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03【中部28经的禅修口诀】

发表时间:2018-01-13 10:25
阅读:
分享到:
2018.02.03【中部28经的禅修口诀】



 
朱倍贤 主讲
 
今天的主题是《中部 28经》里面的禅修口诀练习。
 
在开始静坐之前,可以先做一点简单的伸展运动,帮助暖身、舒展筋骨、活络血气循环。利用这个机会,将可能在过去和未来纷飞的心念,带到当下正在发生的触感、正在进行的动作。尽量去探索觉知跟身体之间,怎么样能够更紧密地结合,也看自己当前的需要,或者是平常静坐时候的惯性。
 
如果你是一个焦虑、紧张、容易着急的人,可以特别去强调,去留意着呼吸所带来的放松跟安抚的效应。如果你是特别容易,或者是在当前有出现昏昧、浑沌、暗晦不明,容易无聊、发呆、昏睡,那么你可以特别去留意,呼吸的警醒、它的清新的效应。提振精神,好令身体内在细微的触感活络起来的这种效应。
 
如果你平常的惯性是特别多的怯弱、没有自信心,那么你可以特别去留意呼吸所带来的饱足、丰沛、强壮的这些效应。往往我们进步的动能、进步的潜力,都是被一个、两个最显眼、最显著的障碍所压制着。你如果能够只是几分地去移除掉这个最大的障碍,好比说容易焦虑、容易紧张、容易紧绷、容易昏睡、容易浑沌,或者容易怯弱等等的,把这个障碍几分地移除,你就会发现到对你的禅修、对你身心的平衡,有极大的助益。
 
你应该是晓得你的业习、你的习惯性、你的人格性上面,经常会出现的某一种障碍。当你在对治这个障碍的时候,好比说你是一个容易紧张的人,你在尝试着放松,尝试着去留意呼吸所带来具体的安抚、调柔这些效应时,你马上就会觉得安静了一点点,马上就会觉得平衡了一点点。那就是你当前所需要的食物,很留心地去开发它。
 
尽量去拓展你还没拓展过的境遇,像放松这个技巧,充分地去开发它,不是只当作一个机械性的教条,盲目地服从而已。而是在你的身体里面,去发掘什么是更深层次的放松。我遇到过一些在瑜珈术、在气功、在太极方面有很好的成就的人,都一致地宣称:以这个放松做为那些功夫的一个重要的诀窍。
 
深深地到你的肌肉里面,深深地到你的神经系统里面,去探索那个紧张它的具体的感觉,然后去把那个紧张,在这些程度上面把它松开来,不是只想象的,而是在具体的触感上面。
 
《中部28经》里面有一个禅修的口诀:让我的精勤力启动而且不退却;让我的念现前而且不忘失;让我的身体调柔而且没有亢奋;让我的心入定而且进入一境。再重复一次:让我的精勤力启动而且不退却;让我的念现前而且不忘失;让我的身体调柔而且没有亢奋;让我的心入定而且进入一境。
 
我们按照次序地来提醒自己这么一个口诀。首先「身体调柔而没有亢奋」,这在很多的经典里面,用不同的语言在表达同样的意思。好比说,十六胜行里面的「身行休息」,也是包含了这一层含意。刚刚所讲的放松,每个人对放松这个词汇的联想,感觉都不一样,类似的词汇包括:像安抚、像沉淀、像安详,像能够省略掉多余的花费力气,都有雷同的意涵。
 
尝试着在安静之中去觉察,有可能神经系统这个层次、肌肉这个层次,还有因为刚刚你没有收摄,刚刚放逸、刚刚失念,所以被纷乱的感觉、纷扰的感觉所轰炸,那个轰炸所留下来的残余的效应。用心、细致地去觉察这个,帮助你的身体更进一步地放松。请记得这个放松没有一个绝对的定义,所以你不是要努力地去达成一个完美的放松,那是很累人的,那反而会让你更难放松。
 
你所应该做的,只是在于「尝试着」放松,而不是要达到某一个绝对放松的境地。是在当前尽量具体地掌握,在身体的底层里面,你可能可以觉察得到的,某一种紧绷、某一种亢奋、某一种急躁、某一种焦虑。甚至眼前并不一定有什么特别让你担心的事情,可是那个习惯性的焦虑,习惯性的神经紧绷,习惯性地要往未来冲刺,因为未来而感觉到彷徨、感觉到不安。
 
你说不定能够在身体的底部,在身体深层的地方,可以发掘得到,那样的一个冲动,那样一个具体的触感,那是一个感觉,你可以觉察得到的。不是要把你的身体带到一个完美的放松,而是一旦觉察到这样一个习惯性的紧绷、习惯性的焦虑,尝试去和缓它,不一定要抱着要立刻消灭它的念头,你可以好像是慢慢在梳理它、在松开它、在一点一点地缓和它。光是在缓和的过程里面,你已经有安静的感觉,这已经是一个非常好的入定的目标。你专注的目标,就是放在这样的一个工作上面。
 
