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03【老想死想的练习】

发表时间:2020-08-04 21:36
阅读:
分享到:
2017.12.03【老想死想的练习】




朱倍贤 主讲
 
今天的主题是「老想、病想、死想」。
 
开始静坐之前,可以先做一点简单的伸展运动,或者是配合深度的呼吸,利用这个机会摆脱对过去的追忆,对未来的不安、盘算,将知觉带到眼前正在发生的动作。像是你是如何参与在这个呼吸,你是如何在汲取呼吸所带来的滋补效应、安抚效应。好比说,你在观察你如何调整坐姿,如何放下多余的僵硬、多余的紧张。
 
比较善巧帮助自己安静的方法,就是在一开始的时候,目标不是订在要去除多少念头,心要达到什么样的绝对安静,而是你只是沉浸于呼吸所带来的全体效应,不管是安祥的效应,或者是安抚的效应、清新的效应。你更应该注意的是「正知、正念、正勤」,不必要过度关心念头还剩下多少。
 
采用一个可能是十六胜行里面的技巧,或者你在十六胜行里面调整过,特别是适应你个人当前状态的一个打坐的方法。如同我们刚刚所讲的,可能是正在缓冲的身体,正在脱离开忧虑不安的心境,正在沉淀的心、沉浸于呼吸安抚效应的身体,不管你用的是什么方法,尽量具体去感受朝向安静,朝向提高知觉的过程。不必在乎你做得多好,但是你可以很清楚地感觉到,你正在朝向这个目标、正在迈进中的那种扎实的感觉,尽管你不是百分之百的安静,可是你可以感觉得到,通往安静过程的具体觉受和触感。
 
一个内心有清楚的知见、清楚的方向感的人,常常能够让身心在宁静之中朝向解脱,自然而然就会进步。所以,把它变成一个习惯性,让这个进入安静的路径变得非常地熟悉。
 
我们来探讨「老想、病想、死想」。
 
你进到医院,可能是去探望亲朋好友,或者是经过陌生人的病床,你可以清楚地看到病患身边的墙上挂着他当年意气风发的照片。可能是青春的模样,可能是被亲友围绕着的幸福景象,可能是他过去春风得意的一个光景,挺拔的、英俊的、美貌的、青春的。对比之下,躺在病床上的是有褥疮、辗转难眠的,身体已经败坏到若不是护士来帮助他翻身,长时间就会浸泡在自己的大小便里,每天就等待着他的尿布被换。长久没有足够运动已造成肌肉萎缩,每天的光景里面,好一部分是失智、是半昏迷,或退化到童年时候,喜怒哀乐无法控制,自言自语、说着梦话、说着呓语。好一部分的时间,是在等待着他忙碌的子女、亲友偶而来探望愈来愈没有尊严的他。
 
这个想象不是一个很遥远的场景,而是大部分人步入老年、身体退化的时候,都会经历的。过去吸引人的光滑皮肤现在却散发着一股独特的异味,可能是来自于汗水、体垢,长时间积聚在有皱纹的皮肤下面,特殊的味道夹杂着好几个小时才能换的尿布的味道。周遭围绕的,都是一些跟他一样行动不便,在病痛、在挣扎的病患。
 
生而为人,如果能够幸运地活到那样的岁数,要嘛就是要目睹你所有最亲爱的人要步入这样的境地,要嘛就是自己要步入这样的境地。如果能够把自己要面对老、面对死的景象,越能够铭记在心、越能够历历在目地去经历,将会产生出几个效果。最首先的效果,就是会让你重新整理生命中的缓急轻重:什么是重要的、什么是不重要的,什么事情你现在得赶快去处理,什么事情你真的是不要再为它担心了、赶快放下。这是最浅的层次。
 
最深的层次是:不要以为「老想、死想」只是一个提醒你无常的修行方法而已。在佛经里面,当弟子将这样的技巧做到淋漓尽致时,他会彻底地断除我慢。我们就这两个部分来思惟。
 
首先是比较浅的部分。修学老想、死想帮助你更清楚「缓、急、轻、重」。今天你所做的很多生命的决定,选择花时间做什么事情,选择怎么样度过一天,选择要把注意力、心力贯注在什么样的事件上,好大一个程度是来自于你的评估你有多少时间,你能够多么安逸地生活。如果「老、病、死」的感觉是遥远的,缓急轻重就越不清楚,如果「老、病、死」是贴近着你的,它就会帮你重新评估你的价值观,你就真的很谨慎地去用你的时间和精力。
 
想想看,如果在很短的时间你就要在病床上,往往对自己的复苏是不抱着希望的,面对的只是无止尽的、不会后退的衰老和衰败,这个时候,你会把时间用在学法文吗?所以能够很浪漫地,当你去欧洲旅游时,能够像当地人一样地,用法文跟法国人打招呼、跟他们对谈,享受异国的情调,能够在男女朋友面前,炫耀你的语言才华—你会把时间放在这个上面吗?
 
