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31【分别食物的品质】

发表时间:2018-04-03 22:44
阅读:
分享到:
2018.03.31【分别食物的品质】




朱倍贤 主讲
 
今天的主题是「分别食物的品质」。
 
在禅修之前,可以先做一点简单的伸展运动,拉筋或者是配合着深呼吸,利用这个时间抛弃掉烦乱的故事情节,把注意力带到眼前正在发生的动作具体的触感。去感觉心怎么样从飘忽的念头,从带着焦虑、有重量的感觉,过渡、转折到具体的触感。
 
一个帮助自己摄心的方法就是,去观察身体内在的墙壁,它像是一个网膜,呼吸的发生伴随着微微的膨胀跟收缩。在这个网膜上面,你可以感觉得到张力的发生和缓解。细心地品味这个过程,尽量剔除掉没有必要的想,没有必要的想象、概念,那个感觉像是你尝试着要趋近具体的触感。
 
禅那的练习,有的时候要专注的是,你要脱离开的对象的过患。举例来讲,像是去观察、感受欲贪的负担、欲贪里的压力。修学禅那有的时候是要特别地专注于,禅那本身的定力、喜乐或者是平舍这些特质,让心能够更全然地融入于其中。而其它的时候,可以花一些时间来比较这两者的差异,去分辨心在欲界的活动状况,跟心在禅那里面,或者是接近禅那、趋近禅那的那个活动的滋味,有什么差异。透过越清楚地明白这个滋味的差异,你的方向感会更加地确立、会更加地清晰,同时也能够帮助你开发出对于禅那的信心,知道这个是好的、是更高品质的,知道这个几乎是没有害处的。
 
首先可以做的一个比较就是,当你在欲界里面活动的时候,欲界的快乐的获得是很复杂的,你可能要开车出门、可能要排队,你要在车水马龙里面,车子不要碰撞别人,你要去跟其他人竞争、要花钱。而禅那的满足是:就在这里!它不花钱、不需要出门,不需要透过复杂的计划,马上就有。去看看这是一个多么划得来的一种满足。
 
禅那的乐,可以是来自于对于当下这个简单的状态,你是更全然地去欣赏它,在这里面开发知足。它不像欲的食物,吃多了会发胖、会得心脏病、胆固醇会过高。这种从身心的安宁里面汲取的满足,是没有害处的,你可以畅怀地去受用,可以放开心怀,沉浸在这个安静、轻松里面。
 
你确知这是一个更高品质的活动方式,这是一种更高品质的受用。目标应该是订在:平常有越来越多的时间,是透过这样的方式在享受、在休息的。甚至在忙碌的生活里面,偶而抽空半分钟、一分钟、五分钟,去做这样的练习都是有好处的,去更贴近呼吸,去更贴近触感,去注意心在复苏的那个过程。
 
欲界跟禅那有什么样的差别呢?会发现到欲界的舒服跟好玩,里面是有很多的中断。看到好看的东西,这个过程里面穿插着很多的无聊、等待跟不耐烦。就好像在游乐园,有的时候要排队,有的时候要忍受人山人海的拥挤,忍受热天、忍受蚊蝇的骚扰,那里面的刺激与舒服,可能是以秒来计算的。那个食物的质地是不一致的,里面好吃的部分很短暂,穿插了很多的干扰与不好吃,那是一个不适合安定下来的地方。
 
禅那的滋味是细水长流的。你可以利用正知正念的力量,让这个满足是没有间断的,让那个清新跟滋补是没有空隙的,那个滋润和休息是很彻底的,那个享受是非常干净的,就在你眼前的身心去品味这样的差异,去增强你的信心。只有透过这样的观察、比较,才能够帮助说服你的心:禅修是一个好事,是心一有空闲就愿意去依怙、去栖身的所在。
 
去看这个趋近禅那的过程,它的滋味可以是高度一致的。你可以不断地锻冶它,可以不断地调整它、净化它,让它变得越来越干净俐落,让这里面越来越没有杂质。在这种安静跟清醒的心,你不需要复杂、狂乱、喧闹刺激。那个感觉是:有一点点的滋味你就感觉很平安、踏实。
 
欲界跟禅那还有什么样的差别呢?在欲界里面打转,在追逐里面的滋味,那个过程是会强化瘾头的。那些吸毒者有一部分的人格性,一方面是渴望着高潮的滋味,另外一方面是很痛苦的。他没有能力脱身、没有能力摆脱瘾头。这个瘾头在人生很多方面在摧毁着自己,摧毁着健康,摧毁着自己的经济,摧毁着人际关系,摧毁着家庭。
 