那个「达到目标」,在实践上面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的,主要是在趋向目标,那个「趋向」的过程里面,你在学习着怎么样更善巧地趋向。当你在趋向的时候,那个目标的解析度是增加的,所以你更清楚知道放松、离苦,什么是多余的紧绷,什么是扛在身上的压力感。
 
所以在禅修的时候,你不是只在学习盲目的定力而已,你还在培养着一种对于品质的鉴赏力,更加清楚知道,什么是有品质的省力、有品质的休息、有品质的放松。然后放松不在于多寡,不在于做到多么地透彻,而在于当你光是把心力放在那个趋向上面,你已经有定力,它会造成你眼前马上的质变,你的经验品质的质变。
 
这是不需要什么复杂的手段,不需要长时间的修练,你只要眼前用心,「趋向」不关它的多寡,不关达到放松的速度有多快。就像一只蚂蚁一样,推着一个小小的沙粒,知道那个方向,具体地掌握着这一个沙粒,坚定不移地,把那个沙粒往正确的方向推去。
 
再来,同样的经文里面另外一个口诀:让我的念现前而且不忘失。「正念」在这个地方意思就是:记得你的技巧,记得你的目标,记得你的意义。记得你的技巧,所以每一次你的心跑走了,钻进妄念里面,随着妄念跑走了,你觉察到这个的时候,就再提醒自己:回到眼前的技巧。像是:趋向放松中,感受着正在趋向放松的身体具体的感觉。你记得这是你眼前要做的。这个就叫做你对于技巧有正念,你是记得你该做的是什么。
 
「正念」是记得方向感,所以你知道你执行这个技巧的目的,是要帮助你的身体更加地调柔、更加没有亢奋,它是不被欲贪所干扰,不被担忧所侵袭。你的目标是要帮助身心变得调柔、变得省力、趋向宁静,知道这样子,记得这样的目标。所以当你在放松身体的时候,你放松的方式是尽量跟这个目标合辙的,你放松的方式,是要帮助你去达成这个目标,所以你不只是盲目地、漫无目地的放松。
 
放松是为了让身体更舒畅、更没有压力,让你对于动作的敏感度更高。正念也包含了记得那个意义感,知道这样的努力是值得的、是珍贵的,很少有人能够像你这样子,花时间观察着自己的动作,尝试着调整自己的动作。绝大部分的生命,都是被动作绑架着,被卷入无明的漩涡里面,无明而发动的动作里面,很少有人像你这样子,能够安静地看着自己在做什么。
 
调整自己做动作的方法,你这样子做的原因,是为了要得到没有害处的快乐。不用建立在伤害别人,跟其他的生命竞争,不需要透过挣扎的这种快乐。你在追求的是这个。这是尊贵的,这是值得你花时间在上面的。你记得这样的意义感,所以你是认真的,你是投注地在做。一个这样简单的事情,把你所有的心力都贯注在这里面,去探索着怎么样叫尝试放松,怎么样能够更精准地去觉察到身体内在的焦虑。那个身体内在,就连你坐着、你安静下来,它都有可能隐隐约约嗅得出来的躁动不安,你在平息着这个。
 
同样经典的另外一个口诀:让我的精勤力启动而且不退却。「精勤力」就是你的毅力、你的能量、你的耐心,发奋图强的动力。你对于眼前所在做的,好奇心、兴趣。你可以感觉得到,你对于眼前你在调伏着身体这个技巧,你是多认真,你是多么把它当做是一回事,把它当做是一件值得做的事情在做。
 
像贪财的人,他在赚钱的时候的那种投注,像是贪色的人,在追逐他的对象的那种热忱。在你的身心里面觉察着这样的热忱、这样的精勤,去调整它的力道。要调整到什么样的力道呢?佛经里面讲说像调琴一样的,不过度地紧绷,可是也是不弛缓的。因为过度紧绷的话,你是没有办法持续的,你是没有办法跑完这场马拉松赛的。可是如果你是过度地弛缓,那一定是没有什么显著的突破的,你是没有办法日益求精、苟日新又日新,每一天都可以看得到自己在稳健地前进。
 
适度的力道,就好像在练瑜珈术一样,拉筋的时候,你不能够完全没有感觉。做某一个姿势,你要推自己到什么地步,若是没什么很大的感觉,那样的拉筋就是不够的。可是你又不能太痛、不能伤到自己的筋骨,所以你要有眼前能够承受的些微的痛感。在那种些微的刺激里面,你还能够有余裕,能够很从容地呼吸,能够舒畅地呼吸。
 
