牵着鼻子走。只要这样的力量没有完全地断除,你就在经历无法算计的老、病、死。永远都在过程当中饥渴着未来、害怕着未来,永远就是在时间当中做一个过客,做一个重复死亡的人。
 
乃至于一点点对未来的欣跃之心,或者想要去哪里的那种亢奋,想到明天要去哪里,想到待会共修完之后要做什么,你发现到的身体里面的亢奋感,都是禅修的对象。觉知它、对它培养厌离心,或者是缓冲、放松,具体地把时间在推着你的力量化解掉它。你若用这样的方法,能够让心越来越安定,你所修的禅定技巧就是第一流的。那样的禅定是完全伴随着智慧的,所以禅定成就的时候,就差不多是你大功告成的时候。所以,认真地修学这样的出世间禅定。
 
在修学这样的技巧的同时,知道你的目标也是很重要的,你的目标就是「诸行渐次止息」。让那个推着你、拉着你的力量越来越弱,让你越来越不受这个时间之流的摆布,不被这个水流卷着跑、冲着跑。心因为对于所有的期待跟不安彻底地厌倦,舍弃它们、不跟它们为伍,它们不再能够动摇你的心,你就在当下得到清凉,那就是入道。当下不被火烧,起码那火是减弱的,从那个地方你就开始越来越明白,为什么所谓的涅盘是在时间之外,是一个不用经历生、老、病、死,没有迁流的自由。
 
记得这个目标,朝着这个目标前进,感觉内在的那些力道。那个因为不安、期待,而扰乱了一摊春水的力量,那股让你情不自禁要去到那里,身体、心理都歪向未来的方向的那个力量。人还没有到那,可是你的头已经往前探,触角已经往前伸,眼睛已经看向那个地方,那个渴望、期盼。你能够在甚至小的事例里面,发现到微小的这种动荡、动能。
 
如果觉得这样的技巧上手是有困难的,你可以把它割截为比较小的部分,从小的地方开始。好比说,可以把注意力都放置在:「行」是不断、不断在迁流,所谓的过程就是不安稳。彻底去体验这个,尽量把这个看清楚,那种身心不断地都是要去到哪里,它永远都到不了哪里的那个状况,去看到那个永远都是要去到哪里、永远都到不了哪里的那个状况。
 
彻底地看清楚「无常故苦,诸行是无常故苦」。看到心里面一点疑惑都没有。看到在日常生活当中,面对情境时第一个感觉就是这个:无常故苦。或者可以专心去观察着,你的心怎么样爱恋着这个行,它对这种动作、这种迁流的状况乐此不疲,去留意那个「黏、依附」。或者是可以专门去留意,怎么样更彻底地把不安跟期待的力量缓解。任何的部分你都可以专心地去做,以后你就能够更顺利地把其它的部分串连起来。
 
修行的成功,有好几个重要的因素。这些因素你可能是没有能力一口气全都具备,但是你可以把它分开来个别地做。我们内在有一种自然的统整力量,当你把个别的内观带到成熟的状态时,它们会互相地辅助,然后会产生能够造成突破的力量。一个环节是在静坐的时候,有没有学会干净地摆脱喜贪、摆脱贪忧?另一个环节是能不能看清楚「诸行是无常」,那个无常的深意,乃至「无常故苦、苦故非我」的深意。不管看着无常、苦或者非我,怎么样能够促发起真实的厌离心,不是那种教条的厌离心,而是打从心里面知道:这是不安全的!这是动荡不安的!越来越不愿意被这个力量绑在一起的那个动力。

 
(静坐结束)
 
众生都是害怕死亡的,
众生都是爱惜自己生命的,
所以以己推及人的心理,
我们不应该对一切的众生施以暴力,
不应该教唆、随喜任何的暴力及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