欲界的瘾头也是这个样子。你越去长养它、它越被强化,变成一个负担,有很多方面的侵袭、侵蚀。禅那的乐是相反的,是在学习摆脱执着、在减轻执着,在摆脱跟减轻执着的过程里面,得到喜悦、得到安适、得到稳定。所以当你在受用着禅那的安适,不必要人格分裂:一个人格在爱着这个滋味,另外一个人格在害怕着,希望要摆脱它,希望不要再被这个毒瘾纠缠不清。
 
在禅那的世界里,你可以专心致志、可以全然放怀地,知道越去受用这种快乐跟舒适,越能够帮助你完成解脱道。吃禅那的食物,得到的果报就是大果大福利,这是经典所说的。不要害怕它、要多去开发它,要知道在禅那之中发展自己的信心,对于这个境界,对于这样的特质,越来越清楚、越来越认同、越来越跟它相应。
 
去看当你在努力地放下执着、放下负担,这个过程里面就有喜悦跟安适,这就是禅那的特质。你在微细的地方,在心里的深处或身体的深处,在剔除掉那个隐约地抓,那个对瘾头的舍不得、担忧和得失,你在把它放下来、在缓解它们,让身心越来越不跟它们相应,甩干净这些东西。当你这样子努力时,这个过程的本身就是有安定性,就是让你对于生命有正向的愿望,知道自己的生命会越来越好,那种知道自己是朝着健康、幸福、光明,朝着善在前进的滋味、笃定感。
 
在任何的时候,如果觉得这样的分别开始疲劳或做够了,随时回到平常用的十六胜行的技巧,或者我们过去所讲的技巧。任何时候有需要,就可以再退出来做比较,让这样的比较帮助你看得更清楚:你要发展的特质是什么,要放下的是什么,要进入的境界是什么,要离开的境界是什么。
 
我们再做一个简单的复习,看看你现在的心,是不是在脱离开复杂的,脱离开那个欲望很多、担忧很多的状态。你的方向是趋向于简单,趋向于欲望减少的。你脱离开的是:以欲望的累积、追逐,以囤积它、筹划它为乐的状态;你是以简单为乐,以满足为乐,以放下为乐。你不需要把心放在复杂的规划上,像待会儿要怎么样准备食物,要怎么样准备刺激的东西。
 
能够光是在脱离开喧闹的感觉,很甘愿、很乐意地,在轻松、少事里面清醒地修行,这就是出离乐了。去分别一下这两种滋味的不同,那个复杂的,那个心要外放、要去计划、去得失,那叫欲界。单纯地在知足之中放怀,在享受着脱离开喧闹的清新,正知正念地享受着,清楚地知道你在做什么,清楚地知道这个过程,坚定着这样的方向,你会看得到这个差异。
 
能不能把这两者的差异看得更清楚,会让你更知道你要脱离的是什么,要进入的是什么,要扬弃的是什么,要培养的是什么。这样的一个健康、有益的食物,差不多是随时随地都可以有的、不复杂的。你只要心存正念,回到当下简单的活动就有了。不用担心要花多少钱,不用担心会不会得罪别人,不用担心透过竞争的这个结果,最后会不会又被别人竞争走了。
 
再来看另外一个差异。欲界的乐是混乱、短暂、有很多的间歇、被很多其它的东西打断。所以就连热恋的情侣约会,过程里面其实有很多的得失与害怕,有很多的在乎、尴尬、不好意思,有不耐烦、有无聊的时候。要去迪士尼乐园玩的过程,有要排队、要塞车、会花很多钱的时候,会担心着你今天在乐园里面花了那么多钱,接下来要多少天工作才补得回来。
 
为什么那么多的恐怖片都是以小丑、以乐园为场景。因为在我们的直觉里面,在肤浅的快乐中放纵自己,隐约有一种令人担忧、害怕、罪恶感的感觉。我们现在要开展的禅那的乐不是这样的。它不是那么多的干扰、混乱、容易被打断,它可以是细水长流、绵绵密密的,身心一直浸泡在安住。你的心一直都是步履坚固、非常踏实,每一步都是有向上的快乐、向解脱的确信,每一步的花费都是微乎其微,所以你能够不断地延续,能够开发出绵延不绝的满足来。
 