同样地,你眼前在支撑着你的这个能量、这个动力,去调整它,让它变得强韧、稳健。它可能不是什么剧烈的,但它是绵密的、是可延续的。比较高明的方法,就是很认真,但是确保你这个认真不造成逼迫,不轻易地让你疲劳。然后你可以从这种很认真里面,得到实践的快乐,得到脚踏实地的快乐。那种活得很有意义,为了一个有意义的目标在努力,这样子的快乐。用这样的精勤力支撑着你自己。
 
同样的经文里面最后一个口诀:让我的心入定,而且进入一境。能不能够心无旁骛地融入到触感里面,在触感这个层次里面去帮助自己放松。你知道,任何没有办法帮助你完成眼前的功课的那些念头,都是多余的、都在浪费力气,在浪费珍贵的资源一样。把内在那些才能、那些资源、那些聪明才智,那些观察力、统整力、直觉等等的,都贯注在这一个地方。
 
身体每一处都可以感受到调柔,不被亢奋感所入侵,让你的身体沉浸在安详里。旁边的那些干扰,好像是魔王派来的军队一样,要让你分心。坚定着你的意志,贯注在这一份工作上面,然后在这一个工作上面得到你要的饱足跟乐趣。所以你是没有需要分心,去追着那些念头,去寻觅那一点点的娱乐感。
 
这里面所讲的「一境」,一个境界、一境。让你的知觉所留意到的就是身体,没有多余的、没有干扰的。所以你能够深度、感兴趣地去探索,什么叫做藏在身体里面的躁动,藏在身体里面的急躁和焦虑。让觉知好像完全浸泡在三温暖里面,这三温暖的池子,就是你身体的触感。在这里面就能够像是一个手术师一样,去梳理、去调理、去和缓,把还在紧绷的那一条筋,去按摩它、去爬梳它、去安抚它。
 
这四个口诀,你可以拿来用在你所要选择的效应上,刚才所讲的放松只是一个例子而已,你可以把这四个口诀拿来用在帮助自己,趋向清新、振奋,趋向饱足、丰沛,趋向清醒、趋向减少负担。看一看你自己,检查一下,那个阻碍着你进步的最大障碍,那一、两个你最常遇到的让你不平衡的,让你的定力无法很稳健地发展的。
 
你若是一个关心你的长远利益的人,你知道的,你知道你是一个性情急躁的人,或者是你知道你是一个性情很怯弱的人,你是一个容易紧张、容易不安的人,容易妄念纷飞…。所以,找一个能够对治你那最大障碍的那种品质,让这个好的品质经常伴随着你。好像不断在服药一样,在日常生活中,那个焦虑的人就是不断地在服着「放松」 这帖药剂。
 
很多时候提醒你自己,说不定能够把那个习惯性的焦虑,在根本上面改过来。这需要在日常生活中很多的地方,一直、一直留意,常常做五秒钟的禅修、十秒钟的禅修。然后在这种有正式静坐的机会,深度地去开发、深度地去品味:
 
让我的精勤力启动,而且不退却。
让我的念现前,而且不忘失。
让我的身体调柔,而且没有亢奋。
让我的心入定,而且进入一境。
 
去察觉,身体内在有可能正在经验的躁动、焦虑、紧绷,尝试着去掌握那个难以掌握的电网。它是如此地飘忽不定,要趋近一个经验的时候,它好像是变得变化万千,但是光是「尝试中」的那个动作,它已经有安定力了。
 
对于有可能产生出来的不同种的干扰,那些妄念、无聊的感觉、烦闷的感觉,你都能够用触感这个角度去觉察它,知道那个放松的感觉被打扰了。也就是说,能够从触感这个角度去觉察那个分心,它是一种在「松」的程度上面失调的一个状况。
 
确保你的兴趣是高昂的,态度是认真的,意思并不是说你要逼迫着自己,好像在心里面做一个小霸王一样盯着自己。你要自己去寻找出,一种稳健的、高昂的兴趣,所以让你的探索是认真的、是细心的,你在关心着怎么样帮助自己进步。每一次起了妄念,每一次出现了打扰,提醒自己:这不是我眼前要理会的。锻炼自己,心无旁骛地、更干净俐落去实践那个技巧。
 
如果你要在你深层的地方,对你的气质潜移默化,你就是要在禅修的时候,深深地进到你的神经系统里,深深地进到你的肌肉里面,去潜移默化你自己,去移除掉那一些让你躁动不安的因子。

 
(静坐结束)
 
好像巨大的岩石一样,不被风所动摇;
同样地,毁谤以及赞叹,智者不为其所动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