就算你只是一个无心于修行的世俗人,学习法文大概也不是一个很急迫的事情。我所见过的,在病床上、在面临死亡的那些病患、那些世俗的人,最遗憾、最难过,觉得最没有好好花时间的地方,就是没有珍惜跟家人、跟自己所关爱的人相聚的宝贵时间。世俗的人都看不到,再多宝贵、有品质的与家人相聚的时间,都是在消逝的,更多的黏着只是更多的痛苦。
 
若是有智慧一点的人就会知道,要利用跟家人、跟所关爱的人在一起的时间,好好做到让他们清楚地晓得你对他们的善意、对他们由衷的祝福,你才不会在面临生老病死的时候,几乎是无可避免地,对他们的心情是抱着愧疚与悔意。人与人之间短暂的相处,怎么样有品质的布施,让他因为跟你的接触,而得到你的启发与治疗,能够因为感受到你的善意,使他的心境是更宽坦,更容易向上、向善、向光明的。
 
深的来讲,常常去思惟「老、病、死」能够断除我慢。现在的修行人往往觉得,要断除我慢、要证得出世间的成就,一定非要修「活在当下,观照无常、苦、非我」。实际上,原始经典上记载,多有弟子光是认真地修学「老、病、死想」就证得阿罗汉果,其中的关键就在于此。阿罗汉所断掉的我慢~最深度的烦恼,有不同种的形貌、以不同种的方式呈现出来。越是经常去观察我慢的人,越是发现我慢不同种的姿态,不同种冒出头来逞强的方式,其中的一种,就是心里面的自我印象,有一个部分让你感觉到自己是潇洒的、是风流的、是意气风发的;你是美丽的、是青春的、是能干的。
 
简单来讲,它有一种倚恃着、依靠着五蕴,在其中汲取「我是、我能」的得意、陶醉,那就是我慢的一种。甚至是我们在看电影、听到流行歌曲,里面在描写、在唱颂的一个风光的场合、一个亮丽的印象,你把它想象成那就是你,听着歌、感觉就是在唱你,你看电影、看着场景,觉得它讲述的就是你,男女主角描绘的、讲述的,里面有一个让人家感觉到风光、神气、飘逸、有气质的地方,你的心对它呼应着:那就是我!对于这样的自我影像,隐约带着一种快感、一种自鸣得意,那个就是我慢。
 
你现在知道我慢是这样子了,再回头来看看躺在病床上的你,大小便失禁,急着叫唤着看护,当护士用最快的脚步把你带到马桶上,你已经憋不住了。那个臃肿变形的身材,身体是如此地疲劳、乏力,谈什么风光、谈什么得意、谈什么英俊潇洒、谈什么挺拔、谈什么温柔婉约、什么有气质有神秘感、有个人魅力;在那个汗垢、粪便味、口臭、头发的污垢味交集之下,你得意的是哪一个部分?你潇洒的影像是建立在哪一个地方?若能够懂得用这样的角度,不断去看到透过依靠五蕴而产生的得意感,就是这样荒谬的,真的是一个愚笨的人不善作意,才会钻进那样的情境里面。
 
只要我们的心还是透过在现象界里获得得意的感觉,去建立起一个自我,建立起一个风光、飘逸、无敌、自信、妩媚、尊胜的样子,看到心的欲望这样产生出来,渴望着自己能够呈现出那样的风貌来,去蛊魅自己、蛊魅别人。去看看,自己对别人的风光、潇洒、挺拔、温柔所蛊魅,那是多愚蠢的事情;然后,你要别人为了你的风光、妩媚、温柔、潇洒而蛊魅,同样也是愚蠢的事情。
 
你要人家去迷醉一个那么样短暂、空洞、危脆的形象,你再从中得到满足感,这算是什么快乐呢?这算是什么样的人生价值、什么样的意义呢?但是,大部分世俗的人追求的就是这个,一辈子的努力、事业的成就、名利的增长,在各种事务、事业上的打拼,就是在追求、在囤积、在扩张这样的感觉。
 
看清这个!只有看清楚你才能够开展出准确的价值观,什么是重要的、什么是不重要的。那些不重要的,能够提供给你的娱乐和快感,那么快速地消失,那么样地不满足,建立在人家在崇拜着这样的纸张、这样的包装、这样的化装品、镁光灯打出来的感觉上,这真的是你人生要的吗?你要、而且也认为你获得了,你能拥有多少?你躺在病床上,尿袋垂在病床边,护士要看你光屁股的样子,帮你换尿布…。
 