因为在禅那时正知正念,所以你不断在去芜存菁、在剔除杂质,不断地在净化这个过程,让受用是更干净俐落、更省力、更纯粹的。看到在欲界的时候,那个吸管是往外伸的,外面的养分很少,所以吸管的方向要不断、不断地换,要把吸管拉到很长、很长,才有机会去抢得到一杯羹。但是禅那的养分「就在这里」,不必用力去吸、不需要跟人家抢,你可以尽情、放怀地在这里面,满足自己的身心、安定自己的身心、治疗自己的身心,知道这个是对你好的。
 
当你这样比较时,不一定能够进入到很深的定,可是你也不需要进入到很深的定,光是能够透过清楚地比较,而得到越来越清楚的方向感,在方向感里面确立自己,那都是一种定力的培养方法。甚至你不是非常熟练禅那的滋味,你是隐隐约约地感觉到的,你只是心向往之,还不是身体完全触及到它的,都没有关系。光是心在向往着那样的滋味,你已经在品味着那一部分的滋味了。光是在练习着趋近那样的境界,你已经在品味了。
 
再看欲界跟禅那的另外一个不同。欲界里面的那些动作,接触久了你就会沾染它的习气。本来不爱喝酒的人,喝多了就依赖着酒,就不得不付出喝酒的代价。那些在情欲里面不断地翻身的人,无可避免地要去依赖这个、去付出庞大的代价。禅那的快乐是建立在对于瘾头的扬弃,松脱对瘾头的依赖,放下内心对不同种活动的执着。
 
光是愿意把欲望降低一些,那个「欲望正在降低中」,光是愿意把担忧放下一些些,「担忧正在降低中」,那里面已经有禅那的滋味了。你已经可以看到一个程度苦的瓦解。原本是紧紧地黏在你身上的衣服,中间开始出现空间、开始松脱,那个松脱具体的触感本身,有很多可以开发的空间,那里面都是有滋味的,你只需要懂得怎么样调焦,就可以深深地饮着这里面的滋味。
 
禅那的快乐是建立在越来越少、越来越不复杂的条件上,就像是解脱道一样,你所依赖的条件不断地在减少。就算你心里面没有什么明显的快乐感,身体里面没有什么明显的安适感,你都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欢乐跟安静。连快乐感、舒服感都不需要,那种「都不需要」、「依赖越来越降低」的本身就是一种乐。你只需要改变你的态度和认识,就知道那样就够好了,去开发那种连喜乐的禅支都越来越不依靠的信念跟宁静。
 
继续地练习你所惯用的禅修技巧。好比说,去感觉身体内在的墙壁像是网膜一样,你感觉到气压的增加跟减少,在这个网膜上面,张力的增加和缓解。细心地去品味、去观察,从这个简单的按摩跟挤压之中,得到满足。任何时候你想要,选择一个角度来比较一下,你脱离开的境界跟进入的境界之间的差异。
 
去看到食物的品质是不一样的。要吃什么样的食物,会让你的身心越来越健康,越来越往好的地方去;什么样的食物吃了之后,会帮助你长远的幸福跟健康,好好地去观察。建立起对禅修强大无比的信心,所以你不是只是听了谁讲,不是只迷信某个人,而是自己越来越晓得,在你身心的效益上面看到:这是我要立足的地方,这是我要安身立命的地方,这是我获得养分、得到能量的地方,什么是要扬弃的,什么是要开发的。
 
任何时候这种比较感觉到疲累,回到单纯、更加融入地,好比说专心去做「正在放松中的身体」,去观察那个觉受。随着你越来越清楚地知道禅悦食物的滋味,学习让身心能够更充分地从中得到饱足,那个感觉好像是让身心都释放在出离的乐,或者是平舍的乐、或者是精进的乐、或者是自觉的乐,或者是解脱、也就是放下执着的乐。
 
去体会所谓的内在的宁静,不是死寂一片、不是死水一滩。它是养分,你可以从这个宁静之中汲取滋补、汲取力量。你可以让身心是如此通透、如此彻底地,被这安静所包围、所渗透、所滋润、所长养。让你是很勇敢、很果敢地放下瘾头、放下执着,向着解脱的方向飞奔!


(静坐结束)
 
不沉迷于欲乐,
不流于放逸,
不跟邪见、跟世俗的利养和在一起,
这样子的人能够将自己建立于离苦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