有的人在半昏迷之中过世了,有的人在惊慌失措、搞不清楚的状况下死掉了,有的人是在亲友的围绕下,万般的不舍中死掉了。死掉,身体这样衰败了,心依恋、住脚的地方完全地崩毁,没有一个立足的地方,那撕裂、瓦解的痛苦,心的渴爱没有断除,几乎是瞬间就在寻觅新的境界要钻进去,另外的一个场景,另外的身心环境,能够提供给它安全感、快感、幸福感、舒适感。
 
所以很多人在面临死亡的时候,经历的好像是一个又一个门的打开,只要你心里面的爱、那种对于五蕴的迷恋没有彻底地断除,它就会用千百种、难以计算的方式呈现在你面前。这个时候眼前的门打开了,你看到的场景可能是春光明媚,许多美丽的人类召唤着你,邀请你到那个地方来行乐。你对它的渴望,情不自禁地被它吸进去、入戏了。
 
很多人就这样投生到可能是畜牲道,可能是莫名其妙的一个道。在比较高等的地位反过来看,那是一个如此污秽不堪的地方,那么多的痛苦、那么骯脏的地方,你心里面因为欲望高涨、因为渴爱,所以感觉那个地方是美好的、是你很想要的,那里面是充满滋味的,你就钻进去了。你这样生到猪窝去、狗窝去,多少次你都不记得了!
 
这一个场景吸引不了你,就换下一个场景,你的意识里面储存的业识跟记忆可多了。各式各样的形貌,哪一种会吸引你,你会碰巧地被哪一个吸引,碰巧就生到那个莫名奇妙的国度、莫名奇妙的世界,就跟着那个世界里面的习俗、文明、习惯去打混,在那里面打滚、自以为是,在那里面竞争、在那里面生死。去体验那里面提供给你的一点点快感,去经验那里面无边无际副作用跟负担。
 
因为死亡,你现在所熟悉的这个角色,所熟悉的人际关系是会瓦解的,你要去的地方,未来会变成的那个人格,你都不认识,就像是个陌生人一样,因为你不知道你的心会被业识中哪一个冲动所欺骗,会被哪一个冲动所带走。
 
你已经这样子迷糊了亿万次,数不清楚的数字,你还要这样被骗多久,你还要重复这样的过程多少次?你难道不知道自己会老、会死吗?那你在等什么呢?还有什么东西比这个更重要的?
 
修学「老想、病想、死想」,观察这样的情境怎么样冲击自己的心,你所要培养的,最起码是当你在观想着这样的情境时,你的心有没有因此而更清醒、更警觉,这是最起码的。如果能够更进一步地看,这样的想带来的冲击,能不能把它导向离欲,去撼动你的心对五蕴的着迷和渴望。
 
要撼动内心里面的欲和慢,就是这样抽丝剥茧、一点一滴地拔除,很有耐心地去检验看看,有越来越多的盲点被挖掘出来,有越来越多你着迷的东西曝露在阳光之下。去看看你还很着迷的那个自我影像,那个风光得意、风流潇洒,那个挺拔、英俊,那个温柔婉约、妩媚动人,把它搭配到躺在病床上,旁边吊着尿袋的自己,然后去看心里面的陶醉感、倚恃感、得意感,正在瓦解中。
 
再一次地,大部分原始佛法的禅修方法,没有要你强制性地做到绝对的无念。它的「定力」的意思,是在你心无旁骛,你的价值观、方向感不被动摇,在这个向解脱的道路上,内心越来越满足、越来越笃定、越来越丰足、越来越自由,所开展出来的。
 
所以,不必要把心锁死在一个小地方,尽量充分地让身心是笼罩在呼吸的安抚效应下,或者是呼吸的滋补效应下,同时采取一个特别让你有回应、心有戚戚的角度。好比说,想象一下你现在是躺在病床上,等着你的子女来看你,他们有他们的事业、家庭,可能每一个或每两个星期抽空来看你几个小时,你看到自己的功能、自己的器官不断在衰败中,一天里面只有刚换完尿布时是感觉比较干净的。那些来照顾你的护士,忙得自顾不暇,没有一个有时间跟你做深度的沟通,没有人晓得你人生的际遇,你那些风光的、难过的、伟大的、龌龊的过去。
 
在病床上、衰败中,墙上挂的是让你怀念的、英挺青春的过去,而眼前的皮肤是下垂的、多皱纹的,身材是肿胀、变形的,体味是连最爱你的人都不敢恭维的,心智是记忆越来越不可靠,所有你认为是「你的」的功能,都在败坏中,包括你的记忆、你的认知。
 
在这个时候,什么是重要的、什么是不重要的,能不能看得更清楚一点?
那一天在等着你,所以你现在要怎么活、要怎么用你的心?



(静坐结束)
 
心是轻浮难以驾驭的,
随着意欲而四处流转,
有智慧的人制伏他的心,
透过调御他的心他得到安乐。